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無國界投資尚未成形

鉅亨網/Allison Kuo 2012.05.28 00:00
近幾年來,共同基金的國家配置比重之重要性已不如從前,但這並不代表國家配置比重已經不具有意義。事實上,這些數據卻能夠幫助我們瞭解基金過去的報酬表現,並預測基金在各種不同的情況下,所可能會出現的績效表現。

◆逐漸模糊的國界

隨著各個企業開始在世界各地銷售產品、增設辦公室以及工廠,總公司的所在地點事實上已變得越來越不重要。在投資人考慮投資於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諾華(Novartis)或默克(Merck)其中一檔股票時,會發現這些公司的總部雖然分別設立於英國、瑞士以及美國,但其總部地點對這些公司的影響其實並不大。

這是相當合理的,因為這些全球性的公司會在不同的國家經營業務,因此公司的盈收,是取決於這些國家的總體政經情勢,而不僅是公司總部所在市場的情況。在幾年前,晨星基金研究部就曾對S&P 500以及MSCI EAFE指數的成份股進行檢視,當時便已發現,有相當大量的美國企業盈收大多來自於海外市場,而許多國際企業則相當仰賴於來自美國市場的盈收。

同樣地,一間公司其實並不需要將總公司設立於新興市場,才能夠分享新興市場的成長動能。許多基金經理人表示,他們會買進歐洲或已開發國家公司股票,例如聯合利華(Unilever)、雀巢(Nestle),以及英國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主要是考量到這些公司具有新興市場曝險部位。而這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美國股票型基金會傾向投資於一些海外公司股票,而大部分的投資人也不會因此提出質疑。

◆複雜的情況

然而,這並不代表公司的所在位置完全不會影響到基金經理人的投資決定,或基金的報酬表現。事實上,這部分最近便引起了東南資產管理公司(Southeastern Asset Management)的高度關注。(由該公司擔任投資顧問的基金包括Longleaf Partners (LLPFX)、Longleaf Partners Small-Cap (LLSCX)以及Longleaf Partners International (LLINX)。)

相較於其他幾檔基金,Longleaf Partners International (LLINX) 多年來皆對日本公司配置了較高的投資比重。然而,該基金在2011年卻受到日本相機和醫療設備製造商Olympus爆出財務詐欺案的消息衝擊,而出現相當不佳的表現。 在美國或其他的市場中,公司詐欺案屢見不鮮,Longleaf的基金經理人雖然因投資於Olympus而發生損失,但他們也並未因此否定其對日本市場的投資配置。不過,他們卻承認他們並未能夠精確地評估Olympus公司的管理狀況,並且認為就已開發國家而言,日本政府以及Olympus對於這個醜聞事所作出的反應,根本遠不及其應有水準。此外,基金經理人也認為Olympus僅是近幾年來日本市場中發生類似案件的其中一間公司,這意味著日本企業以及官方監督機構具有嚴重的公司治理問題。

因此,Longleaf International調降了其對日本的投資比重,在2011年底該基金對日本股票的比重已由年初的20%調降至7%。基金經理人表示,從現在開始他們將要求所投資的任何一間日本公司都需具有強大的管理能力,並希望基金投資組合中所有的股票皆具有這樣的特性,但他們將對日本企業作更加嚴格的審查。

事實上,針對各個國家的公司,基金經理人也會採用不同的標準來進行評估。Scout International (UMBWX)的基金經理人James Moffett長期以來都避免投資於總公司設立於俄羅斯和中國的公司,因為他對於這些公司是否關注股東利益,或這些國家對投資人的法令保護程度皆不具有信心。而他並不是唯一對上述議題感到疑慮的基金經理人,其他的基金經理人也許並不會完全避免投資於俄羅斯、中國或其它令他們感到疑慮的國家,但他們在對這些國家進行投資配置時,會更加的謹慎小心。

去年夏季,歐元區債務危機發生之際,部分股票型基金經理人則是在歐洲股票遭到大量拋售時,進場買進股價位於低點的全球龍頭股票。不過,也有一些基金經理人在與晨星分析師所進行的訪談中特別強調,他們較少或甚至完全不投資於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或愛爾蘭的股票。對於這些基金經理人而言,公司的所在地點顯然仍具有其重要性。

◆對績效的影響

大家都知道股票市場的投資人並不會完全根據嚴謹、邏輯性的計算結果,來進行投資決定。一間公司的股票價格 (雖然無論這間公司所在地點為何)也並不一定會完全反映公司基本面所應有的價值。當一個國家受到負面新聞的衝擊時,許多投資人便會先開始降低對該國的投資比重,而不管其所持有的股票的好壞。

同樣地,雖然新興市場企業間的優劣差別很大,但不論是由短期或長期來看,新興市場還是可能會出現齊漲齊跌的走勢。而這點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2011年新興市場大幅下跌,導致一些全球型基金出現不佳的表現,但隨著2012年初新興市場出現大幅反轉,這些基金也呈現強勁反彈走勢。

更重要的是,持有海外國家股票的基金,還可能會有貨幣匯率波動的風險。當海外貨幣相對美元升值時,這些基金可能會大幅上漲(如果基金並未對貨幣部位進行避險),反之亦然。

◆取得平衡

不過,投資人試圖檢視基金對各個國家或地理區域的曝險部位,並藉此管理投資組合的整體曝險部位,卻不具有太大的意義。事實上,許多基金每季都會改變其對各國的投資比重,投資人反而難以維持精確的海外股票及美國股票的配置比例,在這樣的情況下,投資人便可採用區間的形式來控制各個國家區域的投資比重,這樣會比限制一個精確的比例,來得更容易實行。另外,投資人也應留意,地理區域的分散配置也無法創造奇蹟,因為當美國股票下跌時,海外股票也很難會出現大幅上漲走勢,反之亦然。

儘管如此,公司所在的地點仍然具有其重要性,因為這有助於投資人瞭解一檔基金是否持有較多的新興市場股票,或特別偏好投資於某一特定區域、國家或貨幣。在瞭解一檔基金的投資配置情況後,投資人也將較能夠理解一檔基金過去的報酬表現,並預測該基金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下所可能會有的績效表現。(本文由晨星美國撰寫,晨星台灣編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