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歷史課綱 全球經濟 熱低壓

《觀察筆記》重生

自由時報/ 2012.12.22 00:00
第幾次的恍如隔世了?

末日,常常有人預言說要來,像一陣風吹過水面了無痕,留下期許的新生感覺。

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那個世界末端的時間點前後,是自個兒心裡設定的生死線,跨越了就該有全新的鬥志。

現實世界裡,何嘗不若末日?

不然怎麼宗教越來越盛行,哪一座道場的大師法會不皆人山人海?偈語艱澀,聽得懂開釋?也許不懂,可追求的片刻心的寧靜和寄託是可得的。

至少,那段片刻裡,心是平的。是波平如鏡,心中不僅不起波動,更是如鏡般的反映自己的相貌,貪嗔癡?兇惡、飢渴?樣樣在眼觀鼻、鼻觀心的自觀過程呈現。

因為末世的氛圍像狼煙,在一個時候總會無的放矢的拋出,然後漸漸由於社會、經濟的衝擊而瀰漫,壓迫不快樂的人們。

所以,末世的傳播就是現實的反射。回應一個個急躁慌張的心,不安於國家的動盪,失望於經濟的低落,怨恨政治光譜的對立,不滿意的政策、事物,都彷彿要與自己對決,是決鬥前的壯士心情,如末世前夕吧。

要如何無有恐怖罣礙呢?政府啊!(資深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