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補助喊卡 青年農民好茫然

立報/本報訊 2012.11.14 00:00
【記者呂苡榕雲林報導】農委會今年7月對進行了3年的「小地主大佃農」計畫喊卡,政策急轉,許多農民措手不及,尤其返鄉從事農業生產的「青年回農」,憂心一旦補助抽離,農地租金成本將墊高,尚未熟悉農事的年輕一代,面對天災相對缺乏抵抗力,恐怕讓青年回鄉務農意願低落。回鄉2年半的年輕農民廖宏源直言,政府政策沒有方向,最後就是補助發一發,大家很爽,然後什麼都沒有,一切回到原點。原本在台北工作的廖宏源,因父母年邁衰弱,決定回雲林老家務農。回家後,真切感受農業政策的問題,因為要面對的不只天災,還有中盤剝削。為減少剝削,廖宏源的家裡以稻穀和地瓜這類較少受到中盤操縱的作物為主要產品,一期種稻、二期種地瓜。▲兩年半前離開台北回雲林老家協助務農的廖宏源,原本申請「小地主大佃農」計畫進行大面積耕作,如今卻面臨政策轉彎,務農成本墊高的困境 。( 圖文/呂苡榕)農業生產價格不高,如果無法擴大生產面積,無法以量取勝。廖宏源今年5月參加了農委會推出的「小地主大佃農」計畫,由政府媒和,向休耕地主承租農地。他透過「小地主大佃農」承租3公頃田地,加上自有與私人承租,共有7公頃耕作面積。生產價格低 良田多休耕台大農經系教授張靜貞指出,以一家四口為例,一個月生活支出大約2至3萬,台灣小農平均耕地介於5分到1甲之間,而1甲地一期稻作扣掉成本大約有6萬收入,單靠農業所得不足以維生。要讓農民願意耕作,政府必須在政策提供誘因,擴大生產面積、增加收入。不過由於政府長期提供休耕補助,一分地一期4千5百元、一年兩期9千元,補助甚至比務農所得多,導致大量休耕。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指出,農民擔心農地出租後失去農保,加上「三七五減租」政策規定農民長期承租土地,地主就不能任意收回,讓許多農民不敢輕易出租田地,寧願休耕;本來應該擔任「二房東」,仲介佃農與地主的農會卻沒有功能,導致想種田的農民沒地可租。政府推計畫活絡良田為了活化休耕田地,農委會2009年5月推出「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將休耕補助轉為租地補助。一分地一期補助4千元,想承租農地的人自給出1千元,讓願意把地租出來的地主一期可領到5千元,比休耕補助略高,增加地主出租意願。政府在「小地主大佃農」擔任仲介,承租者部分負擔租金,減少政府休耕補助。據統計,推行近3年來,已媒和超過1萬8,045位地主成功出租耕地,輔導逾1,315位大佃農承租休耕地,其中青年農民占了4成5。位於竹北、因璞玉計畫面臨徵收壓力的農民田守喜,也是小地主大佃農的參與者,他表示,雖然休耕田一年一分地有9千元補助,但休耕地還得灑綠肥、整地,扣掉這些成本。有人種有人顧,對土地是好事,很多農民都認為休耕補助政策不對,應輔導農民轉作雜糧。政策急轉彎 務農成本增加今年6月,農委會政策大轉彎,決定修改「小地主大佃農」內容,7月起不再簽新約。目前已簽下3年租期的農戶約期滿後可以續約一次,不過,續約期間改為每分地租金補助4千元,且不得繳交公糧;或補助2千元,可繳公糧,由農民自行選擇。另外將輔導農民轉作飼料玉米作物。休耕補助則改為僅補助一期。對於這樣的轉變,廖宏源直言,過去因為休耕補助過高,墊高了農地出租成本,未來沒有政府補助,4千元的租金等於是自行負擔,就算地主願意降低租金,加上肥料錢、農機具的油錢,成本至少高出3成。原本1公頃扣掉成本,一期要收到2萬斤才能賺大約6萬元,一旦成本增加,收入會再減少。政策搖擺不定 農民該怎麼辦「政府還說要種飼料玉米,雖然最近美國氣候問題飼料玉米欠收、國際價格上漲,看起來有市場,但是長期價格回穩之後呢?難道要我們種別的?」廖宏源質疑,農業政策搖擺不定也沒有長遠規劃,是放任農民自生自滅。年輕農民回鄉務農,面對天災只能想辦法降低風險,廖宏源直言,過去企圖減少休耕田地而推出的計畫,如今草率收場,這些土地是否又回復休耕,政府說好的提高糧食自給率該如何達成?「其實政府要把補助抽掉我沒意見,重點是告訴農民該往哪去。」廖宏源直言,政府發補助大家領的很爽,但政策沒方向,補助發完什麼都沒有,一切回原點,農民無所適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