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共誌:樂評--河豚子《你不是人》專輯及台灣DIY樂團浪潮

立報/共誌 2012.08.29 00:00
地球適應不良症──評河豚子《你不是人》專輯及台灣DIY樂團浪潮撰稿/簡妙如躁密的吉他帶出振奮的鼓點,貝斯撩撥似地招起手…,頭髮在迎向夏天的南風裡揚起,眼前從水泥都市瞬間轉成有繽紛色彩的動物森林。河豚子,來自高雄的三人女子樂團,在玩獨立搖滾多年後,從前身樂團橘娃娃改組,2012年3月正式推出第一張專輯《你不是人》。拿到她們DIY製作的專輯後,就愈發感受到這股清爽魅力。沒有文藝夢幻,不賣弄性感可愛,也不費力挑釁,三件式樂器的簡單組合,但又衝出少女系毫無道理的力量。啊,我們不是人,你也不是人的話,那就進來聽聽這個動物搖滾寓言吧!年輕人的地球適應不良症作為專輯概念,《你不是人》不是高雄在地政治歷史中的抹黑用語,反而是一首首拿動物發想的奇趣搖滾。結合瞪鞋派音牆、噪音、電子及夢幻流行(dream pop),河豚子沒有交出刻意模仿或突顯女性魅力的音樂作品,反而就是有點迷糊傻氣、有點個性、但又有點不知怎麼定位的自然派可愛。〈陳振昌,你是隻猴子〉、〈劍龍〉、〈水鴛鴦〉、〈少女黑貓〉、〈dogville〉、〈走吧!我們一起看帕芬鳥〉…奇異的各色動物或擬動物化主題,河豚子沒把專輯作成童言童語的動物繪本,反而比較像用搞怪日本漫畫的嘲諷姿態,說出當前25歲上下年輕人的共同隱疾──「地球適應不良症」。對世界的煩擾憂慮,都以跨紀元的原始世界呈現,主角們褪去人的外衣回歸為動物,配上河豚子急躁坦率的節奏、悅耳的音樂及少女歌喉,一上台就把人的世界踢翻過來。第一首就很有重量又有鮮明旋律的〈陳振昌,你是隻猴子〉,搞笑的拿英文及台語來押韻:「Hey chung, you are a monkey, 你總是喝到茫去….」。monkey和「茫去」,說的是樂團多年好友陳振昌(也是專輯排版者)常幹的事與心事:「你的心中藏著許多秘密,關在家裡喝一整天的威士忌,可是又有誰會真的稀罕你…?」已經夠慘了,好友如此安慰:「不要再耍悲傷的猴戲…快點回到愛你的人身邊去,…忘記那些雜碎的面貌」。末段編曲慢慢地像喝醉酒般漲滿,少女聲主唱突然清脆地喊了兩聲,再以破音結束,很是回甘暢快!主打歌等級、記憶度高的〈劍龍〉,則是動物系世界觀與生存哲學的表白。主角化身腦袋小小卻有尖尖尾巴的劍龍:「除了每天吃吃草,曬曬太陽,生活就只剩下練習防禦」。為什麼要這樣呢?「我的時代還沒有最兇的暴龍,…總有天被吃掉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面對險惡只能自保,劍龍的願望顯得痴傻:「如果我被吃掉希望你也會想念我,世界毀滅的時候我也已經擁有太多,請別忘記這原始可愛殘酷的世界」。日式的末日想像,成為本地搖滾青年總在思索又用來回應現實的恆常寓言。另一首以鼓手Orca為名的〈ORCA! ORCA!〉,用電玩式電子琴聲的熱鬧前奏帶出,但卻是在說「不想去無聊聚會」的避世心理。用一種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腹語:這些人不知道我可能會有重大發現嗎?「蟲洞在海裡」。把物理學的「蟲洞理論」當成一個時空穿梭的隱喻,從這個洞避開無聊世界,再從另一個宇宙隧道的洞出來。如果真有這種洞,不是很完美嗎?少女黑貓,茫茫去…透過擬動物化的奇想與偽裝,年輕人的地球不適應症,一一吐露對現實世界及人際關係開始露出吃人樣貌的厭倦。而仍很懷春的情感,還有無可確認的未來卻仍在與夢拉扯…。有時在侏羅紀,有時到原野叢林,有時又沈入深海,一點也世故不起來的厚重搖滾又與青澀甜美的歌唱並置,《你不是人》很快讓人進入夢遊異境般的狀態。另一首像混著毛絨絨噪音從海裡一躍而來的〈少女黑貓〉,也很神秘引人。少女黑貓是誰呢?「我還不夠認識她,是少女還是黑貓,聲音充滿酸麻痛楚,我還感覺徬徨」。滿滿的音牆,鋪陳著謎一般的「她」。內頁還真畫上了一個眼泛黃光的女孩,奇異地吐出黑色毛球。原來,「黑貓」是河豚子新購入的一款「有著少女音色的效果器」,也是主唱好不容易養了的一隻貓。稚音少女與神秘黑貓的連結,就像三個女生還在馳騁搖滾聲響的摸索,瞪鞋搖滾由緩而漸飽滿的基本形式,渾然就像拱起身來的黑貓,讓河豚子在已很熱鬧的台灣獨立搖滾場景中一躍而出。主唱wama負責所有的詞曲創作及吉他,源源不絕的浮躁及優美旋律音色,帶出絕大部分的甜美及濃烈。貝斯手柚子的彈奏,很則出色地彈出像是能聽人傾訴的好友,總是頻頻點頭、認真應答,〈一個人的日子〉就很經典。外型很有個性又有點迷濛的鼓手子芳(Orca),則是洋溢著青春無懼的準確力道,把河豚子的厚重感打出氣勢,但又很有色彩。整張專輯封面及內頁,都由主唱DIY繪製。多彩鮮艷的飽滿配色,有亞熱帶風情的灌木叢加上海草,再一隻隻畫進劍龍、鴛鴦、黑貓、比較像鯨魚的海豚,還有紅嘴黃下巴的帕芬鳥…。封面更逗趣,兩隻拿著酒瓶的酗酒猴子,像好友般眼神呆滯地坐靠在一起。一個戴眼鏡、一個沒有,但那表情…。原來,喝醉的人「茫茫去」的模樣就跟猴子沒兩樣。河豚子的團名據說來自日本的《搞笑漫畫日和》,無怪乎畫風及言語都很日系。這大概也是台灣樂團特有的一種在地風格,讓源自英美的獨立搖滾樂風,混搭出有點日系幼齡化、但又搞怪奇趣的在地風格。鑽石一般的台灣DIY玩團世代介紹河豚子,並不是因為她們太突出,而是為了記下當前台灣玩團世代另一個豐收時刻。經過了十多年的摸索,愈來愈多的樂團能完全DIY地作出好作品。不靠補助、不靠廠牌,只有十五萬上下的預算,在朋友的錄音室,甚至自己的臥房,錄製出一張張像鑽石一般令人激賞的專輯。一種很有禮貌的、拒絕這個世界,自己幹自己的龐克實踐。近兩、三年在河豚子之前,就已經有透明雜誌的《我們的靈魂樂》、Skip Skip Ben Ben的《No-Fi, No-Fiction》、傷心欲絕的《我愛您》…等等,全是自己創作、編曲、錄音,自己發行、規劃巡演宣傳,音樂的原創性及美學也都很完整的代表作品。樂團們也有許多友好團的相互合作,拍謝少年(Sorry Youth)的主唱維尼幫河豚子配唱了好幾首合音,兩團幾乎差不多時間出新專輯,結合起來一起巡迴打拚,展現音樂社群相互扶持的青春熱血。即使還稱不上是矌世鉅作,或多麼有深度,但比起那些愈來愈華麗的樂團、愈來愈讓人生膩的K歌流行曲,愈來愈制式的音樂節還有MV演出內容…,這些台灣DIY樂團的後龐克音樂,實在耐聽與好聽太多。在前輩們開始玩起對自己加冕的遊戲,我們沒有失望的理由,只有在愈認識世界後,對可以珍惜的事物愈來愈雀躍。只要閉上眼睛用心聽,我們應該會一直聽到,這些在不同角落、魔幻的叢林裡用心創作,正在發出彩色光芒、鑽石一般的搖滾呼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