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民共交流 善意優先

美麗島電子報/陳先才 2012.11.20 00:00
民進黨中央將在明日(11月21日)的中常會上討論有關中國事務委員會機構設置的議題,此舉是否代表民進黨中央將開始著手處理敏感的大陸政策議題,還只是虛晃一槍,最終無疾而終,不了了之,目前尚無法下定論,還需持續關注。客觀而論,無論是從目前民進黨內政治生態的氣氛,還是從臺灣內部政局發展走向以及兩岸關係的發展現狀來觀察,民進黨單憑一個中國事務委員會機構的設置,顯然無法完成民進黨大陸政策轉型之重擔,更無法完成推動民共互信建立的重任,畢竟民共之間不但互信缺乏,而且面臨的問題一大堆。

正是由於民共之間缺乏最基本的互信與瞭解,因此,在推動民共互信建立的過程中,相互釋放一定程度的善意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單以民進黨處理大陸政策的委員會之名稱來論,目前民進黨內部有不少人主張其名稱應該直接用“中國事務委員會”,而非“兩岸事務委員會”,或者“中國大陸事務委員會”等替換名稱。其理由就是直接冠上“中國”二字的名稱可以突顯兩岸是兩個國家的意涵。

雖然不管是中國事務委員會,還是兩岸事務委員會,從表面上看,它們只是文字的差異而已,但其體現的意義卻完全不相同,特別是從大陸角度來理解,二者的差距以及民進黨需要釋放的意義卻有本質的重大區別。

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名稱顯然對大陸而言,其所釋放的善意顯然不足。其實這並非中國大陸在兩岸交流名稱上的故意挑剔,也不是大陸方面要存心阻撓民共之間的交流。而是民進黨本身仍然用意識形態,特別是刻意用切割兩岸的語言,其彰顯兩岸對立的心態在作怪。這當然使大陸在接受這個名稱上有很大的難度。

事實上,民進黨之所以要成立該委員會,其核心目標還是希望在兩岸政策上要推動與大陸的互動與交流,否則,民進黨費盡心思要成立一個委員會,其實際意義並不大。但民進黨既然要推動兩岸交流,要發揮一定的積極作用,就需要有所突破,而關鍵就在於要讓中國大陸認知到民進黨想推動兩岸交流的誠意,這就需要民進黨用釋放善意來佐證。

此外,名稱問題除了彰顯善意釋放外,更為挑戰的現實問題還在於它有可能會對民進黨與大陸的交流產生直接的影響。如果民進黨最終仍然要用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名稱,其影響在於未來民共雙方如何開展接觸與交流?因為中國大陸現行的對台政策相當清楚,在民進黨這個政黨沒有放棄台獨黨綱的情況下,大陸肯定不會推動與民進黨的黨際交流,這是大陸與民進黨開展政黨交流的基本前提和政治底線。

如果民進黨仍然要堅持用中國事務委員會,則未來該委員會的主委與大陸交流,或者訪問大陸時可能面臨一定的困難與難度。因為其身份就相當敏感。謝長廷能夠訪問大陸,其主要原因在於固然有其論述的互信基礎,更與其維新基金會董事長的身份有關係。而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正式運作後,不管是謝還是蔡,或者其他人接替該委員會主委職務,如果要推動與大陸的直接互動,其身份肯定是一個敏感的問題。

因為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要與大陸互動,如果仍然要用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的身份來與大陸交流,則難度顯然增大。但如果使用某某基金會董事長或其他的名義來大陸交流,恐怕又無法獲得黨內的支持和認可,從而面臨代表性不足的現實困境。因此,民進黨如果使用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名稱,其在未來兩岸互動中仍然面臨身份困境之問題。

事實上,兩岸事務委員會這個名稱就會比較中性,既沒有損及民進黨所強調的核心價值,也沒有矮化民進黨政治立場之困擾。而中國大陸也沒有從中占取到任何的便宜,更沒有吃上民進黨的豆腐。一個中性的名詞,就可以給雙方各自彈性的空間,更可以展現民進黨的某種善意,何樂而不為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