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可可豆遭搶 農民心血不保

立報/本報訊 2012.09.24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日暮時分,馬達加斯加西北部的一個偏遠農村裡,成群農民臉上滿是驚恐。他們齊聚在此,討論如何處理眼前危機:如何保護世上最甜美的作物免受日益眾多的武裝強盜搶奪。這群強盜利用西方世界對高級巧克力的無限熱愛而大發利市。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62歲的村長阿莫利(Amory)向與會大眾解釋這種高層次的犯罪。「我們才剛剛把新採收的可可豆收進大木箱裡,放在房子後頭,當我們起床後查看,成堆箱子都不見了,被偷走了。」他表示。「那些人帶著槍來,威脅農人。他們從森林裡來。我們也聽過,鄰近村莊也發生多起搶案,所有庫存全被洗劫一空。」價格飆漲引人覬覦馬達加斯加出產幾種世上品質最好的可可豆;歐美頂級巧克力師近來開始大量使用該產地可可豆。用來生產頂級巧克力的生可可豆,需求從未像現在這樣高。對可可豆這種「黑金」的瘋狂淘金潮,源自於越來越多人喜歡品味來自單一可可生產莊園的高檔巧克力。這種對高級巧克力的追求,在過去幾年來,也造成了特定幾種可可豆的價格飆升。交易者願意付高於一般市面可可豆均價10倍的價格,購買最佳的可可豆。近幾年,馬達加斯加特別是這股可可豆競逐潮的兵家必爭之地。對島上的可可豆農人來說,巧克力的需求增加,應該能夠為他們的生活帶來轉變,特別是在經歷貧窮之後,這股巧克力熱潮更是他們期盼翻身的契機。但他們的新生活卻受到在偏遠地區行動的武裝強盜影響,這群搶匪洗劫能夠生產這種巧克力的珍貴豆子。在某些村莊,搶匪搶走的貨物價值近1千美元,在這個世界數一數二的窮國中,這是一大筆財富。「我們在這裡受苦,我們的可可豆價值連城,但我們卻無法保護這些豆子。人們闖進我們的森林,奪走我們的豆子。」另一名農人佛羅倫(Floren)表示。「這裡根本沒有警察,這裡是化外之地。他們可以恣意而為,連留給我們一點養育孩子的零頭都不留。他們可能是窮人,但他們搶的是比他們更窮的人。」政府無能捍衛百姓在整座馬達加斯加島上,貧窮隨處可見。2009年,島上發生軍事政變,過渡總統拉喬利納(Andry Rajoelina)上任,國際對馬達加斯加施行經濟制裁,援助資金紛紛撤出,導致馬國貧窮狀況一蹶不振。糧食價格高漲,瘧疾等傳染性疾病肆虐,天然災害也頻頻發生。對阿莫利之類的農人,政治和經濟危機讓他們這群居住在偏遠地區的農人淪為武裝人士的俎上肉。根據《小型武器調查年鑑》(Small Arms Survey Yearbook),馬達加斯加有近1/3地區成為「紅區」,亦即政府管束力微弱,或是毫無管束力的地區,盜匪肆虐。在某些缺乏警力維安的地區,村民乾脆自行扮演執法者的角色。今年6月,在東南部阿諾西區(Anosy)伊阿姆玻哈佐村( Ilambohazo)附近,發生一連串盜匪與村民間的暴力衝突,起因為近9百頭牲口被盜。政府官員鮮少發表反對強盜行為的言論,但數名資深警官曾對警力無法保護辛苦工作的可可農一事感到憤怒。一名在職匿名警官表示:「我們資源貧乏,無法控制盜匪猖獗的偏遠地區。我們甚至沒有能夠保護這些農民的武器。」「我們沒有足夠的警力和交通設備以巡邏,因此罪犯流竄於森林中。」目前只有幾間國際公司在馬達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生產巧克力,Madecasse就是其中之一。該公司執行長費利(John Ferry)表示,可可豆需要好好保護,這已經成為能夠提供大量工作機會的興盛產業。「可可農並沒有受到應有的保護。當你了解到,1噸可可豆可以賣到近6千美元時,你會知道,沒有任何防護是多麼嚴重的一件事。」費利表示。「這麼多錢,足以改變人生,所以能夠誘惑人們進行武裝搶劫。當農人們受害,我們的生意也就受害;我們靠的是最新鮮、最高品質的豆子。」馬達加斯加對於該國最大宗,也最珍貴的出口商品香草,則已開始提供保護。全球大多數的香草均來自馬達加斯加,香草莢的運送受到重重限制。香草莢不能在夜間運輸。若是偷竊香草莢,會受到極重的處罰。「我們相信,可可豆也應該要獲得同樣的保護。」費利表示。許多較大型的公司會聘用自己的武裝安全警衛來保護可可豆庫存,但許多私人農民沒有太多選擇,只好把可可豆藏在家裡,有時甚至把豆子藏在孩子睡覺的床下。有許多農人開始考慮要自行買槍,才能保護剩餘的庫存。阿莫利便是其中之一。「我們必須要擁槍自重,不然這一切都無法停止,」他說,「可是我們是農人,我們不應該為了生存拿起武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