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難搞的真性情 曾櫟騁躍升不平凡

蕃騰人物/林郁倫 2012.10.04 19:49

國小二年級就開始學習跆拳道,曾櫟騁儘管參加過各項大賽,但奧運路卻走得崎嶇,她在2008年以盟主身分遭到蘇麗文踢下馬,一度陷入低潮,經過幾年沉潛,她終於在今年一圓奧運夢,雖然在準決賽不敵英國地主選手,仍在銅牌賽提前擊敗芬蘭選手,為自己選手生涯寫下出色的最終章。

曾櫟騁賽後接受採訪一句「我做到了!」暫且鬆懈了她十多年來從未懈怠的跆拳路。

她總是這樣不屈不饒,失敗了再起,勇敢踢出自己一片天,從不放棄自己所堅持的夢想,這樣的篤定和認真,令人佩服。15歲就獲得金牌肯定的她,過去的實力就很好,總是在最後關卡無法擠進奧運的舞台。可貴的是,她將過程中種種的不順利都化為動力,強韌的耐心和毅力,最終留下的汗水和淚水是甜美的。

「我很難搞 感謝教練包容」櫟騁一直不斷重複著這句話,那一段缺乏安全感、容易沮喪的低潮期,多虧了有一路伴她走過來的教練湯惠婷。湯教練有著甜美的笑容,待人親切,而個性很相像的兩人,彼此敞開心房,分享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從陌生到信任、一路堅定地挑戰傳統,櫟騁形容她的角色像仙女、是無話不談的朋友、更是一位很會唸的媽媽。奧運場上勝戰後的那一個愛的擁抱,溢於言表。

看著愛徒功成名就,湯惠婷說,櫟騁的表現有目共睹,距離金牌之路就差那麼一點點,雖然可惜,準決賽中「我們也給了人家誤判的機會,沒有及時把心態調整過來,也有該檢討的地方」,如今留在兩人心中的是慷慨激昂、節奏緊湊的籌備過程,這樣可貴的經驗,要回饋給母校、回饋給幫助她的人。

圖說:曾櫟騁(右)以14比2打敗芬蘭對手米可蘭,拿下奧運銅牌後,興奮地與教練湯惠婷(左)擁抱慶祝。(中時電子報)

4年的低潮期

2002年亞錦賽中奪得金牌,雖成名及早,但卻非一帆風順,她說,從小目標就是要參加奧運,2006杜哈亞運時,確定自己可以參加奧運了,很努力準備,卻在2008年遇到很大挫折。

2008年北京奧運為中華隊拿下奧運門票,但卻在盟主賽敗給蘇麗文無緣進軍奧運,她形容是「很大的挫折」,一度陷入「悲劇英雄」的低潮期,這是她第1次最靠近奧運5環殿堂。於是她變得封閉、個性比較悶,不容易向別人敞開心房。

2012年3月,曾櫟騁再度於盟主復活賽背水一戰,終於踢走莊佳佳,取得倫敦奧運國手資格,沒讓上屆盟主賽落敗憾事重演,也圓了奧運夢。

其實真正的問題所在是自己。運動員的情緒往往在場上會比技術來的關鍵,湯教練不諱言的點出櫟騁的毛病就是太過急躁、得失心影響表現,所以才造成她常常表現起起伏伏的原因。若是相較平穩、抱著完成比賽的心情出場,往往成績就會如預期中的好。

倫敦奧運的銅牌,其實已經讓曾櫟騁更加勇敢,從以前的沉默內向變為開朗健談。「我以前很害怕面對人群,怕自己緊張說錯話。但這也是我奧運後的下一個關卡,學習人生的功課。」

圖說:曾櫟騁是臺灣參加奧運女子跆拳道57公斤量級以來首位奪牌選手。(自由時報)

不完美的人做不平凡的事

不完美,就是我難搞;不平凡,目標奧運。

「很”野”的大姐大」湯教練這樣形容曾櫟騁,性子硬、總是”衝”到碰壁後才知道不行的個性,印證了難搞的事實,但也就是她這樣勇敢、直率、相信自己,因為永不放棄的意志力,以及對生命的熱情,才使得今日在奧運場上奪牌的光榮。

不服輸、不解釋、拒絕被打敗,就是曾櫟騁自知的”難搞”。外表有著阿美族女戰士的酷勁,心思沉澱具有抬頭特質。她樂於挑戰傳統的標準,所以常被視為是製造麻煩的人,也容易引起別人對她的惡意以及不好的印象。然而,隨著歲月的增長,櫟騁變得比較保守、穩定。但是,也因為她一直都沒有在成績中得到滿足,才會有這樣轉變。「我要感謝那些曾經不看好我的人」曾櫟騁說,因為有他們,我才能更堅決地證明自己「我做得到」!

現在的櫟騁是國立體育大學運技研究所四年級的學生,研究所讀兩年她卻念了四年,「這就是她與眾不同的地方」湯教練說,她目標鮮明「拼奧運」,不會向別人一樣急流湧退,為了踏上最高殿堂,她專心訓練,心無旁鶩。

圖說:曾櫟騁(左)和教練湯惠婷(右)就像朋友一樣,常常聊天、分享生活。

情若盟友 曾櫟騁與教練衝撞倫理

倫敦奧運場上的銅牌爭奪戰,曾櫟騁第三回合踢出決定勝利的一腳後,瞬間興奮大叫,並衝向場邊擁抱教練湯惠婷。那種同甘共苦的革命情感,賺人熱淚。尤其是向教練湯惠婷在05年剛開始指導櫟騁的時候,「我們是一直處於劣勢的組合」曾櫟騁直言,在學生、和其他教練的質疑聲浪兩邊夾擊下,那樣的壓力,更是難以言喻。

「感謝您在我低潮的時候拉我一把,不曾放棄我,牽著我的手往前走,就像我的媽媽。」曾櫟騁向恩師表示,「您告訴我,一定可以做到。」無論是失敗或成功時,湯惠婷都會給她一個擁抱,無私的關懷讓曾櫟騁相當感念。「當初很多人其實是最不看好我們的」教練湯惠婷黯然地形容接下櫟騁時的壓力,每每場上比賽時,場邊教練們的喊聲也是讓湯教練的指導備受挑戰,記得一次比賽中櫟騁曾和教練說「老師不要理其他人,我只聽你的」給教練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湯惠婷在26年前曾在亞錦賽奪金,如今更是奧運銅牌得主曾櫟騁的幕後大功臣。她說,其實也是運氣好,因為我自身經驗、專長符合現在跆拳道的趨勢,加上現在一律改用電子護具計分,因此在帶櫟騁的時候,延展性就特別強。

大多數教練都做不到的”退讓”

跆拳道是個很講求倫理的運動,沒有人可以想像櫟騁和教練的相處模式,是挑釁的、是衝撞的、甚至常常一言不合。怎麼可以讓學生挑戰老師的威嚴呢?湯教練緩頰說:「但是那也僅止於技術方面啦」,與櫟騁相處的過程中,湯教練說她也一直在學習、磨合「現在學生服從性不一樣了」尤其是像面對櫟騁這類型有成績的選手,他們通常都很自律,不適用”說一做一”的權威性教學,看似灑脫的教學哲理,其實也是經過一番掙扎才悟出的道理,「我也是需要被鼓勵的」湯教練特別提到,因為與櫟騁之間的磨合,常常被踩到”底線”,她曾經一度沉陷”讓與不讓”之中,諮詢無數運動員的心理輔導專家鄭溫暖老師曾和湯教練說過一句話「我很佩服你,妳做到大多數教練都做不到的”退讓”」讓湯教練得以堅定、堅信地走下去,「不要看我好像都是退讓,其實我是用不同的方式,給櫟騁洗腦」由此可見湯教練的用心經營,從情感面細膩地揣摩應對進退,成功地讓曾櫟騁跨出自己、達成目標。

圖說:曾櫟騁(左)和教練湯惠婷(右)。

「回饋」社會 盼後進接班

「把舞台留給學弟妹,年輕的選手要趕快接上來」她願把所學經驗和技術傳承給年輕一代,目前被國立體育大學聘為專任教練的她,暫時卸下戰甲、緩下腳步。國小二年級開始練跆拳道,經歷東亞運、亞運,終於在今年登上奧運舞台,還摘下銅牌,曾櫟騁對運動生涯沒有留戀,接下來的目標是先修完國體大碩士學位。

許多退下的奧運國手,都會面臨到很大的問題就是”接下來要做甚麼””想嘗試從來沒有做過的事”,對於曾櫟騁來說「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對於人生,她還是以「回饋」的心情來規劃下一步,也許學學國標舞、排時間做些不一樣的休閒活動,適度放鬆一下經年累月的緊湊訓練。

湯教練也建議,計畫性的語言學習,無論是任教也好、進修也好,出國拓展視野,不侷限於國內的教條,也許才是最適合她的。

圖說:曾櫟騁凱旋歸國。(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