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南述記》原來如此

自由時報/ 2012.07.04 00:00
原來清廉只是包裝紙,物品買回去之後,即使內容物腐敗與清廉無關,也不得退貨。

貪污本來就是結構問題,若結構不變,制度不建全,只想一人稱英雄肅貪,根本是虛名、虛功。政府的廉政署比不上媒體,政府的防弊功能幾乎凍結,任憑「朕即天下」的想像無限擴大。

民主制度是演進的制度,有一些人因為接連的貪瀆案件,導致對民主的失望,或者變為民主過於極端反惹爭議。其實,民主是一步步的結構,台灣常常都是學了國外的制度結構,卻只做了半套,另外半套全依賴「人治」,搞得政治人物,選舉欠人人情就得喬事情,成了莫非定律。

如果政府不是「虛應故事」,只在選舉時高舉反貪大旗,在上一任四年內,早就能解決部分結構的問題。但政府的無能如「萬馬奔騰」,呼嘯之後,只留下煙霧塵囂,敗破的反貪旗幟就踩在自家人的腳下。

民進黨涉貪時,人人喊打,扁家遭到無情的討伐。反之,國民黨政治明星涉貪時,還有媒體人掩飾其行說林益世會被錄音就是因為「涉世不深」,不懂得如何處理這種事,言論著實令人笑話。

原來清廉只是政治人物用完即丟的衛生紙,如同科技名人口中「太太是唯一,私生子只有三人」,這種詭辯,聽在百姓耳中,還真是官大學問大,如雷貫耳呀。(趙卿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