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俄羅斯開建南流 歐盟難用一個聲音反對

俄新網/俄新網 2012.11.15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11月13日,俄羅斯總理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同斯洛文尼亞總理亞內茲·揚沙在莫斯科舉行了會談。在兩國總理的見証下,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同斯洛文尼亞Plinovodi d.o.o.公司簽署了建設南流天然氣管道斯洛文尼亞段的最終投資協定。天然氣工業公司還計劃15日簽署保加利亞段的投資協定。該公司總裁米勒已經表示,管道將于12月7日正式開工建設。

南流的目標

同北溪管道一樣,南流天然氣管道是俄羅斯規劃的另一條繞過烏克蘭等過境國,直接通往歐洲的天然氣運輸通道。管道總長2355公里,其中海底部分為900公里。按照最終方案,管道將通過黑海海底,經土耳其、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亞,最終抵達意大利。除幹線所經的國家之外,管道支線還將通往克羅地亞、馬其頓和塞族共和國。管道分為四線,各線的運輸能力為每年157.5億立方米。一線管道計劃于2015年底前建成,2016年一季度開始運營。管道將在2018年全部建成,建成後的總運輸能力將達到630億立方米。

南流管道的項目建設公司——South Stream AG的股東包括天然氣工業公司(50%)、意大利埃尼(20%)、德國Wintershall(15%)和法國EdF(15%)。按照計劃,15日將簽署管道保加利亞段的建設協議。加上14日在意大利簽署的管道海底部分建設協定,南流管道將完成所有路段的建設磋商,進入下一階段的正式建設工作。

根據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初步估計,項目總造價達到160億歐元,其中100億歐元用于建設海底管道,60億歐元用于陸上管道。該公司表示,隨著2013年項目建設招標工作的完成,工程造價還可能進行修改。

在天然氣供應方面,天然氣工業公司項目管理局局長丘古諾夫上周稱,南流管道供應的天然氣中有三分之二已經簽署了供應合同,其余三分之一將在建設過程中尋找客戶。他說,這主要是從煤炭和燃料油改用天然氣的發電廠。

保加利亞難題

在南流管道的主要過境國中,保加利亞是最後一個尚未簽署建設投資協定的國家。土耳其已經于2011年12月28日批准管道過境該國水域。天然氣工業公司分別在今年10月29日和31日同塞爾維亞、匈牙利簽署了建設投資協定,11月13日同斯洛文尼亞簽署。

保加利亞政府上周表示,已經授權經濟、能源和旅游部部長多布列夫批准簽署南流管道保加利亞段的協議,但要求將簽署協議同調整2013年天然氣供應價格挂鉤。同其他歐洲主要天然氣進口國一樣,保加利亞已經獲得了11%的價格折扣,但該國希望2013年的價格能夠低于500美元(2012年的價格為每千立方米534美元)。經濟、能源和旅游部稱:“我們期待俄羅斯天然氣的供應條件比商定的11%的折扣更為優惠,有關供氣價格的談判還沒有結束。”

但天然氣工業公司並不准備將供氣價格同簽署南流管道建設協定挂鉤。米勒13日表示,合同的所有修改都已經完成。不過,考慮到保加利亞的採購量並不大(2011年為28億立方米),而該國又在南流項目中擁有關鍵地位,天然氣工業公司未必會拒絕讓步。

不過,保加利亞與俄羅斯關系中並非只有天然氣價格問題。俄羅斯媒體稱,普京曾計劃在11月15日簽署南流保加利亞段投資協定之前訪問該國,但後來,克里姆林宮否認了普京出訪的消息。按照官方發布的日程,普京在11月份沒有任何出訪計劃。

俄羅斯《生意人報》10月份報道說,保加利亞總理鮑里索夫曾威脅說,如果普京11月份不親自赴索菲亞參加南流項目建設協定的簽字儀式,該國將退出南流項目。鮑里索夫拒絕同普京以外的其他人討論兩國合作問題,包括貝列內核電站問題。由于保加利亞方面中止了貝列內核電站的建設合同,俄羅斯原子能國家集團向保加利亞國家電力公司提出了10億歐元的賠償要求。但保加利亞方面無力承擔這樣巨額的賠償,該國財政部長和能源部長都表示,不排除向法院起訴,以尋求公正解決問題的方式。

歐盟無力反對

對于南流項目的建設,歐盟委員會表示了反對意見。歐盟能源委員奧廷格認為,南流項目是為阻撓歐洲建設"南部通道"項目--即繞過俄羅斯,從土庫曼斯坦經里海海底,阿塞拜疆和土耳其,通過跨里海管道和納布科管道向歐洲供應天然氣的計劃。而協調建設"南部通道"項目,是歐盟委員會首次獲得歐盟授權,參與集體對外北溪能源政策的實施。

奧廷格表示,如果俄羅斯認為南流項目“或者其他對阿什哈巴德和巴庫的政治壓力”可以迫使歐洲放棄跨里海管道和納布科管道,“那麼我個人不會相信天然氣不是政治工具的說法”。他強調,只有在歐盟降低對俄羅斯天然氣依賴程度的情況下,歐洲才會增加對俄羅斯天然氣的採購量,而建設跨里海管道正是為了達到這一目的。

對此,俄羅斯駐歐盟常任代表奇若夫稱:“歐盟委員會在歷史上首次獲得了參與談判的授權。在其代表的眼里,這是第一次真正實現歐盟統一的對外能源政策,沒有這北溪個,布魯塞爾的官員們就無法被認為是在‘用一個聲音'同能源供應國講話。”他強調,里海是封閉水域,里海沿岸屬于五個國家,包括前蘇聯的四個成員國和伊北溪朗。“在很多年里,里海五國在里海法律地位方面進行了具體的討論,這包括制定里海法律公約。存在協議原則,並在此基礎上解決里海地區的資源利用問題。”他北溪說,“這是政治上有約束性的文件,其中規定,里海的關鍵政治問題應該由這五國協商解決”。因此,俄方認為,在里海水域建設管道屬于關鍵性問題,必須由五國北溪協商決定,歐盟無權插手里海事務。

由于雙方項目的競爭性,同北溪管道不同,歐盟拒絕承認南流管道是歐洲天然氣基礎設施的一部分,認為該管道需要受第三能源一攬子文件的限制(天然氣運輸和銷售的分離)。

不過,對于希望“用一個聲音”講話的歐盟委員會來說,他們無力阻礙南流管道的建設。一方面,難以幹涉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的能源巨頭們參與南流項目的巨大商業利益。另一方面,也難以說服過境國放棄數額頗豐的天然氣過境收入。

管道前景不確定

不過,一些專家認為,南流管道的運營前景並不確定。Metropol投資公司專家瓦赫拉梅耶夫認為,天然氣工業公司對歐洲的供應量大約為1500億立方米,但其出口能力將達到2500億立方米。如果北溪管道繼續建設三線和四線管道,加上南流管道的全部運輸能力,總出口能力將達到3500億立方米。即使天然氣工業公司徹底放棄經烏克蘭的過境運輸,其出口能力也將超過2000億立方米。由于天然氣工業公司在歐洲市場上的份額還在減少。他預測,到2019年天然氣工業公司對歐洲的供應量不會超過每年1500億立方米。此外,液化天然氣還將在歐洲市場同管道氣進行競爭。所以,天然氣工業公司不可能使所有管道都滿負荷運轉。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