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氣 南韓 帛琉

身分證難申請 陸配盼縮年限

立報/張舒涵 2012.05.08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我嫁來台灣以後,遭到丈夫家暴,雖然拿到保護令,卻不能換擔保人,之後申請長期居留或身分證都會有問題。」來自中國大陸海南島的開菊訴說自己的遭遇,一邊紅了眼睛。與開菊一樣,因為身分證問題,面對家庭暴力只能隱忍的大陸籍配偶不在少數,因為身分證取得的法令箝制,使得姐妹們只能忍氣吞聲。母親節前夕,這群媽媽發起連署,要求立委修法,讓她們取得身分不必再歷經千辛萬苦,不必為了身分證犧牲自己的權益。期盼比照其他外配權益根據「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規定,大陸配偶必須先申請「團聚」,經過4年依親居留和2年長期居留,才能等到身分證,每年申請依親居留的人數僅有1萬2千個名額,如果排不到隊,只能繼續以「團聚」停留。而大陸籍配偶在身分證取得的年限上,足足比其他國家的配偶多出2年,這樣的不平等條約,使得許多大陸籍配偶感覺很委屈。除了年限與名額限制,由於申請居留和身分證必須有擔保人,且擔保人通常是丈夫。因此,當大陸籍配偶面對家庭暴力時,為了取得身分證留在台灣,只能忍耐,否則,在無婚生子女的前提下離婚,大陸籍配偶必須離開台灣。▲中國大陸配偶團體發起連署,要求縮短身分取得「6年轉4年」請願,希望早日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不要讓陸配在台灣當次等公民,希望能和其他外配享有同等待遇。(圖文/楊萬雲)開菊來台灣已經4年,前年開始,丈夫對她施暴,目前以依親居留台灣的她,申請到保護令之後,正在和丈夫打離婚官司。「因為家暴,所以我離家出走,結果丈夫到移民署報案,說我失蹤。只要被報失蹤,之後申請身分證將會很麻煩。」由於沒有小孩,開菊很擔心一旦成功離婚,自己也必須離開台灣。「我遇到的是恐龍法官,法庭上,法官叫我出去,然後對我的律師說:『這些大陸配偶又不繳稅,對台灣根本沒貢獻,你幹嘛幫她們?』」開菊哽咽地說,由於她還沒辦法更換擔保人,之後申請長期居留會有問題,只要官司確定離婚,她就得離開台灣。擔保人與離婚成為箝制大陸籍配偶的兩道枷鎖。根據法令規定,大陸籍配偶來台必須有擔保人,且每次申請不同的居留,都得有擔保人簽名。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主任李紜璦表示,雖然擔保人可變更,但即使因為家暴而申請報保護令,也不一定能成功變更擔保人。換句話說,許多丈夫能以「不簽字」要脅逼迫外配就範。擔保人制度讓家暴不斷循環另一方面,就算申請到保護令,也成功更換擔保人,但一旦保護令過期,擔保人也就自動恢復為丈夫。來自福建的瑞雲,同樣因為家暴申請保護令,也成功更換了擔保人,轉換為長期居留。只是,來台6年,她遲遲領不到身分證,原因出在瑞雲長期拘留期間,保護令過期,擔保人又變回丈夫,而申請身分證需要擔保人簽名,丈夫始終不願簽字,導致瑞雲無法取得身分證。瑞雲表示:「因為我不住在家裡,沒有家暴,也沒辦法再申請保護令,當然也無法再更換擔保人。」來自雲南、來台10年的高雄市新移民社會發展協會理事長湛秀英說,當姐妹提出擔保人與保護令的法規問題時,居然有人跟她們說:「那妳就再回去被家暴一次,就可以申請保護令了。」湛秀英氣憤地說:「什麼叫做再被家暴一次,如果這次回去被打死呢?」目前規定,沒有婚生子女的配偶一旦離婚成功,就得要離開台灣。瑞雲感嘆,為了取得身分證,她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沒有孩子也不是她的錯,卻得面對被迫離開台灣的命運。同樣因家暴而離婚的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理事長胡利群質問,許多姐妹來到台灣,不能工作、沒有孩子,遇到家暴只能兩手空空離開,這樣公平嗎?湛秀英表示,因為大陸籍配偶身分取得年限較長,加上擔保人制度使得夫家與姐妹處在權力不對等狀態,民間團體希望修改法規,讓大陸籍姐妹取得身分證的時間與一般外籍配偶無異,避免遇到家暴時,姐妹得忍耐較長的時間。另外,他們要求取消擔保人制度。只要在來台時必須有擔保人,後面申請居留或身分證都不需要擔保人制度。修法草案已交由立委提案,但這個會期恐怕難以通過。湛秀英鼓勵大家,不管有沒有身分證,在爭取外籍配偶的福利上,大家應團結,讓未來的姐妹不要再遭遇她們走過的艱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