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國舞團輪番登場 「新舞風」捲起亞太新勢力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整理報導 2012.09.13 00:00
今年新舞風邀請的舞團來自鄰近的亞洲以及大洋洲,展現有別西方世界的舞蹈風格,表現形式多元且具獨特性,新舞臺希望藉由新的觀點與視角,帶給台灣觀眾新的視野與格局。 越南 艾索拉舞團《旱‧雨》 法籍越南裔編舞家艾索拉從法國回到越南,對家鄉歷史文化的追溯反省,這是一部歌頌歷史與文化記憶,反省衝突與帝國主義代價的作品。艾索拉帶另一群來自北越的老婦人,以及六位傳統音樂大師組成的樂團,重新演繹這部於1995年完成的作品。表演者時而作出緩慢、優雅如催眠般的動作,時而急切,貼近內心深處的反應,由親身經歷過戰爭的表演者演出,極具震撼力。 北京 陶身體劇場《四》《重之三部曲》 《四》《重之三部曲》從數字出發創作,透過身體的探索尋找更多未知的可能性。演出由三個不同形式卻風格相同的舞蹈組成,三個作品都是從一個小動作的元素開始發展,然後元素越來越大,演出者重複不同的動作,以身體作為純符號性創作素材的理念,對動作技術、身體質感以及舞臺關係進行了深入的探索與創新。 紐西蘭 MAU舞團《啣鏡之鳥》 編舞家Lemi Ponifasio是紐西蘭的薩摩亞酋長,作品風格強烈表達政治與人道關懷。《啣鏡之鳥》以仿鳥的靈動體態、末日寓言般的場景,表現人類與地球關係 。舞者彷彿在舞台上凌波微步,洗鍊又精確地做出如動物、鳥類般急促、敏捷的動作,搭配影像、聲音以及創意的燈光設計,所有的元素集結成一部美麗的寓言。 韓國 ED×2舞團《當代的FU》《留也留不住》 跆拳道出身的編舞家李仁秀以KUSO風格、淺顯直白的身體為特色見長,是韓國近年竄起的現代舞團代表。《當代的FU》以兩位舞者的互動探套現代人際之間的關係,混合現代舞、嘻哈、武術、雜技等,時而激烈時而幽默。《留也留不住》透過默劇般劇表現力的舞蹈動作,探討人在生活中的追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