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菲資助家庭 助弱勢童受教育

立報/李威撰 2012.05.03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據《路透》報導,卡普柯(Fe Capco)跟5名子女住在沒有供應自來水的棚屋,住家位置就靠近馬尼拉東部的鐵道旁。她平日幫人洗衣,月薪約1百美元(約新台幣3千元),丈夫雙眼失明以前,靠著開摩托計程車,每個月可替家裡多帶來70美元的收入。然而他們現在生活狀況比以前更好。菲律賓政府推動「家庭資助」(Pantawid Pamilya)計畫,跟卡普柯一樣的3百萬戶窮人家庭獲得政府的小額資助,領取補助的前提就是他們要讓小孩持續就學,並定期帶他們到健康中心檢查身體。現年43歲的卡普柯表示:「這真的是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們現在不用擔心是否有東西吃,或是小孩有沒有錢去學校念書。」2歲大的女兒黎哈娜坐在母親大腿上。卡普柯只有高中學歷,住在這間搖搖欲墜的房屋已經18年,鄰居都沒有穩定工作。菲律賓人口近1億,但有1/4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菲律賓經濟不平的問題日趨惡化,如何將經濟成長的利益分享給更多民眾,這是亞洲所有開發中國家所共同面對的難題。將錢花在刀口上「家庭資助」屬於有條件現金資助計畫(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的一環,民眾必須符合條件,才能得到現金資助。這類計畫最早在巴西及墨西哥推動,且被證明能直接且有效率的提供幫助給窮人。藉由改善健康、教育及機會的方式,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縮小貧富差距的重要性不亞於打消貧窮。亞洲開發銀行(ADB)每年開會,官員、銀行家及公民團體都在討論這個核心議題。亞洲有11個國家面臨愈來愈嚴重的經濟不平等,這些國家的人口總合占全亞洲人口的82%,其中包含中國、印度及印尼這3大經濟體在內。國際貨幣基金的報告指出:「相較其他區域,亞洲近期的成長既不具包容性,且對窮人較無利益。」即使是富裕國家也遇到同樣難題。日本是世界第3大經濟體,人口快速老化對養老金的給付造成龐大壓力,當初設計這套制度時,並沒有考量到資金來源斷炊的問題。貧窮問題仍持續惡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第15大經濟體南韓,其相對貧窮的問題也在惡化。1990年南韓約有8%的民眾薪資不到中位收入(median income)的一半,如今比例已提升至15%。亞銀常務董事納格(Rajat Nag)表示,不均問題日益嚴重,對區域穩定造成威脅。納格4月中旬表示,亞洲各國政府提出辦法,試圖要讓更多人分享經濟成長利益,並針對特定對象增加社會支出。印尼花費巨額資金補貼燃料價格壓低物價,即屬於非針對性的支出,而基於政治考量,政府很難取消這方面的開支。納格表示:「國家經常認為,首要之務是經濟成長,而且要成長快速。……但根本問題在於,漲潮若要抬高所有船隻,前提是船體本身沒有破洞。」菲律賓與印尼都提出有條件現金資助計畫,孟加拉、巴基斯坦及柬埔寨也都推出類似的政策。菲律賓2007年開始推動「家庭資助」計畫,這是目前菲律賓規模最大的社會保護計畫。每個月發放1千4百披索(約新台幣970元)給母親,因為根據過去經驗顯示,母親會將金錢用於購買食物、藥物及上學用品。世界銀行的喬胡立(Nazmul Chaudhury)告訴《路透》:「打從一開始,這個計畫就設計得相當好。」他認為,這是針對特定族群所建立的社會安全網。卡普柯居住的地點,鄰近商業區馬卡蒂(Makati),那裡有修剪整齊的草坪、辦公大樓、精緻的酒店與昂貴的精品店,很容易讓遊客誤以為菲律賓是一個富裕國家。擁塞的馬尼拉有1千3百萬人居住,許多民眾的生活狀況不佳,其中有60萬戶被歸為「非正規居民」(informal settlers),這一禮貌性詞彙是用來描述跟卡普柯相同的一群人。推行過程充滿挑戰馬尼拉在4月時,有1千5百名非正規居民與警方發生衝突,後者試圖要執行法院命令,拆除臨時搭建的房舍,結果導致1人死亡,數十人掛彩。民眾向警方丟擲石塊、汽油彈及人體排泄物。鄉村地區的生活更為清苦,因為這裡沒有就業機會,民眾被逼迫往馬尼拉等都市地區集中,因此住進了貧民窟。在這個貪腐盛行、利益盤根錯節、醫療及教育制度負擔過重的國家裡,「家庭資助」的推行相當不容易。儘管如此,喬胡立認為這項計畫「對教育已經產生深遠影響」。這項計畫帶來的好處,對卡普柯來說顯而易見,她現在打算要經營小攤販,販賣米糕跟餅乾。她說:「我的願望是孩子都能完成大學學業……我會盡我所能來支持他們念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