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大陸台商掀倒閉潮五年內消失一半?《商業周刊》披露台商大未來

中時電子報/中時電子報 綜合報導 2012.07.19 00:00
「(台商)賣廠,以前一年作五個(案子)、八個就不錯了,我現在一個月可以賣十到十五個,所以我自己也賣得心驚膽跳的,特別今年農曆年之後,瘋了!快倒了!快完蛋了!這很清楚啊!環境變了,不行了。」 富蘭德林事業群總經理劉芳榮,承攬上千家大上海地區台商的會計、法律相關事務,今年業務大起飛,卻是因為台商的大退潮啟動;「接手的百分百都是大陸企業」,即使是還存活的台商,「如果毛利率在八%已內,都是極度危險的,因為他還有很多隱性成本沒算進去。」 繼「世界反過來,美國製造in」專題報導後,最新一期《商業周刊》歷時九個月,採訪六十餘人次,涵蓋中國十二個地區,見證此地台商製造業正在迅速凋零。翻倍跳增的工資、競爭加劇的大環境、出口優惠的減少、甚至是中國同業取代等等,讓今年成了中國台商的倒閉元年。 「這一波剛剛開始倒而已。明年會加速倒,一定會超過今年,最高峰應該會在二0一四、二0一五年,因為有些台商它現在還在撐,你知道嗎?拿過去賺的錢,它還能撐啊!」 在昆山,平均一位工人的用人成本,在過去十八年裡,增加了八.七倍,但很多產品,尤其是電子業,卻是加量不加價;增加的成本找誰要? 賣機殼比不上賣雞排,這是典型的例子。全球第二大筆記型電腦塑膠機殼廠--奐鑫,在最近的四年裡,竟然出現三年虧損。奐鑫副董事長徐鉦鑑去年與台灣雞排品牌「超級雞車」合作,進軍中國,今年就能回收投資,區區五十餘家雞排店,比三千萬台筆電機殼還賺。 然而,到底是誰扼殺了台商? 原因一:產業升級,騰籠換鳥 沒有競爭力的產業,沒有競爭力的台商,就是中國政府想要換掉的那隻「鳥」,騰空籠子讓其他鳥進來。 深圳的一家聖誕燈飾台商,是本次採訪過程中,最心酸的案例。總經理在今年二月接獲一紙公文,要求該廠所在的工業區裡,十餘家企業必須在四月底前搬遷,餘下的廠房,將轉而引進軟體產業。但絲毫沒有提到搬遷補償,也沒有協助尋找新廠的計畫,未來只有微薄的租金收入。 這家台商仍在與政府積極斡旋,然而,當我們循線找到總經理時,他非常緊張,「你想問甚麼?我這電話有監聽,我來這裡這麼久了,你知道,台商都有被監聽。」他劈頭就緊張地說,「這邊政府如果沒有配合,他….」電話中掩不住氣憤,來了十多年,「哪有說要搬就搬的?」「你看,政府這樣做,就是要消滅這個產業啊!」 原因二:都市化,拆掉工廠發展商場 很多台商到中國投資的時間早,現在的工廠已經從當年的農田,搖身一變為住宅區或商業區,「星級酒店已經蓋到工廠門口了,當年只是地方小港的沙頭角,已經變成國際級港口。」一位電子業零組件老闆告訴我們,「那是一場寧靜革命,自然而然的改變,」他已經在2008年賣廠退出。 也有政府介入,加速都市化的。素有「小台灣」之稱的昆山,正進行著一場大規模搬家活動。雖然獲得動遷費的補償,但對台光電這類印刷電路板廠而言,搬廠耗時費工,工廠內的管線從天花板埋到地底下,搬一次廠,傷筋動骨之外,新廠還得經過客戶重新驗證,少不得影響業務接單。 台福是台商在福州投資的第一家公司,也是準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接任福州書記後,第一個參觀的台商工廠。當年的習近平才三十七歲,但就在他準備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時,這家工廠卻要面對因「都市化」而被迫拆遷的命運。 原因三:環保意識抬頭 楠梓電在昆山的轉投資滬士電子,今年擇定在湖北武漢附近的黃石設廠,原本年中就要破土動工的蓋廠計劃,卻被迫延遲,「今年第四季能動,就不錯了!」滬士電發言人李明貴說。 黃石政府為了招商,特別為印刷電路板廠設立了一個專區,但急著搶業績,沒先作科學環評、與居民溝通,等到一張張的投資合約簽下後,要動工了,附近的養殖漁業卻開始抗爭了。 原因四:中國製造業崛起,取代台商 今年三月,連接器廠宣德公告以廠作價,與來自深圳的立訊合資成立新公司,營運由立訊主導。立訊董事長王春來是富士康在中國的第一批工廠作業員,她創設的立訊在深圳證交所掛牌,身價數十億元。宣德董事長江長霖直言,現在的標的客戶是聯想、中興、華為,要打進這些中國公司,「陸資才有機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