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道 月亮杯 柯黑

台灣的未來:要做東方的瑞士(一)定位

鉅亨網/鉅亨台北資料中心 2012.12.10 00:00
如果,台灣舉全島之力在世界舞台上只能做成一件事,那是什麼?

◎場景一:2010年10月台北市某連鎖咖啡館

2010年,我從大陸回到台灣休假。期間,某財經週刊來採訪,他們正在策劃一個專題,讓台灣的六年級與七年級談談他們的未來夢想。記者先前並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做過什麼,我僅是他們眾多的平凡的採樣對象之一。

當我眉飛色舞卻條理清晰的說完人生有上班族,創業者與投資者三個階段,談我怎麼布局走上投資者這條路,以及以世界為目標最後來到大陸工作與之後的經歷,記者開心的說,你是我這次的採訪對象中,最令人感到興奮的一位。

「你其他都採訪了什麼人?」我問。

眾多台灣上班族,六年級與七年級。有很大一部分比例的受訪對象未來的夢想是不想再上班,去開咖啡館。記者感到很挫折,因為這個專題如果都只能採訪到這樣的內容,可以想見一定不精彩。記者說,採訪過程中最常聽到的抱怨是,薪水低,工作操,老闆機車,換工作難。

「所以想創業」記者說。然而,這種創業動機其實源自於逃避現實。

我非常理解這樣的抱怨。在我2006年離開台灣之後,每一年回台灣休假與老同事老朋友見面,他們談的無非就是這四件事。六年過去了,這些抱怨沒有變過,台灣跟我當初離開的時候相比沒有太大的變化,就像一灘流動緩慢的水。我很難過的覺得,當時決定離開是對的。

沒有夢想的社會是可怕的。

◎場景二:2012年11月北京市某連鎖咖啡館

老友來北京辦事順便探訪。他在2005年創業,現在在台灣經營一家電子商務公司,有一百多員工。2007年來上海開分公司,成績斐然,現在已經有兩百多個員工,收入不錯。依照經營收入狀況已經可以準備規劃上市,投資人也催促他,但是他卻有些掙扎。

上市是好事情呀,掙扎什麼?「公司現在的利潤還不夠,會影響上市價格」他說。解決辦法也不是沒有,「把台灣分公司整個裁掉利潤馬上會出來」。我瞪大眼睛看他,一口茶差點噴出來。台灣分公司不賺錢拖累整個集團,但台灣的老員工是跟他一起打拼過來的,他不捨。

他每次回台灣,就會找機會跟台灣的員工講講大陸市場的發展,進步的情況。然而,台灣員工總是露出一副「跟我們講這個幹啥?又不需要知道大陸的情況」的表情。至少有兩位台商 CEO跟我說過,他們面對台灣員工的這種反應,又氣又急。

台灣員工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拖後腿的,更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競爭力,跟他們講先進的東西卻又不削一顧。這些 CEO那種恨鐵不成鋼的那種恨啊,我非常明白。台灣人由於被世界邊緣化,不知不覺間最後被自己的視野邊緣化。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興趣知道。

數位時代這本雜誌,只要當期封面主題談大陸,當期銷量就爆跌。

◎場景三:2012年11月數位時代雜誌網站

數位時代翻譯了來自Startup Genome的調查報告,列出全球科技創業城市排行榜前20名。其中,有兩個城市引起了我的注意:排名第二的特拉維夫(以色列),以及排名第17的新加坡。前者在戰火中生存,後者如果說是彈丸之地那是一點不為過。

文章: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cid/157/id/25518

這篇文章聲明,由於沒有足夠的亞洲地區數據,所以沒有辦法針對亞洲地區的城市進行深入分析。所以,我們不必討論北京,上海,或者台北,香港可能會在上面排名到第幾名。我們需要關注的是,該用怎麼樣的視角來看這份報告。

以城市為單位?是的。

要不要認為台灣是個國家,那是你的自由,他人無權干涉,他人甚至有義務要捍衛你這種表達的自由。但是,放在經濟的天秤上,台灣的 2300萬人口,就是一個大型城市的規模。把台灣全島當成一個大城市,放到世界地圖上來看,很多事情就能看明白。

資源有限,人力有限。恐怕,台灣這個大城市,要去跟矽谷拼高下,去跟特拉維夫拼高下,要成為世界的某一種頂尖,就只能夠集中全島之力做一件事情了。過去,我們做加工出口,後來,我們做半導體代工。我們成功了,但是下一個會是什麼?

找到那件事,然後把全島資源砸進去,台灣才有希望。

◎台灣的未來:要做「東方的瑞士」

在企業經營管理上,我們常常談到「定位」。定位,源自於企業對消費者的觀察,以及對競爭對手的觀察。有了定位,就容易找准發力點,容易形成差異化,差異化就產生價值。套用到政治也一樣。台灣政治讓人民失望,是因為不論哪個政黨都提不出定位,只能頭痛醫頭。

要抓出定位,首先要能看到別人在做什麼。現在的島民沒有辦法從世界地圖上指認出台灣的位置,一方面討厭兩黨惡鬥的新聞,一方面繼續不看世界新聞。台灣與世界的交流正日漸減少,由於與周邊環境不接觸,最後連自己身處這個環境中的什麼位置都不知道了。

簡單問一句:人人都說台灣好,但我們真的知道好在哪裡嗎?

我們自以為的好,會不會一放到世界地圖上就是個不入流的?我們自以為「那個沒什麼」的,會不會一出國比賽就拿第一?我們看不清楚自己,是因為我們很少關心別人在幹嘛。本土化成為台灣的主流固然可喜,但是關起門來只看自己是有問題的。

並不是把上面那張排行榜貼出來,就表示台灣一定要去跟矽谷爭高下。我們能不能靜下心來看,以台灣的資源和優勢,下一步該往哪裡走?政府把70億台幣砸進了雲計算當中固然可喜可賀,但70億真的不多,你確定這真的把錢砸進了台灣的未來裡?

簡單問一句:「科技島」的定位還適用嗎?

台灣人的能力,台灣人的熱情,台灣人的素質,台灣人的創意,都是頂尖的。現在,只要能把這些力量集中在一個定位之下,堅定的推進,在世界的舞台上一定能出彩。我們希望,當世界上隨便一個人提到台灣時都會說,哦,我知道,那是個什麼什麼樣的地方。

我們要給自己一個這樣的夢,也要給世界一個這樣的夢。

如果,台灣舉全島之力在世界舞台上只能做成一件事,那是什麼?對於這個問題,我給出我的答案:台灣要做「東方的瑞士」。如果,你知道瑞士是在近50年才從一個山區農業小國發展成人均收入排名全球第二的國家,你一定會認為這不是做夢。

文:【嘉丰資本】投資合夥人黃紹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