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巴狗電台:不是納粹的請舉手(三)

立報/本報訊 2012.10.28 00:00
■陳真剛上小學時搬到X甲路現在叫X林街,人家說那兒風水不好,我倒覺得挺好,所謂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啥則靈。家門口和X美分院間有堵牆,常在牆角甘蔗渣上抓蒼蠅,練了幾年,終成神功,百發百中。抓到蒼蠅後,有一百零八種凌虐方法,包括斷翅截肢火刑尿淋煙燻等。之於動物,之於異己,我們恐怕都是納粹。

那時不叫X美而叫X甲醫院,當地人常玩笑說:「保證讓你用走的進來,抬的出去。」的確常有人抬出去,例假日更多(可能醫生沒上班之故),路口停放一輛輛靈車接應;死者面目不知,僅白布下露出兩隻腳瓜,身旁簇擁一群家屬哭喊,小時不知此事為何,長大方知可悲。

出了街口往右,滿街棺材店,再多走幾步就是「懵仔撥」(墳場),墳草叢生,每天清晨黃昏,常有數十頭羊沿路漫步吃草,十分美麗。常跟同學說,咱家風水好,一出家門就是醫院,醫不好沒關係,殯儀館離這很近,棺材街更是轉個彎就到,再走兩步就是懵仔撥;長眠於此,羊群為伴,人生夫復何求。

忘了要寫啥竟寫到這來,可能本來是要講我小時候發明一種生物化學藥劑,足以大規模殺死各種昆蟲。製作方法很簡單,製作了幾罐,多的還能送人,每天放學就拿它玩,生靈塗炭,但我至今並無悔意。那是由各種新鮮體液組成,包括尿、口水、鼻涕、痰及幾天沒洗澡產生的「仙」、鼻屎和洗廁所的阿摩尼亞等,然後丟一小片肥皂進去,搖一搖再加點醬油,密封數天即可拆封使用,效果相當好。

當年那一帶很荒涼,雜草叢生,到處蜻蜓和金龜子,不是折翅就是斷頭,一年不知要打壞多少彈弓,連天上飛鴿麻雀越過領空或飛來我家葡萄園休息,都會被我用彈弓射下。一下雨,草叢水窪處常有水蛇,小二時還活捉了兩隻,跑到中藥店兜售,問要不要買來抹成藥粉什麼的,罪行罄竹難書。但娃兒若不帶點野蠻,若只會上網打電動,似乎少了點什麼。還好那年代連電視都未普及,一切摸的玩的打的殺的,全是血肉。

有句話說:「閨房之私,有甚於畫眉者。」閨房裡並非只是小倆口畫畫眉毛咁簡單,還有很多精采畫面不便描述。同理,人之惡,亦有甚於小娃之胡鬧者。小貓抓老鼠,欲擒故縱百般凌虐,小娃何嘗不是?說邪惡太矯情,說悔恨太沉重,人性本來如此。並非說存在的便是合理,而是說,善惡相參,方為人性;世上要是沒有魔鬼,還需要上帝嗎?珍古德說,慈悲乃人性特有,她期待人性朝此演化。此言甚是,但演化倒也非千百年所能辦到之事。(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