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部落新聞眼:「慕谷慕魚」的行政程序問題(下)  

立報/本報訊 2012.12.26 00:00
■施聖文就筆者的觀察,就「慕谷慕魚」的未來可能性提出一些看法,並回應上述問題:一、以「公民審議會議」的程序模式,退回到最初的階段,拋開管理辦法的行政枷鎖,彙整部落意見謀求共識。此一程序是落實到「參與式民主」的理念,作為其中一種社會對於公共議題尋求共識的方法,而非僅是投票議決作為唯一一種的方法。目前在民間以多為運用,例如今年對於「代孕制度」的討論。因此作為規劃者第一步是建立一種公民審議的步驟,以及彙整意見的能力,而非是規劃美好願景的藍圖。因為在這個步驟尚未完成之前,所謂的藍圖都是「他者」,而非「自覺」。二、部落對於傳統領域權利的認識,目前也越來越受到重視,但是傳統領域在經歷百年的變遷中,已經有了不同的詮釋。尤其以過去的方法,要在現行私有財產制度下進行「全面性」的復原,是有一定的難度,主要難在沒有人知道可以怎麼做。因此傳統領域的尋求也必須回到作為一個歷史與文化的層次上,而非政治權利的聲稱。因為這裡出現一個弔詭,若以傳統領域作為一個政治權利,那這裡的「政治權利」的意義與內涵是為何?確定的是其中有大部分是來自現代國家的權利義務關係。三、 在傳統領域的繪製上,必須取得不同部落間的共識,也就是透過傳統的方式,恢復領域管理的範圍,或是找尋合作的機會,這是考驗部落的智慧,也是未來朝向下一步的重要步驟。從91年發展出的「部落繪圖」的工作,並不是作為「劃定境界」的地圖工作,而是作為回憶傳統的工具,彙整部落意見的平台,在老人家的回憶中,試圖找尋與現代接軌的方法。基礎文化工作中,部落必須更進一步努力,而非僅是一味的抗議。許多部落現實經濟的需求,常讓部落族人被趕鴨子上架到「開發」的模式,而無法退回到更基本的程序面上。因為規劃者的美好藍圖,是服膺於環境生態的維護,並且規劃著部落經濟發展的可能性。如果真是如此,我相信就算退回到上述程序,也不會比現在操作部落民意的方式來解決紛爭更慢,而規劃者的藍圖若真的是因循部落的需求,最重要的不是可以「賺錢、就業」,而是必須讓部落族人有心、有共識的在這塊土地上生存,而不是只用一個藍圖來「舉手」表決而已。(全文完,作者為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兼任講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