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面對青年貧窮化:勞保與軍公教退輔爭議的心得

立報/本報訊 2012.11.01 00:00
■曾翔一個月以來,勞保破產的議題迅速延燒,或許是當初刻意放出消息,希望趁機調整保費的政府所始料未及的,反倒因為勞保破產的陰霾,撩起民眾對老年生活不保的巨大恐慌感(這點筆者深刻體認,筆者在過去幾週內接過包含父母在內,不下十次親朋好友的來電,詢問勞保是否會倒閉,以及未來該選擇何種給付),伴隨著這一陣子政府諸多不利勞工大眾的施政所引起的憤怒情緒;相較之下,軍公教人員享有超高所得替代率的退休保障,外加許多一般民眾不能理解的給付(例如慰問金),頓時就成為民意群起攻訐的對象。回顧台灣的社會安全制度歷史,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人民免於各種社會風險的危害,但是就其制定的過程中少有公民社會的討論空間,以及制定的目的性而言,倒不如說是國民黨統治時期舒緩民間壓力、穩定政權的工具;因此,社會安全制度以社會團結、社會自治為原則,在台灣多半只是一種空話,連帶著保費、給付的調整也淪為政黨、利益團體之間的攻擊與喊價。當社會安全制度成為一種上對下的恩給,成為政黨政治中,喊價政策買票的工具,沒有人會想到這樣的制度能不能真正發揮它分攤社會風險的目的?收支是否平衡?財務是否健全?能不能達成永續經營?而當國家正無限制地擴張為理所當然的存在,我們的公民社會就似乎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張國家不能退守,事實上卻會反過來限縮公民社會所能主張與討論的空間。計價方式的背後回過頭來看勞保的問題,撇去低劣的議題操作,本次改革中以平均職業生涯所得作為計算基礎絕對是正確的方式,過去只以最高所得的五年作為計算基礎,本來就是政客自以為照顧人民、試圖政策買票的結果,到頭來還是要由全體勞工來承擔;不要忘記勞工保險的收入,無論是勞資政的保費繳納,全部都是台灣勞工所辛苦創造出來的價值,勞工多拿不是賺到,寅吃卯糧、入不敷出,政府自有辦法從其他地方摳來,而所謂政府負最終保證責任,實際上也是拿納稅人的稅來補,以台灣由勞動者的所得稅為主的稅務分配來說,最終還是人民自己買單。故而,承受短痛去修正原先扭曲的計算公式所帶來的收支不平衡,對於社會保險的永續經營來說,是我們無可避免必須去承擔的。2012年10月25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召開記者會表示,對於勞保與公保並不是軍公教與勞工的戰爭,應該徹底改進的是政府缺乏法源依據及制度設計問題。(圖文/姜林佑)當然,以平均職業生涯所得計算出的所得替代率,絕對會低於過去以最高區間平均薪資為準的計算方式,這兩種計算基礎所帶來的給付額度落差之大,恐怕才是這次勞保爭議的核心焦點。儘管如此,筆者認為,生涯計價的方式除了會讓高薪低報的情形大為減少,或許更能進一步地揭開過去被基數、計算年資或是退休年限等「假議題」所掩蓋,而直指了更為根本的核心──工資鬥爭。基數、年資或是退休年限事實上都只是障眼法,真正影響勞工生計的永遠只有工資,這才是階級問題;而當問題被導向為基數、計算年資或是退休年限,問題就又被弱化為人民對國家要求給付,更容易被轉化為各種不同職業保險之間的差距所衍生的不滿,而將縱向的階級衝突轉變為勞勞相爭,一如目前勞工與軍公教人員之間表面上的緊張關係,而真正該被抓出來鬥的統治者卻能安然地隱身其後。誰讓勞工和軍公教對立?勞保議題在這幾天有降溫的跡象,取而代之的是軍公教人員退撫制度被拖出來檢討,這種議題操作手法已經不是新鮮事,當針對某一個族群有某一議題產生時,很容易就會出現另一個族群的相近議題,也時常使得議題失焦成為兩個族群互相控訴、喊冤。軍公教人員的退輔議題,從目前社會的氛圍看來,針對制度的檢討倒是其次,而對於政府的廣泛不信任感才是主要因素。軍公教的退輔伴隨著台灣政治局勢的歷史發展,擁有更高的恩給成分,軍公教被劃進統治集團當中,但是實質上是否有被劃進去,則不無值得玩味之處。的確,軍公教退撫制度依舊是社會安全制度,因此量入為出、隨時調整絕對有其必要,從退休年限與所得替代率來看,軍公教人員的退休撫卹導致的巨大潛在風險是鐵一般的事實,加上公職轉民營機構所造成的一手領薪水,一手領退休俸,部分軍公教人員中的既得利益者的退休後所得反而高於退休前,甚至可達到數倍,這些人我想才應該是民意應該集中攻擊的族群,而非所有軍公教人員概括承受。當然,這並不是軍公教人員推拖退撫制度本身問題的合理理由,低退休年齡外加超高額給付,會造成破產的可不是任何私人企業,而是政府,更進一步,負擔最後擔保責任的事實上卻是納稅人,這是納稅人的錢,他們當然有權出來「靠夭」。然而一些公務員在這波爭議時,竟然跳出來主張國家負有信賴利益保護之責,我卻想問,當國家財政因為退撫制度入不敷出導致破產倒閉時,還有甚麼信賴利益可言?而對於一般人而言,誰管你是制定決策的政務官、還是只是個奉命行事的小事務官?被操弄後的民粹對軍公教人員產生一些過於片面的激烈言論,讓許多軍公教人員(包括筆者的朋友們)有種被侮辱的感覺,甚至有人稱這是一種階級鬥爭。但如果這真的是一種階級鬥爭,如果有公務員認為「被」階級鬥爭,那是否代表如此主張的公務員認為自己是與統治階級一掛的上位者?令人感嘆地是,對於制度的檢討以及社會安全制度的永續經營,竟然會被無限上綱成為階級鬥爭,實際上,這只不過是勞勞相爭,白白便宜了那先扭曲制度的始作俑者。結語:別忘記制度改革總而言之,未來數週內對於軍公教退撫的問題應該會繼續延續,除此之外,筆者猜測包含國營企業應該也會被抓出來「弄一下」,前幾天已有報導國營銀行員48萬13%優惠定存是肥貓政策的新聞出現,接下來的議題紛擾只會更加混亂。而我們只能冀望,在政客與利益團體的交火的過程當中,能有一些帶著理智的聲音去有效處理風波的起點──勞保與軍公教退撫等社會安全制度。(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碩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