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觀察筆記》屈原水

自由時報/ 2012.06.24 00:00
屈原的委屈透過陣陣雨在千百年後的河面上寫出來了。

每一艘龍舟的快速前行彷彿亟欲擺脫水的夢魘,或一展壓制操控水的風采。

那個詩人兼失意從政者的寂寥心境,每一年端午洩漏在龍舟航行軌跡裡,那單純的就是競賽嗎?

投身汨羅江跟洪水中的波臣,兩者在實際行為上有天差地別。前者的歷史地位、文學力量,都是後世所有投水自盡者不可望其項背。

江水,從屈原身後成名。水,自此與政治連結。

自此越發受到重視,歷代做官的,只要能治河,可以確定在人民的眼裡就是好官、能臣。

台灣千億多元的治水經費下,表現如何?

竟然以防水閘門、高腳屋的面目粉墨登場。

這是哪一門子的治水?甚至功夫已經變成用說的囉,這兩樣叫做治水?

搖頭嘆息之外,縱屈原復生,瞧見政治是這種玩法,特別是掌大權者的決策思維粗糙簡略,洪水之治,豈可寄望?愛國詩人不會再投江?

划龍舟划出團隊合作,是駕馭水的能耐,這一個紀念的日子,多的是當政者治水的深度省思!(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