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上海房價高 青年置產得靠爸

中央商情網/ 2012.12.23 00:00
(中央社記者陳虹瑾台北特稿)年輕人買新屋最關鍵的頭期款,多半由父母資助,房事上「啃老」、「一代刮一代」的情況層出不窮。

時序入秋,大陸房地產業流行一句「行話」:金九銀十看樓市。秋天登場的假日房展會中,服務於21世紀不動產的資深客戶經理「小李」與同事天天前往會場站崗,祭出「填資料就送高級牙膏」、「免費看房班車接送」等策略,留資料的民眾不少,4天下來,成交量共計7筆。

「成績還行」,小李滿意的說。據他統計,前往房展看房的民眾,頂多1/4出手買房,其餘多停留在「來看看」程度,保持觀望態度。小李還說,1名上海客人自2005年起看房看到現在,「當時他拿了(人民幣)60萬(約新台幣280萬),看了180萬的房。那房現在都漲到400萬了,不買的人嘛,再便宜也不會買,過了幾年都一樣」。

精打細算

民眾淡定看房

所謂金九銀十,指的是每年秋季進入豐收,民眾於9月、10月消費增加,從秋收時節延續到冬季,民眾有較大的機會選擇此時買房。

搶搭假日經濟列車,今年「十一」黃金週期間,位於浦西、浦東的上海兩大房展會(假日房展會、浦東房展會)盛大開幕,儘管人氣強強滾,看房者卻多保持「淡定」,關鍵原因在於「優惠力度不大」,相關建案還常附帶「限時」、「限房源」、「限付款方式」等條件,看房者撥了算盤發現不划算,大多保持觀望。

小李揮著印有「代理全市一手樓盤(建案)」的介紹表,其中列著酒店式公寓、花園公寓、豪宅、別墅等房型,價格因地段、屋齡而異,每套自人民幣76萬元(約新台幣350萬元)至5000萬元(約新台幣2億3000萬元)不等。

他分析,上海人想買新房,絕大部分不出兩種類型,一是結婚,二是在上海工作了一段時日,不願再租屋度日。

青年買房部分,小李說,由於青年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一般而言,環境過得去的家庭,多由父母「首付(付頭期款)」新房總價的3至4成,剩餘貸款可在30年內付清。經濟狀況普通的新婚夫妻,多買1房1廳,約30平方米;年輕人大部分要求離市中心近、交通方便,最好附近要有地鐵。

中低收入上海人

可購買「經適房」

他並介紹,在上海市區,平均每平方米要價人民幣4萬元(每坪約新台幣60萬元);若負擔不起,可選擇郊區房屋,每平方米約人民幣8000元至9000元(每坪約新台幣12萬至13.5萬元)。

若是買不起前述房型,還有1個選擇:經適房(經濟適用住房)。上海日前放寬經適房申請標準,兩人家庭可購1個「兩房單位」。

所謂經適房,是指已經列入國家計畫,由城市政府組織房地產開發企業或者集資建房單位建造,以「微利價」向城鎮中低收入家庭出售的住房。一般而言,經濟適用房是政府為「低收入人群」解決住房問題所做的安排,而另一種出租為主的住宅政策,在大陸稱為廉租房。

青年娶妻買房

「爸爸買給你」

在上海生活近一甲子的Jennifer,自稱「沒有過過苦日子、朋友都是有錢人」。父母送她的嫁妝是一棟「帶花園的老式洋房」,地點在一級地段徐家匯;同為上海人的丈夫,因夫家房屋拆遷,另外分得3套樓房,「我兒子大學剛畢業,你說,他這輩子還需要奮鬥嗎?」

Jennifer的友人子女,多數已經嫁娶。提到青年買房,她說,「好爸爸、好媽媽最重要」,而買房關鍵在於「首付」;父母不資助首付,多數青年買不起房。提到新房,她則認為地段最重要,若要在大上海地區買房,價格因地段天差地別,自人民幣350萬、150萬到50萬都有。

她觀察,青年買房,已經演變成「爸爸買給你」、「岳父岳母買給你」。不少女孩家境良好,父母願意提供新房、新車給小倆口,唯一的條件是「對我女兒好一點」、「你們不要離婚」,某種程度上,形同把男方娶進女方家。上海地區存在不少類似個案,女方富裕、倒追成功,「男孩子都不愁的」。

她舉友人兒女結婚為例,1名上海青年家境中等,娶妻之前,他的父母打算把1套4房兩廳的房子拿去換成兩套更小的房,分出1套給兒子。女方家境富裕,向親家表示願意提供1套位於上海市中心的新房,男方高興得感激涕零,直呼「找對了岳父岳母」,婚後將每個月的工資悉數奉上。

社經弱勢啃老

一代刮一代

與Jennifer相比,年紀相仿的上海水貨店銷售員「大姐」就沒有如此幸運。

大姐月入人民幣4000元,家中有個就讀國中的女兒,「女兒是出嫁的,不需要給買房子呀」。她說,奮鬥了半輩子,不想再過太累的生活,考慮的是自己過得舒服,強調「套著房子、活得太累」。

她說,上海中產階級等「有錢有勢」的人,存了大筆錢給兒子作為「買婚房」基金;「像我們沒權沒勢,吃吃用用沒剩多少錢的呀,要吃飯、要水電煤、要孩子補習、要照顧老人,平常還要不要生病?」她強調,實在沒有多餘的錢買房置產。

她觀察,在上海能夠買房的不是一般家庭;「他們(買房者)有錢的來路,我們哪有來路,比打工的吃得乾淨一點就不錯了」。現在的大姐,只期待自己能夠平安,過過自己的小日子,撫養女兒健康長大。

尤有甚者,她指出,在房事上「啃老」、「一代刮一代」的情況層出不窮。

大姐的鄰居「三姐」是老上海人,兩人熟識了半輩子。三姐的獨子要結婚,卻沒有能力買新房,她索性搬到老家與老父同住,「等老人百年了,財產還是我的」。

大姐感嘆,平民買不起房,新房首付就要人民幣50萬,然而三姐全家人的所有積蓄湊足也就30萬,「不就是一代刮一代唄,能刮多少是多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