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低薪

為美國而教大頭症 背離初衷(上)

立報/李威撰 2012.08.29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據《路透》報導,溫蒂‧柯伯(Wendy Kopp)從普林斯頓大學一畢業,就在1989年創立非營利教育機構「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以下簡稱TFA),她夢想招募5百名菁英大學畢業生,深入全國各地,提供教學給那些亟需教育的學童。但一名大學顧問卻告訴她,「親愛的柯伯小姐,妳顯然是瘋了」。努力不懈的柯伯,預計今年秋天從紐約派出破紀錄的1萬名教師,進軍加州的學校教室。儘管政府大砍教育預算,非營利的TFA仍號稱擁有3億美元資產,且每年募得大筆捐款。教育部長鄧肯(Arne Duncan)讚揚,TFA「讓教學又變得更棒了」。兩黨構思教育改革時,TFA亦成為最具影響力的請益對象。但TFA的批評者指出(有部分是來自TFA的成員),TFA提出的政策反而會威脅到那些原本他們想救援的學校。他們也表示,TFA無止盡的擴張,也違背了創立的初衷。景氣低迷卻財力雄厚TFA的成立初衷,是為了提供教學服務給那些太窮或無法運作的公立學校,因為這些學校無法吸引到優良師資。但現在,他們有1/3的教師卻是送往私立特許學校,而這些學校當中,許多學校的成績表現亮眼、辦學資金充裕且捐獻豐厚。TFA也將他們的新手(通常只有15到20個小時的教學經驗)送到一些學區,而這些學區最近才解聘了一堆有教學經驗的老師。與此同時,TFA不再張揚自己有近半的教師,能讓學童獲得良好的學業表現,導致外界不禁懷疑,教學效能的問題是否仍未解決。曾待過多所學校、在TFA有13年服務經驗的羅佑(Camika Royal)表示,她曾經相信TFA的目標是強化那些辦學不佳的學校,現在她卻擔憂,TFA的努力反而會加強公立教育衰敗不堪的觀感,以及只有菁英才能拯救美國小孩的想法,「我無法再忍受這種妄尊自大了。」羅佑表示。TFA剛起步的前幾年,屢次因為財務問題而無法經營下去。後來,得到一些企業及基金會的補助,其中最大的資助者就是繼承沃爾瑪財力的華爾頓(Walton)家族。非營利機構享有免稅優惠,根據TFA呈報給聯邦政府的資料,過去3年每年的營運盈餘分別是3,500萬、1億1,400萬及3,700萬美元。柯伯的年收入是37.5萬美元,底下聘任1,800名員工。為了能讓更多低收入或弱勢族群加入團隊,TFA不再堅持畢業生要來自名校。應徵TFA的畢業生眾多,申請者的錄取率只有10%。在2年的教學期當中,新手領取的是標準起薪,而起薪多寡是按各個學區的規定。為減少開銷成本,TFA要求聘用TFA教師的各個學區,每年每人需支付一筆協定費,費用大概介於2千至5千美元。在同意派任教師到該學區之前,TFA通常還會得到當地企業、慈善家及州政府所提供的各種額外補助。以密西西比為例來說,TFA提出派送7百名教師至窮困三角州地帶任教的計畫。但TFA表示,需要該州支援1,200萬美元,地方學區則是每位老師補助3千美元,結果該州立法部門今年只能撥出6百萬美元,所以只夠聘請370位老師。儘管如此,當地TFA的主任紐恩伯格(Ron Nurnberg)仍表示,因為該州目前到處砍預算,所以不失為是一種勝利。少數幾州因為財政壓力,於在最近決定減少補助給TFA的資金。但納稅人給FTA的資助,在2009至2010年的財政年度仍多達6,400萬美元,約占TFA收益的1/3。教師工會與社區領袖認為,公帑應該花在刀口上。但曾在TFA服務的懷特(John White)表示:「教育是不可多得的好投資。」懷特目前是路易斯安納州的教育局局長。績效數據有爭議TFA希望,3年內有1萬5千人能投入到教育現場,造福93萬名學子。為贊助這項計畫,歐巴馬政府2010年給予TFA一筆為期5年總值達5千萬美元的聯邦補助。為爭取這筆補助,TFA先前提供的內部資料顯示,第一年任教及第二年任教的老師當中,分別有41%及53%的教師能夠在1年之內改善學童的成績表現。但曾在TFA擔任研究主任的哈汀(Heather Harding)告訴《路透》,這些統計數據是不牢靠的。TFA招募的教師,其教學對象只有15%接受全州的標準化測驗,而大多數教師的教學評量,都是TFA為自己量身打造的評估方式。因此哈汀表示,這代表TFA所宣稱的教學效能,其實是建立在不嚴謹的統計資料上。TFA引用2004年由數學政策研究公司(Mathematica Policy Research Inc)所做的研究,17所表現不佳的小學裡,近2千名學童被隨機指派給TFA的教師(包含新手在內)。結果發現,學生在TFA教師任教的課堂裡,數學成績比其他同儕優秀,相當於多學習1個月的成績,儘管在全國的表現上仍是倒數第5。另外,TFA的教師沒有增進學生的閱讀能力。有些研究則顯示,TFA的教師反而會降低年輕學生的閱讀分數。哈汀表示,TFA已經改善對師資的訓練,這些師資會教導閱讀,因為這是「問題點」。去年在田納西州進行的一份研究顯示,要核實TFA的有效性相當困難。TFA的新手被指派去教孟菲斯市9至13歲的孩童,發現在提高各科考試分數上,新教師在提高各科成績的表現上,甚至比有經驗的教師更有效能。但對於教導年紀較大的學生,TFA的效能沒有比較好。在田納西州納的希維爾(Nashville),TFA的教師讓高中學生的代數成績變好,但對於中學學生的數學及閱讀則沒有影響。TFA表示,該組織成功的最佳指標,就是他們每年對校長所進行的調查。報告顯示,他們的團隊深獲信賴,有9成新教師被認為表現不輸給有經驗的教師,且超過5成校長認為TFA的老師表現較好。傳統教師訓練,要求數百小時的教學經驗。TFA的新成員,則要求暑期學校每天上一堂課,為期僅4週。新成員另外要花數小時在工作坊及指導課程,學習課堂設計及班級管理等技巧。經過5週訓練的22歲米亞蕭(Mia Shaw),剛從史丹佛大學的研究所畢業,她的學生輕易地通過代數練習題。TFA的指導教師誇讚她跟學生之間的關係,卻苦惱於她沒有幫學生準備像州考試一樣難度的考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的薩林納斯(Juan Salinas)積極參與教學工作,再課堂上跟學生討論如何加強寫作能力時,沒有學生想要理他,「給一塊錢?」最後他誘之以利,才有幾名學生舉手。TFA的報告指出,約9申請者完成2年的教學,但沒有翔實的統計資料能說明,2年過後還有多少人留下來從事教職。由於訓練不足,加上人員流動頻率快,有些家長及政治人物試圖阻擋TFA進入他們的學區,儘管這一努力通常不會成功。芝加哥的社區行動人士布朗(Jitu Brown)表示:「他們得到教學兩年的榮譽徽章,然後拍拍屁股就走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