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薛永東教授  師古不泥古 治病先治心 

大成報/ 2012.08.31 00:00

【大陸巡迴特派記者/王世銘】

薛教授生於1949年,先祖為清代濕熱病學家薛雪,太祖為清宮御醫薛寶田,其父為京城四大名醫汪逢春弟子。 薛氏先祖薛雪為清初江蘇名醫,有《醫經原旨》,《濕熱論》《掃葉莊醫案》,《溫瘧論》傳世。乾隆年間,薛氏名醫薛梅苑以八十歲高齡馳赴易州,為乾隆皇帝之十額附治病。光緒年間薛氏名醫受江蘇知府舉薦赴京為慈禧太后治病。因為療效甚佳,封為太醫,留在戶部。清宮《御醫載錄》記載了他受到的“禮遇之榮,宴賜之寵”,“天下名醫少有之也”,有《症治管窺》、《北行日記》、《醫學心悟》等醫書傳世。其父薛世昌,為北京世紀壇醫院其前身北京鐵路總醫院的著名中醫專家,幼年時曾跟隨京城四大名醫汪逢春先生學習,也曾在當時的阜成門外阜英堂掛牌出診。作為醫學世家,到了薛教授這一輩就是御醫五代傳人了。薛教授先畢業於首都醫科大學,後入北京中醫藥大學深造,70年代跟隨京城皮科醫聖趙炳南先生學習,後調入中國中醫研究院,並拜曾給周總理作保健醫的嶽美中傳人為師,80年代受衛生部派遣赴非洲、西亞為當地人民治病。2002年被中國科學院授予"中華英模獎"證書,曾多次受到朱鎔基總理和彭珮雲副委員長的親切接見,被北京中醫藥學院聘為客座教授。

  

他在實踐中注重師古而不泥古,創新而不離譜,形成自己獨特的醫療方法和經驗,重辨症酌方,推崇“養氣法”,“行氣通下法”,“活血化瘀法”等,常用益氣化瘀法治中風後遺症、慢肝、乙肝、乳腺增生、月經病等有獨到的見解,對各種病毒、細菌性、炎性高熱、婦兒科疑難雜症的治療有著厚實的經驗。他還出版專著《黃帝內經.五臟六腑養生法》《中醫治療糖尿病》《皮膚病的中醫療法》《黃帝內經女七男八節律養生法》。他注重健脾補腎,雖年逾花甲,卻滿頭黑髮,不顯衰老。他說人之病,病疾多;醫之病,病道少;具體地來說,醫生的病就是對醫術的掌握還欠火候,為人治病得須精湛的醫學技術,否則以何為人治病。他說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醫生,沒有濟世良方。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對醫術的研究,一有空就潛心學習。漢朝張仲景的《傷寒論》共有397法,113方,他瞭若指掌。他喜歡讀宋、明、清時期的醫學作品,這幾個朝代是中醫的旺盛時期,江浙一帶的名醫多,他就選擇在古人的遺卷中充分吸收營養。

  

他推崇治病先治心,有的病人,可以不用藥,或者用很少的藥就能治好他的病,因為很多人的病根就在他的心裏。俗話說,人參殺人無過,大黃救命無功。薛教授認為醫要通藥,否則就不能算一個真正的醫生。現在好多醫生是讓藥牽著鼻子跑,鋪天蓋地的藥品廣告,五花八門的這藥那藥左右著醫生。是藥必毒,治病一定得對症下藥,否則治不好病,反而加重了病情。商品經濟的時代,好多醫生考慮的是怎樣賺,動不動就開一此些對病沒有療效的補藥,亂吃補藥也容易加重病情。薛教授對藥有著一套相當深的理論,用藥的學問是很大的,它還根據個體的差別,天時氣候的變化,地理環境的不同,個人奢好的差異等等,而考慮用藥的份量和藥引的選擇。一個醫生要非常熟悉藥,要通藥,有醫無藥,醫不靈;有藥無醫,藥無方,就是這個道理。

   

薛教授為病人治病,從來不多收錢,他說:“治病的原則是儘量為病人省錢,如今賺幾個錢不容易,不能亂花病人的錢。”薛教授的話非常樸實,但可以一窺其懸壺濟世、體恤病患的崇高情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