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阪 捐精 分屍

英國法院終結俄羅斯寡頭戰爭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9.04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鮑里斯·別列佐夫斯基的官司輸了。上周五,倫敦最高法院法官伊麗莎白·格洛斯特駁回了他要求羅曼·阿布拉莫維奇賠償56億美元的訴訟。而這場曠日持久、花費昂貴的官司也將俄羅斯寡頭交易的內幕暴露在了大眾面前。

別列佐夫斯基VS阿布拉莫維奇

別列佐夫斯基的上訴包括三個方面:他要求阿布拉莫維奇償還侵占的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和俄羅斯鋁業公司的股份(分別為50億美元和5億美元),以及阿布拉莫維奇在俄羅斯公共電視台(現俄羅斯第一頻道)股份分割方面向原告施加壓力導致其被迫退出的情況(未提出索賠要求)。

格洛斯特在宣判中表示,別列佐夫斯基和阿布拉莫維奇都是成功的商人,法院的主要任務是裁決誰的証詞更為可信。她認為,別列佐夫斯基提交的証據是不可靠和相互矛盾的。作為原告,他未能証明和被告之間有分割資產的某種協議,因此別列佐夫斯基和帕塔爾卡齊什維利無權獲得阿布拉莫維奇的部分資產。格洛斯特還說,阿布拉莫維奇向二人支付的“保護費”並不是資產的收益。法官指出,前俄羅斯總統辦公廳主任亞歷山大·沃羅申的証詞可信,因此法院認為並不存在為分割俄羅斯公共電視台股份而向原告施加政治壓力的情況。

別列佐夫斯基和阿布拉莫維奇都是俄羅斯的寡頭。他們曾是商業伙伴,但在2000年普京就任總統後,兩人的關系破裂。在同普京的矛盾激化的情況下,別列佐夫斯基出售了他在俄羅斯的資產並流亡英國。2007年,別列佐夫斯基開始起訴阿布拉莫維奇,要求賠償因2001至2004年間低價出售其擁有的西伯利亞石油公司21.5%股份和俄羅斯鋁業公司12.5%股份導致的損失共計55億美元。倫敦高等法院于2010年3月31日同意審理此案,去年10月開始直接聽証。

別列佐夫斯基在証詞中稱,他曾是阿布拉莫維奇的商業伙伴。二人1995年口頭商定分割共有產業。他認為,管理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和俄鋁股份是出于對阿布拉莫維奇的信任,因為別列佐夫斯基當時從政,特別是負責葉利欽競選活動的媒體 宣傳活動。他說,阿布拉莫維奇違反協議,背叛了自己,利用了他同普京關系惡化的情況。由于阿布拉莫維奇施加壓力和進行威脅,別列佐夫斯基和帕塔爾卡齊什維利被迫以極低的價格出售了自己的股份。

但阿布拉莫維奇否認存在這樣的資產分割協議,以及威脅和施加壓力的事實。他只承認別列佐夫斯基在建立西伯利亞石油公司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強調,後者並未出資,僅僅是提供政治庇護(英國法院因此了解到了俄羅斯商界的保護費問題)。至于俄鋁,阿布拉莫維奇認為,帕塔爾卡齊什維利在收購股份的談判中起到了很大 的幫助作用並獲得了高額的手續費。盡管帕塔爾卡齊什維利是股份收購方之一(別列佐夫斯基表示他代表帕塔爾卡齊什維利的利益),但阿布拉莫維奇堅稱,只有他一個人為資產支付了資金,因此,別列佐夫斯基無權獲得2004年轉賣給傑里帕斯卡的股份。

有人歡喜有人憂

兩位俄羅斯寡頭的官司吸引了媒體和公眾巨大的興趣。除了55億美元訴訟的天價數字,媒體對官司所涉及的控辯雙方及其証人本身都很關注。除了別列佐夫斯基和阿布拉莫維奇,牽涉其中的還包括億萬富翁奧列格·傑里帕斯卡、前尤科斯高管列昂尼德·涅夫茲林和曾長期擔任總統辦公廳主任的亞歷山大·沃羅申等。正因如此,幾乎一邊倒的判決使當事者的反應分為截然相反的兩派。

在 法院宣判之後,別列佐夫斯基表示,他對法院的裁決表示“驚訝”和“氣惱”。他先是開玩笑說,會不會繼續上訴將取決于他是否對英國司法還抱有信心,之後又嚴肅的表示,將同律師討論這個問題。他還說,奪走他持有的俄羅斯公共電視台的股份是歷史事實,英國法院不能“重寫歷史”。別列佐夫斯基強調,他對阿布拉莫維奇的態度沒有改變,任然視其為“騙子”。

阿布拉莫維奇的資產管理公司米爾豪斯公司(Millhouse) 新聞處表示,阿布拉莫維奇始終認為別列佐夫斯基的索賠是毫無理由的,而英國法院証實了這一點。發言人表示,阿布拉莫維奇對英國最高法院的裁決表示滿意。“我們注意到,案子同俄羅斯的實際情況有關,應該在俄羅斯審理。不過,阿布拉莫維奇先生始終尊重英國司法體系並相信其審判。我們一開始就確信,別列佐夫斯基的控告是沒有理由的,法院現在証實了這一點。”

而傑里帕斯卡則表示,對英國法院的決定表示歡迎。這是由于以色列公民米哈伊爾·切爾內伊對其提出了同樣的索賠要求。傑里帕斯卡的發言人表示:“這是重要的裁決,為切爾內伊對傑里帕斯卡提出的索賠不成立提供了根據。”

而同別列佐夫斯基有嚴重矛盾的總統普京之前曾表示,這個案子最好是在俄羅斯審理。在英國法院宣判後,普京的新聞秘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我們對法庭的判決表示尊重。當誹謗被識破,總是很令人開心。”佩斯科夫指出,俄羅斯有意最大限度的改善投資環境。他說:“俄羅斯的投資環境通常比一些咨詢公司說的更好。外國公司成功獲利就是力証。”

不過,從別列佐夫斯基和阿布拉莫維奇一案中暴露出來的,是俄羅斯的投資環境曾經有多麼惡劣。

權錢交易和“保護費”

實際上,這宗訴訟的關鍵在于是否承認別列佐夫斯基有權持有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和俄羅斯鋁業公司的股份。這些公司是在葉利欽政權後期成立的,同葉利欽家族有良好私人關系的別列佐夫斯基游說成立了這些公司,並通過臭名昭著的“抵押拍賣”將這些資產轉給了他當時的商業伙伴阿布拉莫維奇。

“沒有接近當局的路子,就不要經商。”阿布拉莫維奇的律師在案件審理中這樣表示。對于別列佐夫斯基而言,政權本身就是大量財富的來源。阿布拉莫維奇承認,由別列佐夫斯基和帕塔爾卡齊什維利負責游說當局成立西伯利亞石油公司並進行私有化。阿布拉莫維奇為此支付保護費以換取政治庇護。他說,有了別列佐夫斯基,一切問題都能解決,“因此我們向他付錢”。

阿布拉莫維奇表示,1996年向別列佐夫斯基支付了8000萬美元,1997年和1998年各5000萬美元。最後一筆是2001年的13億美元。阿布拉莫維奇的律師稱,為此總共支付了20億美元,他承認這些交易是“腐敗行為”。

但是,別列佐夫斯基認為,他獲得的"保護費"是他因公司股份所得到的紅利收入。因此他有權獲得這部分股份。

英國法院承認,保護費同西伯利亞石油公司的利潤有關系,公司掙得越多,他們希望得到的費用就越高。但這並不意味是通過股份獲得的收益。英國法院在判決中証實了俄羅斯商業中權力尋租的"保護費"的存在,而且,數額巨大得令人驚訝。

盡 管佩斯科夫對英國法院的判決表示了尊重,並稱俄羅斯在盡最大努力改善投資環境,但顯然,這個判決對于俄羅斯商界是有影響的--全世界都知道在俄羅斯需要支付數十億美元的保護費來需求政治庇護,而官員的腐敗有多麼嚴重。這對于當局的威信和外國投資者的信心無疑是嚴重的打擊,而改善這種影響無疑是俄羅斯的當務之急。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