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左右看:安倍晉三重新上台

立報/本報訊 2012.12.19 00:00
左看:棄和平 擁核武

要修改和平憲法,日本應擁有核武器,對領土爭議則要強硬應對,這是贏得勝選的安倍晉三的主張。民主黨內政處理不佳,無力應對石原的購島挑戰,苦陷中日緊張困局,更讓日本民族主義加以發酵,終究促成安倍在這回選舉的豐碩成果。

日本二戰罪行從未被認真面對與清算,加上美國控制日本作為東亞冷戰反共防衛前線,使得日本與中國數十年的友好關係只是存於表象。一旦發生矛盾,總陷於糾結的民族對抗。釣魚台爭議所衍生的民族對抗情緒,竟發酵於中國與日本建交40年,即是最大的歷史嘲諷劇。

日本的經濟一直沒有起色,有失落的二十年之稱。但在棄守和平的政治進程上,卻已邁開大步。今年6月日本修改原子能與太空研究相關法令,賦予發展核武器與太空軍事技術的合法性,10月更拒絕簽署聯合國裁軍會議的「加強關於使核武器不合法的努力」聲明草案。種種跡象,顯示日本正朝向放棄和平憲法、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挺進。

對抗他者的集體心態,向來是轉移國內經濟與內政問題的最好方式。日本對中國所衍生的對抗情緒不過煙霧,實為日本深陷失落危機的情緒投射,無能於經濟,只能朝向軍事強國邁進。日本右翼勢力的抬頭,政策受人民的支持,這是一大警信,吾人不能不防。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承平或將不再

安倍再次上台,引起周邊國家關注。選舉期間,安倍主張修改和平憲法,被視為日本軍國再起的徵兆。

日本戰後憲法的特點,在於美國為其量身打造的和平主義,第9條明訂放棄戰爭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並為此放棄軍隊與交戰權利。在經濟長期不振,對外與他國又有邊界緊張,促使日本急於擺脫作為弱者的困局,「自信,強大的新日本」遂成強而有力的訴求,修改和平憲法與再軍事化的企求,更是此番弱者翻身再起的博弈心態。

值得注意的是,政壇雖有修改憲法與再軍事化的相關主張,卻始終不成氣候。但這次選舉,除自民黨外,被視為極端右派的維新會亦有54席位,僅次於剛剛下台的民主黨,成為第三大黨。這民意所呈現的,究竟是因為當年挾高度民意的民主黨太過讓人失望,還是日本社會已明確地放棄和平主義轉向軍國再起,或可參照明年參議院改選結果再做判斷。

只是日本早已不是東亞經濟領頭羊,在全球經濟仍陷困局的大環境裡,日本經濟也難有起色,這種情勢一向有利於偏向國家主義的極端勢力之發展,如今其影響力反映在議會席次已明顯上揚,一旦增長到足以改變體制,那麼遭殃的就不只是身陷「失落廿年」的日本人民,還有東亞周邊國家數十年來的承平年代。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