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武器採購維系俄印特殊戰略伙伴關系

俄新網/俄新網 2012.12.26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俄羅斯總統普京周一同印度總理辛格在新德里舉行了會談,雙方決定在國際舞台上進行更加緊密的合作,相互促進投資、技術、銀行等領域的合作。而更引人關注的是,當天兩國簽署了總額29億美元的軍事裝備採購合同。

俄印特殊戰略伙伴關系

普京率領的俄羅斯代表團遇到了新德里的大規模騷亂——示威群眾抗議16日發生的公共汽車輪奸案。這導致普京和辛格的會晤地點被迫從海德拉巴德宮改到了印度總理府,印方採取的超規格的安保措施讓多名俄羅斯高官在戶外“罰站”了幾十分鐘。不過,突發事件並沒有影響兩國簽署近30億美元的武器採購合同和其他合作文件。按照協議,印度將向俄羅斯採購71架米-17V-5直升機,總價值13億美元;並以授權組裝的方式採購42架蘇-30MKI戰斗機,總價值16億美元。此外,雙方還簽署了投資、文化、旅游、教育、制藥和核能等多項合作協議。普京在會談中表示,俄印關系總體上不止是戰略性的,也是互信的。印度總理辛格稱普京是印度的大朋友,是兩國戰略關系的設計師。

出訪前,普京在《印度教徒報》(The Hindu)上發表的文章描述了21世紀俄羅斯和印度的戰略伙伴關系的總體前景,“這種關系建立在牢固的傳統友誼和互信之上,需要共同發展科技領域,向國際市場推廣合作產品,繼續擴大高附加值產品的貿易額,提高俄印在國際事務上合作的角色和效率,盡可能的挖掘人文交往潛力。”俄羅斯總統助理烏沙科則強調,從2000年起,俄羅斯正式宣布印度為戰略合作伙伴,從2010年起將其稱為“特殊的戰略合作伙伴”。

這是普京第三次當選俄羅斯總統後首次訪問印度。俄羅斯駐印度大使卡達金表示,軍事技術合作將是普京同印度領導人會談的主要議題之一。而普京訪問印度後,俄羅斯媒體大多以“普京從印度帶回30億美元”為標題進行報道。毫無疑問,武器採購是俄印關系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過去的四十多年里,莫斯科一直都是新德里最大的武器供應方。2000至2010年,印度共向俄羅斯採購了300億美元的武器。除了戰斗機之外,還包括導彈、坦克和其他裝備。而且,這種合作也在從武器貿易向更深層次發展,雙方開始共同研制和生產武器裝備。比如,印度陸軍和海軍裝備的布拉莫斯導彈,以及正在研發的T-50戰斗機。普京表示,兩國在軍事技術合作關系史無前例的發展是俄印戰略伙伴關系的重要証明,“授權生產和聯合研制先進武器成為關鍵方向,而不是簡單的軍用產品採購”。

俄羅斯國際武器貿易研究中心主任、《國防》雜志主編科羅特琴科向《觀點報》表示,印度市場對于俄羅斯具有頭等重要的意義。“俄羅斯武器出口收入一半以上來自印度。印度的採購甚至早于國內軍方的採購合同,這使俄羅斯多個軍工領域得以保持先進水平。”

俄制武器遭遇激烈競爭

世界武器貿易分析中心的數據顯示,從2005至2012年,印度進口的常規武器總額超過278億美元;俄羅斯是印度最大的武器供應國,訂單總額達到159億美元,占總額的60%左右。不過,最近幾年,印度已經開始進行武器供應來源多元化的嘗試。俄羅斯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專家馬基延科表示:“印度的需求轉向更高價格和更高技術的裝備,也就是西方武器。”實際上,俄羅斯武器在印度市場正面臨著西方國家的激烈競爭。

過去一年半,俄羅斯已經在好幾宗印度武器採購競標中失利。比如,美國AH-64D長弓阿帕奇直升機戰勝俄羅斯米-28NR夜間獵手,獲得了總額14億美元的合同。去年春,俄羅斯米格-35輸給了法國陣風戰斗機(Rafale),從而失去了總額高達100億美元的126架飛機的訂單。此外,俄羅斯米-26T2重載直升機輸給了美國波音公司的CH-47F Chinook(15架,10億美元),伊爾-78MK-90空中加油機輸給了空客公司的A330MRT(6架,10億美元)。不過,俄羅斯國防出口公司並不認為已經輸掉了後兩項競標,表示將繼續為印方的訂單努力。

世界武器貿易分析中心的統計顯示,目前在印度武器市場占第二位的是以色列,訂單總額為38億美元(13.8%);英國占第三位,為30億美元(11%);美國僅占第四位,為17億美元。但該中心預測,美國將成為俄羅斯在印度軍火市場上的最強硬對手。

未來四年,印度的軍購結構將發生重大變化。根據現有的訂單、競標和軍備採購計劃統計,2013至2016年,印度的軍備進口總額將達到504億美元,是2005至2008年的6倍,是2009至2012年的2.6倍。這樣,只有在大幅提高出口額的情況下,俄羅斯才能保持印度軍火市場上的頭號地位。世界武器貿易分析中心預測,俄羅斯在印度市場的份額將會下降至29%(146億美元),美國將上升至第二位(23.4%,118億美元),其次是法國、以色列和英國。

科羅特琴科表示,積極角逐地區霸權地位是印度擴大武器採購的主要原因。馬基延科則認為,印度採購戰斗機的動力在于同中國競賽,“中國已經裝備了300多架蘇霍伊戰斗機,而同中國競爭的印度只有269架。但我們向中國供應的蘇-30戰斗機比我們現在向印度供應的要差得多。這是新型號,有新的發動機,裝備另一種無線電設備,戰斗力更高。”

民用行業合作需要加強

同軍備採購的大筆訂單相比,俄羅斯同印度在其他領域的合作亟需加強,而核電和電信領域的合作正面臨一些問題。

在核電領域,俄羅斯為印度建設的庫丹庫拉姆核電站1號機組已經建成。但受到地方政府支持的環保運動反對其投入運營。俄羅斯原子能國家集團總經理基里延科表示,1號機組半年前就可以投產,2號機組可以在1號機組投產7個月後運營。他說,原子能國家集團將盡可能的就核電站的安全性做解釋工作,不久前印方對核電站進行例行安全檢查,得到了非常好的結果。印度總理辛格表示,核電站第一台機組將于近期投產。

在這種情況下,印度方面可能擱置庫丹庫拉姆核電站3號和4號機組的建設合同。此前雙方已經簽署了建設協議,但印度議會隨後通過的法律規定,在項目移交後,建設方仍要對可能的核事故負責。莫斯科認為,法律不應有追溯力,如果印方決定如此行事,那麼建設費用將會增加。隨普京訪印的基里延科透露,雙方已經完成了3號和4號機組的技術參數和商業條件的談判,“我們馬上可以組織進行混凝土澆灌,但這將取決于印度訂購方的決定。”

俄印之間另一個問題是俄羅斯系統金融股份公司(Sistema)對印度電信行業的投資。印度最高法院此前吊銷了系統公司的印度子公司SSTL(Sistema Shyam Teleservices)的移動運營執照,要求公司在1月中旬之前終止服務。此前的調查發現,印度高級官員在頒發許可証上存在腐敗行為,印度前通信部長因此被懷疑從中受賄,SSTL因此被列入了涉案公司黑名單。系統公司董事會主席葉夫圖申科夫希望此事不需要進入法院仲裁程序,但隨團訪印的他此次並未獲得滿意的結果。

預計今年俄印兩國貿易額有望達到100億美元。但是,如果同中俄的貿易額相比,這個數字並不大(俄羅斯駐華大使拉佐夫稱今年俄中貿易額可能達到900億美元)。因此,俄印兩國准備擴大項目貿易和投資額。普京訪印期間,俄羅斯直接投資者基金和印度國家銀行(State Bank of India)計劃各出資10億美元發展合資項目。此外,兩國還准備就印度與關稅同盟簽署全面合作協議進行談判。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