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尋寶學地理 知識也能很生活

立報/本報訊 2012.12.09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卡薩格蘭德電訊報》(Casa Grande Dispatch)報導,來自巡邏隊管理會(Supervisory Border Patrol)的史丹堡斯(Andrew Staples)和羅斯(Ronald Rose),在麥斯奎特學校(Mesquite School)的校園藏了4只南瓜燈籠。所學所知 應用在真實世界隔天上午,他們帶了17台衛星定位器(GPS),指導17名5、6年級學生,教他們如何使用定位器,藉由判斷經緯度的方式將南瓜燈籠給找出來。這不是萬聖節的遊戲,而是專案導向學習(project-based learning, PBL)的其中一項活動。PBL是一種教學方式,在學習過程中拋出一項核心議題。學生透過真實世界中的活動來學習,進而帶出學習成果。學生們展開研究工作,學習經緯度、看地圖與衛星定位。他們所學與應用,都必須貼近日常現實生活。每日使用GPS的巡邏隊管理會非常樂意協助,史丹堡斯說:「如果他們能夠上網或玩XBOX,他們就會做這個。」11歲的洛克哈特(Hezekiah Lockhart)表示:「我不知道我們可以轉換GPS的格式。」同齡的洛伊德(Andrew Lloyd)說,他覺得最有趣的事情是學習如何使用不同的GPS格式。學生校準他們的GPS接收器,重新定位。不到1小時時間,4個小組使用各式不同的GPS格式找到4只南瓜燈籠。環顧四周環境,學生走不到9英呎的距離內,就找到了南瓜燈籠。史丹堡斯表示,巡邏隊也是這樣在執行任務。巡邏隊離開後,學生將他們的學習過程記錄在日記裡。這些5年級的學生每星期有4天會相遇,每次一起相處半小時。巡邏隊到訪學校後,教師愛麗斯(Vicki Ellis)表示其中一個小隊已經開始規劃下一個尋寶挑戰,其他隊伍則表示要再做多一些研究工作。愛麗斯分享,第一年她嘗試PBL時,給予學生太多指引。PBL教學法核心,就是讓學生感覺到他對計畫的責任,他們是計畫的所有人。今年的教學活動中,她開始有所保留,讓學生自己進行更多獨立思考。只告訴學生有關geocaching.com網站的消息,但不要求學生瀏覽網站。「他們必須告訴我,『好的,讓我們去看這個網站,因為這是我們的下一個步驟。』」愛麗斯說。巡邏隊指導GPS使用後的1星期,6年級學生已經從geocaching.com.網站上的資源,設計了尋寶活動,從學校校門口開始,花不到30分鐘的時間定位座標並找到藏寶處,不過因為忘記把應該要交換的物品留下,他們並未獲得任何紀念品。11歲的拉基(Ashley Lackey)說:「我就是開心,時間很短暫但很有趣。」6年級教師羅斯(Sandra Ross)表示,學生下一步得自己決定在創造和公布藏寶物的過程中要學習的內容。學生自行決定學習內容卡薩格蘭德國小(Casa Grande Elementary School)學區內的專業發展主任哈里斯(Bryan Harris)表示,新的共同核心標準將更多的責任轉移給學生。他們要求學生主動學習、呈現、批判、評估、示範、解釋、澄清與比較內容,而非單純地學習。新標準未要求教師以PBL授課,不過有許多教師自願採用,因為它使學生有機會知道,自己學習的東西,是可以反映在日常現實生活當中。他說,部分PBL讓學生會進一步尋找自己應該要知道甚麼,接著教師在安排後續活動,幫學生再進一步解答疑問。哈里斯補充道,PBL的教學如此具有效果,是因為學生自己認可要學習的內容,為了執行計畫,他們必須要會數學、語言或資訊,而非填充式的塞給他甚麼,他就得學甚麼。愛麗斯說,多年前她從大學老師那裡發現PBL。「這不是我腦中想出的方式。」她說。6個月後,愛麗斯參加了皮納爾縣學校辦公廳(Pinal County School Office)贊助的PBL工作坊,並登記參加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方案。愛麗斯分享,第一個要採取的動作,是了解現行的標準,調整已經存在的計畫,再從中融入PBL的元素。她先在一個班級上實驗這個教法,後來拓展到各年級。她與羅斯在一場研討會發表設計出的課程內容,獲得許多迴響。現在她表示:「我對於PBL感到非常興奮,我很喜歡,這讓我的教學更臻完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