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活到老學到老 一年完成美國林肯大學EMBA文憑

大台灣旅遊網/石靜怡 2012.11.06 00:00
  活到老學到老是黃乃增博士終生學習的目標,去年才從美國林肯大學EMBA畢業的他,就讀小學5年級時正值823砲戰爆發之際,深刻記憶中那天正乘著暑假幫忙家人捕魚,於收網時突然砲聲隆隆作響,起初大家以為是在演習,但隨著時間的持續拉長才覺得不對勁,於是紛紛奔往山丘地區躲避,眾人心裡甚是緊張,也意識到應該會是砲戰,因此到處可以看到鄉親打聽找尋親人,每一個地方的情景都是亂哄哄的。黃乃增回憶說,就這樣在山洞裡躲了40幾天,只能乘著砲聲停歇的空檔回家拿些米,或到田裡挖點地瓜,有時候遇到政府飛機空投,也會跑出去搶拾乾糧。

  砲戰過後,政府實施補貼3000元的遷台政策,他因著堂兄跟到台東,也選擇在當地唸初中,直到金門復校才又返回家鄉。之後,因為考上成功大學再度赴台。黃乃增特別感念當時的流亡老師,他表示這些隨著國軍撤退來台的老師,都是大陸各個名校的精英,爰因這些精英他們才得以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大學畢業並於金門服完裝甲兵預官役之後,本擬參加研究所考試的黃乃增不幸因考期遇上颱風未能如願,於是決心先找工作。

  當時,黃乃增大學時期的系主任本想介紹他去台北大同公司上班,但因他無意簽訂四年合約,便自行到處投遞履歷表,接著就進入台灣松下電器公司工作了近三年,後來由於女朋友在輔仁大學英文系就讀,因此又就近轉換到泰山的南亞塑膠公司。在女朋友大學即將畢業之際,考量到姐姐、姐夫都住高雄,於是便南下進入荷資企業飛利浦高科技產業集團旗下的建元電子公司,且一待就是26個多年頭。

  其間,1976年他被公司挑選奉派至美國ACME深造,學習專業的工程技術教育訓練1年,結訓後再被轉派到歐洲荷蘭總公司接受四個月遷廠事宜的專業課程,其後母公司整廠遷移至台灣高雄,初始黃乃增主要負責的是微電阻和微電容廠的安裝、試車和人員訓練,並跨部門管理半導體事業部與被動原件事業部,備受公司重用。在職期間,黃乃增仍不忘利用時間到中山大學高級企業經營研究班充實精進。不過事業體愈趨龐大時,其管理困難度也將因而增加,隨著科技快速的演變,26年後飛利浦公司幾經檢討決定採取瘦身(downsize)政策,擬過濾裁撤隨經濟循環浮動過大的產業,適巧新加坡ASA/ASP公司正好前來挖角,黃乃增於是辦理提前退休離開飛利浦。

  但新加坡方面囿於整體大環境的不景氣,他在ASA/ASP公司也只待了一年多,2002年該公司工廠遷往大陸,他便回台進入飛信半導體公司擔任Bumping Operation與封測部門主管,同時在安達公司擔任董事長,直到60歲時才依照公司體制屆齡退休。其後,竹科福葆公司因為產業同質性的關係,透過友人推薦聘請他出任總經理一職。據黃乃增表示,在福葆經常需要工作到深夜2點多,受限於年齡和體力的負荷程度,他後來乃自請轉任該公司顧問,也因為轉任之後比較清閒,他便萌生再回學校攻讀博士的想法,2010年還向英國倫敦大學申請入學,但經因緣際會的巧遇結識環球國際教育協會劉老師之推薦,在2011年取得美國林肯大學企管榮譽博士學位。

  黃乃增最後指出,李沃士縣長上台以後,因為惜才邀聘他為縣政顧問,他也格外珍惜這個回饋家鄉的機會。他說,從小在艱困的環境中長大,有賴於親戚朋友從旁協助和鼓勵,再加上自己認真學習和一絲不苟、仔細謹慎,以及堅忍不拔的性格。所以一生之中才能極少經歷挫折和失敗,而這也是他能受到產業界上司賞識的關鍵所在。他提到,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經驗的淬礪,雖然自己做事堅具立場與原則,但他一旦被說服了就會全力以赴,並竭盡所能達成目標。對於後進的建言,曾任國立高雄工專兼任副教授的他強調,任何事情確立了目標就該忍辱負重、堅持不懈,也期盼其多年經驗和知識的累積還能繼續用於作育英才。(圖/環球國際教育協會提供)

美國林肯大學EMBA博、碩士班http://0286916728.tranews.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