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心跳的聲音: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海盜呢?

立報/本報訊 2012.09.24 00:00
■張義東Klick Mich,意思是以滑鼠鍵擊「點選我」,這也是書名,上週德國出版,作者26歲,年輕女性,一個數位原住民寫自己的網路人生告白。

這樣一本書怎麼會引發小報攻擊、媒體討論,剛崛起的新興政黨還必須發表正式聲明,試圖平息爭議?

不是因為爆料八卦,也不是發生了蝴蝶效應。因為作者Julia Schramm是此黨全國委員會成員嗎?是的。更精確的說,因為那是一本「書」,一本「版權所有」的書,而此黨卻是高舉網路自由的海盜黨。

海盜黨人向來抨擊「智慧『財產權』」概念,認為將智慧掛勾上財產的制度,窒息而非保護精神創作,「創用CC」(Creative Commons)方才可用。曾說智慧財產權令人作嘔的Schramm,怎麼就收下10萬歐元(約合台幣400萬元)簽約金,和出版社一同對免費下載說不了呢?海盜黨全國委員會發表聲明,切割劃界:出版簽約是必須遵守的,但向出版社爭取更多讀者權利,實則在著作權修法是邁前了一步;對於出版社不接受創用模式,則支持Schramm繼續努力;全委會支持私用複製與作品自由、反對非法複製以營利;支持藝術自主的新商業模式、反對粗暴自私的干求自利。

雖說力辯如此,但難脫矛盾妥協之譏,加上邇來民調新低,氣勢一沮,益發不復去年豪猛了。

話說從頭,海盜黨發源瑞典,全球數十國同氣連枝,共舞以P字海盜旗飄動意象的黨旗,自許數位革命新世代之代言人。若論選舉,家族中戰績無出德國。

2011年9月18日踏進柏林邦議會,2012年再站穩3個邦,海盜黨引發政治板塊位移,讓30年前同樣初生之犢挑戰睥睨既有體制而大成的綠黨嚴陣以待,更讓本已下坡而行的自民黨落後難堪逼得黨魁出面叫陣。

最新調查分析則顯示,海盜黨的選民高學歷的確有似綠黨,但低收入、工作不穩定,平均小6歲,就迥異各黨。其中雖有脫自自民黨(如Schramm),但重疊不多,更多是左傾與不投票的人。

遙想當年,綠黨以環保主軸,乘歐洲新社會運動,風行草偃,成就佳話。如今,同樣的比例代表制、同樣轉型變化中的德國,成就得出下一個綠黨嗎?是否能提出更紮實的網路政策,由抗爭上升到論辯,形塑願景戰略,從而一以貫之,如言為數位社會與新生代發聲,樣樣都是嚴酷挑戰。說來,海盜自己,才是他們面臨的最大風浪。(德國馬堡菲利浦大學社會學博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