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冷眼集》忍辱卻無法負重

自由時報/ 2012.10.10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政府的政務官其實滿可憐的。有道是忍辱負重,最近在立法院總質詢期間,大家到國會去排排坐,簡直就是接受凌遲,看該等集體憋氣的神色,肯定是在忍辱。然忍辱過後究竟負了什麼重?以當前內閣的士氣,不要說重如泰山了,恐怕輕如鴻毛也負不起。

例如,還算天真的陳以真鬆口要捐年終獎金,導致馬其諾防線出現破口,一列政務官被點名要求表態,這還不夠辱嗎?捐不捐薪其實哪一點重要,難堪的是這個無法理直氣壯的過程,就如平日以強詞奪理著稱的尹大主委,當眾那卑微護薪的情狀,真是讓人看了難過。

內閣團隊成了散兵游勇,原因當然出在沒有好的領導。好的領導,能令大樹底下好乘涼,壞的長官,就會讓政務官淪為人質,成了民意洩憤的對象。而這領導,內圈的人多會認為馬的責任遠大於陳揆。

馬英九囿於己限,偏好用辯論社出身或類似氣質的人,好辯者,就是俗稱的耍嘴皮子,自稱五天寫一篇部落格文章者即是一例。辯論和治國有個最大的不同,辯論只要辯倒對手就算數,輸贏過後,一拍兩散,互不相欠。治國可不是,既要說服對方,讓對方同意配合,還要代為對方解決問題,這對方非但不是相辯的對手,還是不爽就可以讓民調破底沒下限的選民,儘管任期內要你下台的關卡重重。

馬英九帶頭耍嘴皮,連說句「不運動是懶」,都被嫌棄到臭頭,這表示威信已經破產。其實,這與王郁琦何以被圖卡質詢,尹啟銘遭連番質問要不要捐薪,背後的本質有何不同?這些人被發現他們只想拿辯論那套對付人民,而不是來解決問題、服務人群的。於是,使其忍辱卻無法負重,就成了當今官場的大傳染。診斷現象病因,其來有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