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青鳥飛過拱窗,老建築再次舞動生命

新頭殼newtalk/王薰雅 2012.09.25 00:00
不是所有的名媛貴公子只會跑趴或出席精品發表會! 一對出身法國連鎖企業家族的姐弟, 選擇了經營獨立的舞蹈與藝術中心, 他們的眼光很獨特, 看上一棟空蕩多年的古建築。在家族和銀行融資下, 挹注五百萬歐元 ( 約二億元台幣 ),購入修復為舞蹈排練場與展覽藝廊。 五百萬! 在經濟危機氛圍下, 哪來的雄心和魄力 ?原來姐姐自九歲習芭蕾, 十五歲進入舞團, 三年前成為獨立舞者 (三十二歲) , 卻發現在巴黎找練舞場地困難重重。 弟弟也是做藝術夢的人: 十六歲拿畫筆, 十九歲隻身到佛羅倫斯學古畫修復, 他立志經營結合古典與現代藝術的藝廊。流著熱愛藝術血液的姐弟倆結合志好, 開始覓地打造他們的夢想園地, 歷經二年的修復工程,就在今年九月的第二個週末, 搭歐洲古蹟日的順風車, 開放他們與巴黎歌劇院僅數街之隔的尋夢園。 盡管這棟建築物未被指定為古蹟, 僅立面須保存, 他們可是用心去感受建築的原貌與本質。 這座五層樓高的建築, 興建於十九世紀中, 佔地二千平方公尺, 由兩座建築體和一座穹頂居中所組成。 原屋主為俄羅斯大使, 玻璃磚砌造的大穹頂展現了主人身份的氣派, 細緻華麗的雕飾和彩繪彰顯地位的尊貴。 一九二零年代,建築物易主成為銀行總部,幸好新工程沒有採取拆建手段,只將原來木作泥作包覆住。 一一拆除隔間牆、 假天花和管線後, 終於露出灰姑娘美麗的臉龐。不再年輕,但風采優雅依舊。 修復再利用設計於是掌握呈現時間美學的精神,讓原來的空間特性、工匠技藝和材料的美感大量 獨白。 設計上的挑戰則為提供新機能以及呼應古建築的調性,同時,也毫不猶豫地大膽做了玻璃屋頂, 讓舞者在巴黎的天光和星空照耀下,盡情釋放身體的能量。在高密度的都市裏, 這是何等奢華! 何等浪慢! 開幕期間, 他們展示了涵蓋攝影、繪 畫 、雕塑,裝置藝術的現代創作,作品和空間產生強烈的互動能量。 在迴旋木造樓梯圍塑的圓弧形空間中, 雕塑家將施工中的電梯,以鏽蝕的鐵片包覆 焊接成不規則多面體。 高度從一樓伸展至五樓,也將我們的視線帶領到頂端美麗的木雕天花。 緩緩拾級而上, 鏽鐵和老木頭的色澤和肌理, 在幽微光影下變化不斷。 藝術家運用了另一個創意手法 ,將舞蹈中心的本事,切割成長短不一的句子, 以不同的顏色和速度,投射在建築物的古牆上。 當我們沿著階梯行動時, 那些字會從不同的角落流瀉出來。 整個上樓梯的過程, 變成一次空間與藝術的多元感受, 物質、材料、色彩、光線和形體交織一體,洋溢著空間的詩意。 另一件我個人非常喜歡的作品,充滿流動輕快的意像。 一進到這小廳,優美柔和的氣氛,就讓人身心放鬆了下來。 淺亮的鵝黃色小廳,由三道木作拱窗隔成小空間, 說是拱窗, 其實是鏤空的, 因此空間在視覺上並未完全被分隔。 藝術家點子動到天花板上 細膩華麗的泥塑裝飾,這種運用在建築上的裝飾工藝藝術, 已經不太會出現在我們這個時代。 藝術家要讓我們的視線,像小鳥 隨著這些藝術品自由飛翔。他以極微細的鋼絲,用不同的角度懸垂漆成普魯士藍的小方板, 從牆壁盡頭穿過三道拱窗, 像是青鳥的羽翼, 成群飛過天際。 也像是一道銀河星系,劃過無垠的宇宙;突然之間,方寸小廳像坐了魔毯,延伸飛了起來。 深刻的空間美感經驗, 是可能停留在腦海裏一輩子的。 感受過真實的美, 就會懂得什麼是表面的、 粗糙的 、作假的, 我們會很清楚自己在做不美麗的事。 就像台東的美麗灣度假村, 其實一點也不美麗。 這對法國姐弟,在建築物非指定古蹟的情況下, 大可不費心思和時間直接拆建, 但,這顯然違背了他們熱愛藝術的初衷。 如果你只有一晚的時間停留巴黎, 也許來這裏上一堂舞蹈課吧! ※筆者註 這裏不走俱樂部的精英路線 經營方向為出租場地供授課排練和演出 另有名廚坐鎮的餐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