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客說客話:客家研究社群內的運動檢視與自省

立報/本報訊 2012.12.09 00:00
■洪馨蘭台灣客家研究學會在11月24日、25日假台大社科院舉行2012年會暨「新世紀的台灣客家:十年的回顧與展望」研討會。透過主題演講、論文發表與圓桌論壇,回顧10年前設置客委會以降,客家研究和客家運動發展的脈絡與未來走向。現任學會理事長、前考試委員徐正光教授在圓桌論壇首先指出本屆年會的特色。他說,客家運動過去的焦點議題多放在語言延續與發展,包括客家人在當代如何把聲音發出來,並獲得媒體進用權。第二個重要的問題即為客家知識體系的建立,與此相關的是到底客家人要如何掌握歷史詮釋權。徐正光教授繼續談到本屆年會的第三個焦點,也就是客家社區(客家庄)在過去、當代與未來的議題,思考如何讓客家生活體繼續生存下去以及再生創新。最後則是反省並檢討現在的客家研究,是否真正朝向最初客家運動主張在台灣社會推動族群公平正義、和平共處、相互尊重之路。他指出,這次年會對於客家事務公共行政單位到底提出什麼樣的政策,以及過去政策發生什麼影響,包括客委會經費從3、4億,到現在的30幾億,我們納稅人的錢公家機關到底怎麼分配,這些都是未來客家研究學者也要投入關注的。成立在2004年的台灣客家研究學會,最早倡設學會的多位學者均受邀「轉外家」(回娘家)擔任主要場次的主持工作,不僅回顧政策與運動在過去十年的對話,亦不諱言客家研究至今已出現不小困境。此次年會有多位客家研究學界前輩,指出目前客家研究在知識體系與知識建構方面,出現了依賴。一方面是政治依賴,也就是在當前的客家研究中如何不受政治立場影響,來建構客家知識,這似乎仍有些困難;另一方面則是行政依賴,也就是學術對於經費的依賴,久而久之「為行政服務的」客家研究,或說是官僚觀點主導了客家研究與客家運動,對學術本身的自主性形成一種制約,甚至研究審查制度也有不當之處。劉阿榮教授即主張,學會未來可以提供一個第三方平台,以維護學術部門的研究獨立。張維安教授主持社區發展場次。他分享到客家社區(客家庄)現在普遍面臨的同樣問題是:政策與資源放到客家庄後,是不是會對客家具有殺傷力?他認為就像是客家運動從客庄保存慢慢出現繁榮客庄的議題,未來客家研究目的將是進階的、體制內的、第二階段的的社會運動,也就是回視並監督當初我們所大力奔走而設立的機構,有沒有好好地做。台灣眾個客家研究與教學機構其未來性,是這次研討會相當強調的一環。許多在場的人都問到同樣的問題:客家研究機構的任職教師所進行的研究,究竟跟客家人關心的議題有沒有關係?甫任交通大學客家學院院長的張維安教授針對這個議題主張:大家要繼續的問,客家研究到底為客家做了什麼事情?例如即便是最單純的問題「什麼是客家人」或「台灣到底有多少客家人」,這麼多年來客家研究有沒有給出什麼比較好的答案。學院研究、社會運動、政策體制是一個環環相扣的議題。作為從社區非營利機構工作者轉任專任研究教職的一員,我亦開始自省地問著:有了客家研究機構之後,為客家作了哪些過去沒有客家研究機構時就沒法做的事?希望很快地我們可以來回答我們自己提出來的問題。(高雄師範大學客家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