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唯女人與金錢難抗拒也

新頭殼newtalk/陳忠義 2012.07.06 00:00
套用「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論語 陽貨篇)這句話,對我是「唯女人與金錢難拒也」。 這幾天執政黨高官涉貪、已婚的企業人士在外與不同女人生下子女,這些「財色」新聞灌爆所有媒體,既刺激也挑逗讀者內心底層貪婪的慾望,真人實境秀比連續劇更精彩、更勾起人性與生俱來的本質。 打從進入社會,我就不想從事公職,天生反骨的我,絕對吃不了要看長官臉色活在僚氣十足的體制討生活;最重要的,從年輕至今,我知道自己是可以被金錢收買,而且性愛美色,逃不過美人關。與友人吃飯喝酒抽雪茄聊天,談到金錢與女人時,我一定表明自己「唯女人與金錢難拒也」。因此,選擇「自由業」,雖說活得很辛苦,但活的自在。在我編中文版Playboy四年多(1990-1994)的時光,雖然Work Hard未必Play Hard,但為讀者挑裸體圖片,看女體是我的工作,不必遮掩我的興趣、慾念或觀點,人生有趣多了。 不久前讀到The Economist(經濟學人)一篇有關世界最大奢侈品集團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LVMH) 的報導,稱LVMH為The empire of desire(慾望帝國),這真是好標題。對奢侈品的狂愛與炫要奢侈品是絕大多數奢侈品擁有者Desire的表現。我貪財與好色,是我人性的Desire。但對金錢或女色的Desire成為Addicted(癮頭),沉溺於中,那就十分危險,不只男人會上癮,女人也會的,「慾望帝國」就是靠女人的慾望與男人的金錢建立的,其中性與美色才是最大的推手。 孔子早就說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論語 子罕篇)。我一向認為「男人愛美色,女人愛金錢」才是千古不變的道理,是人性的「慾望鏈」;若再與權力相結合,就是我們今日處處可見的「慾望街車」,誰不想至少也搭一段順風車,道德向來是有錢有勢者的裝飾品,而從來就不是必需品。 高官與企業負責人,或集權力與金錢一身的人,是最容易「慾望上癮」。這些人他(也會是「她」)是權力的飢渴者,成為自大狂,獲取金錢或得到女色成為最「實際」的滿足,就如同一般人,餓了就要吃飯;而這些他所擄獲的女人,或在權勢者週圍被使喚者,久而久之也自以為或成為權力的擁有者。從男女關係的發展與演化,我常「鼓勵」女人善用她的美色,再加上一些小手法(或智慧)分享男人的金錢與權力,女人向來是分享與享受男性的利益;男人費盡心思使出各種手段追求財與勢,就是希望跟他喜歡的女人(们)上床,女人有甚麼理由說不。 之前我曾為文說男人擁有女人的夢想與野心,就像貓看到鳥很自然就想去抓它。從小貓到老貓,它愛捉弄、捕抓、追逐的天性從沒改變過。男人對女人的喜愛與追求,手段方式或許因年齡而異,但本性或本質也不會太大多差異。現在我也認為男人都是狗,我們被訓練的很有「家教」,但當我們到公園看到小母狗就跟著牠的後面不斷嗅聞牠的味道。 誰叫我是男人?不貪財好色才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