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左右看:林書揚訃聞

立報/本報訊 2012.10.29 00:00
左看:既不左也不統 就是唯官府是從

突然間,島國台灣迸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林書揚,在他死訊發佈時,在他生前,此間並無所感,不過是顯示馬克思主義在台灣如鬼祟般存在,這不僅是其個人的悲哀,更是台灣獨異全世界的悲哀。

何以台灣人無感於馬克思主義呢?按說,馬克思主義的精神是著重在改變現實,而不止於解釋現實而已,倘若台灣真有過馬克思主義者,應該發生過社會可感知的震波,特別是針對中下層的勞動階級而發,總不致潛藏在個人胸臆或少數人的口舌。準此以觀,解嚴前后確實迸發了鹿港反杜邦的環保首義,果農反對香吉士進口的農民首義、全台延燒年終獎金的工人首義,但都不是林書揚所標榜的左統派所主導,後來這些深具階級本色的群眾力量趨於泯滅無聞,據說「理論家」還解釋國際大局不可為、台灣小局需隱蔽等云云,最後,不僅草根輸光光,連廣泛的進步份子也散逸不見,年輕一代更無後來者。

政壇皆知,所謂的「左統派」是台灣一切進步份子最有組織的,而進步人士也尊重有加,非圖他靠山大,乃出於坐牢、老資格的道德主義,豈料他們左打洋共、右逐台獨,落到人丁寥落,唯一奮進到關他們的國民黨,力推國共合作,既不左,也不統,就是唯官府是從,死後謚號馬克思主義者,蔚為台灣獨異全世界的悲哀。趙萬來/大學教授

右看:跳脫台灣脈動 淪為政治夜行人

夙稱台灣坐牢最久的政治犯林書揚走了,除了在一批自命為左統派的小圈圈之外,幾乎不為主流社會所注視,如此對待一個戒嚴法蹂躪34年的人命,迴異南非之於曼德拉、緬甸之於翁山素姬,到底是反映一個無情台灣?還是這個政治人與台灣格格不入呢?

反觀彼岸北京為他舉行高規格的告別式,黨中央統戰部長令計劃親臨,哀榮備至。即知林書揚的身、心、靈俱屬彼岸,這是蓋不住的事實;再觀他恢復自由後的所參與、主導的政治團體無一不充滿大陸味,也無一不是一路消瘦、老去,從未掀起波瀾,即知其昔時同志,今日高踞總統府資政的曾永賢所憂心忡忡的第五蹤隊要亦不是譸張為幻,所幸,台灣的心防已成,自動限縮他們發展。應該說,民主與自由釋放了政治犯林書揚,同時也封殺政治人林書揚餘生28年,一直到死。這是歷史莊嚴的審判。

一些人習於學舌人道主義的陳腔爛調,什麼良心犯啦,這在林氏恐怕都不認同,他確實有信仰、有意志,入獄不冤枉,出獄不放棄,只是左啦!統啦!跳脫台灣的脈動,淪為與政治不相干的夜行人,被關不是他的特點,落敗而亡才是可資悼念,足為好言此道者戒。甘向西/政治評論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