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家談

自由時報/ 2012.08.28 00:00
弱勢勞工 逼上絕路

洪崇晏(21歲,台大哲學系學生):

我參加過台北文林苑的抗爭,關注華隆罷工已有一段時間,曾三度和弱勢勞工一起夜宿台北火車站、凱道和前天守夜,我經常納悶這是怎麼樣的政府和資方?竟把勞工逼到絕路,更不明白為何警察每次都要站在人民的對面?

勞工受苦 政府何在

劉金田(60歲,華隆員工):

我日前參加五十人北上凱道抗爭,勞工的毅力讓人感動流淚,我負責出車支援,四天三夜開了五百公里;之前北上翁大銘家,腳還差點被警用盾牌壓斷而被送急診,抗爭這麼久,深深感慨「勞工受苦,政府何在?」

勞方團結 對抗威脅

溫美滿(55歲,華隆員工):

我在華隆待了十九年,以前值夜班品管,一人顧上百台機器,便當經常蒸了又涼、沒時間吃,原以為再一年就可領退休金,如今美夢已碎;官方都站在資方那邊,威脅「不接受就不理你」,勞方只有團結撐下去。

(圖文:記者何宗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