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法治與道德

自由時報/ 2012.08.21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決定對吳敦義與劉憶如提起告訴,以釐清大選期間宇昌案是否涉及行政濫權的真相,這個行動,是法治國家尋求公正的常規與程序,法治未必提供公正,但是法庭的決定是維護個人權益的最後防線,因此這個社會跨越顏色沒有理由對此表示反對。

國民黨昨天由秘書長林中森對此提出針砭,論據的理由竟是訴諸「道德」與「政治」,這種反法治的墮落,企圖以泛道德與泛政治凌駕於法治之上,正是對依法而治體系建構的反動,台灣要提升邁入先進價值之林,必須唾棄政客此等根植於專制殘餘的反文明、反進化的誤導。

何謂道德?誰來界定正當與否的標準?王權時代,由權力者說了算,於是教會可以燒死女巫,近代法西斯,出現了血統清洗的政治「正確」。一個學法的總統,居然放任黨的幕僚長散播偽道德之謬論,無怪乎台灣公民對司法的信賴持續破底,司法為政治服務的陰影始終難以雲開月見。

國民黨捨法治、倡道德,讓人想起「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宋明理學教化,結果不但國勢貧弱,還惹出黨爭,形成黨禍。宋儒明儒只是過度矯情,基本上固守三綱五常,而國民黨,有幾個人真懂修身義理?猶記一名在薇閣留下「韻事」的藍委最近在宇昌案上大放厥詞的不慚,真是抱著道德反道德的最佳寫照。至於一度幫林益世辯護的律師,稱此提告是轉移焦點、浪費司法資源,其對自我的徹底顛覆,就更不值得一哂了。

大選前夕由執政者以公權力訓令行政部門援引內部公文對競爭者進行片面攻訐的做法,這在西方國家,與尼克森的水門案有何二致?宇昌案給台灣民主造成的重大傷害,台灣社會不但必須反省,更有必要經此建立不可再犯的制度,檢調體系都是行政附庸,是否適合在大選期間針對敏感案件發動搜索,予人瓜田李下、配合辦案疑慮,毀壞皇后貞操?立法院有必要進行討論,以還台灣民主、法治得以成長的空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