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山中一道傳奇 中山稀有動物 顏聖紘副教授

蕃騰人物/李閔超 2012.04.30 17:46

首創自然新聞及鳥蟲寵物平台YamZoo頻道

蕃薯藤的「蕃新聞頻道」即將出現全新的「自然新聞」與「蟲魚鳥獸頻道Yam Zoo」。身為這兩個平台的規畫者,顏聖紘教授對其教育功能與願景抱持著正面的期待。首先,有關自然生物、環境生態方面的議題在台灣一般的媒體上通常零星散布於政治、社會、生活、科技、甚至是娛樂或醫藥版面。然而由於生態環境的日益惡化以及公眾對相關議題的漠視,使得諸如環境教育、水資源利用、災害防治、飲食安全、公共衛生、農業發展、旅憩休閒的相關議題無論在學術研究、政策制定與人民生活的實踐上都有很大的落差。也因此顏教授期待若能將這些議題整合在一個頻道中,以淺顯、正確與有趣的圖文呈現這些新聞,或許有助於四面八方的讀者思考並面對小到菜中有蟲,大至氣候變遷的議題。至於「蟲魚鳥獸」這個全新平台的成立背景又是什麼呢?他告訴我,雖然在台灣的網路社群中上已有許多寵物媒體,但大多聚焦在貓狗以及部分的水族生物,而這些社群之間彼此間幾乎沒有交集。

由於這些寵物社群擁有各自的媒體與文化,在傳播通路不夠寬廣之下,專業性的知識很難被廣大地散播出去。而一般媒體則只能在商業考量下頻頻二手播送一些「可愛的畫面」以吸引收視,但這些訊息並不定有助於台灣民眾與政府單位對複雜的伴侶動物議題的正確認知。顏聖紘更認為現在台灣雖然類似的寵物平台琳瑯滿目,但許多論壇中的訊息都屬於「非常駐性」資訊,在這其中所得到的知識通常都非常的瑣碎,以致於建構一個綜合性的寵物平台在傳遞正確知識、建構完整的知識背景與結合相關產業的訊息是非常有意義。

yam zoo蟲魚鳥獸

自然新聞平台

生態學界的異類 學術界的東邪 古怪情絕 奇異精彩

顏聖紘副教授,自2004年中返台以後至今任教於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他在求學時期曾經創下以歷屆最高分畢業於中山生命科學研究所,更在英國取得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生物科學系的博士學位。不僅如此,他早在國中時期就發表學術論文,並在攻讀博士期間獲得德國首次頒發給非歐洲學者的「辛特曼科學獎」。如今已在生態學界佔有一席之地的他,面對自己的成就不帶有一絲傲氣,對於自己教學的更有一定的堅持。「誠實、喜歡、了解並且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或許正是背負著這樣的信念,顏聖紘教授在人生道路上發光發熱,如今更將這段人生經驗傳授給自己的學生,薪火相傳的態度更是溢於言表。(圖/吳士緯提供)

選擇做自己 才是真無悔的我

顏聖紘從小生長在一個自由的家庭,父母從不對孩子們的未來下任何指導棋,通常都是孩子們喜歡什麼就全力支持,在顏聖紘的記憶中與父母間的互動與其說是教導倒不如說是互相學習,因為雙方在人生多少都會遭遇到一些轉折或瓶頸;而顏聖紘在很小的時候就對自己的興趣與專長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對於昆蟲與植物有著濃厚的興趣,小學時期就進入自然科學實驗班就讀,並且陸續在各種科展與比賽中逐漸嶄露頭角,甚至在小學畢業前就已經在中央研究院的植物研究所進行操作學習。上了國中後,更在恆春半島長期進行蝶類的生態調查,在當時獲得全國科展的第一名,甚至在1987年也就是顏聖紘15歲的那一年,在「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彙刊」中發表了一篇正式的學術論文!

E個善用網路FB的教授 冷眼旁觀大千世界擬態多變

顏教授在許多網路場域皆十分活躍,他所開授的課程幾乎都有部落格與facebook粉絲團與學生進行頻繁的互動與資訊分享。然而在台灣的教育圈卻存在著一種矛盾的氛圍,「學生應當遠離虛幻的網路,但校方卻又期待教師將教材e化」。對顏聖紘而言,網路只是一個另一個場域,既然我們的生活充滿了網路,就應該要善用它,而不是對網路空間投以刻板印象並規訓的姿態將網路隔離於學生生活。他認為網路與現實生活並不遙遠,或許有人會對網路的虛擬抱持懷疑的態度,但顏聖紘告訴我其實在所謂的現實生活中,身邊的人若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甚至比網路上的人際交流還要更加虛幻,所以能夠以開放的胸襟,使用不同形式的對話技巧,與四面八方的人們溝通意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認為今日台灣社會中許多議題之所以會產生許多無法溝通的衝突,其問題通常出在我們的教育制度過早地將學生依據考試所反應的學習成就,將學生以「文科」與「理科」進行不當的劃分,但卻嚴重欠缺邏輯辯證、人文涵養與公民教育。此外「文科不好就該念理科」、「理科不好只好唸文科」或甚至是「什麼都好就應該唸醫科」的詭異思維甚至根深蒂固地存在社會、校園與家長。也就是說我們的孩子無法真正依循著自己興趣來選擇、挑戰與成就自己的理想。這也導致現今會出現一些在過去認為「不是早該知道的」的觀念都需要在大學開課教授,例如「公民素養」或「服務」課程。(圖/吳士緯提供)

成為「通才」或「專才」間的抉擇

回憶起過去,顏聖紘向我透露自己過去曾經是個鐵道迷、集郵迷、繪畫迷…更在音樂領域中琢磨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與姊姊都是出自於音樂實驗班,當時主修鋼琴副俢小提琴,之後又進入數理資優班,顏聖紘回想自己的這段過往告訴我,或許有人會有個疑問「你怎麼什麼都可以做呢?」顏聖紘認為或許是自己所生長的家庭中,父母並沒有將他設定在某一個特定的領域中,或許父母會擔憂考試成績的問題,但他們所擔憂的重點是未來是否會在主流社會中吃虧,也就是在社會上只在乎所謂的「分數」以及「通才」的氛圍上,也正因為這樣的氛圍顏聖紘認為當時的自己承受了很大的壓

力,這份壓力其實不完全來自於制度本身,而也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父母;顏聖紘更坦言自己的國高中生活過得其實並不快樂,不快樂的主因還是來自於成績的壓力,但也因為堅持著自己的興趣並發展成專業處理才打下今天成就的良好基礎!(圖/吳士緯提供)

堅持孤獨 越寂寞越快樂 活出與眾不同!

除了對興趣的堅持,「好奇心」也是驅使自己對於知識探索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顏聖紘從小的學習態度就是秉持著極盡所能去探究意圖理解問題的答案,不會等到別人來告訴自己的一種求知慾。談到過去的求學經驗顏聖紘認為自己是個「總是在質疑事情的人」,經常對於許多事情不會不懷疑有他,自己的母親也針對這樣的個性也下了很多功夫讓自己認識所謂的「妥協」,這樣的個性以好的方向來看或許可以解釋成對大部分事情感到好奇與探索,但也可以解釋成「疑神疑鬼」,天生反骨的顏聖紘從小就不願接受這個社會所給予的一切,公式化的道路在世俗的認知上或許安全、一路有人提點,但自己卻堅持走出不同一條道路,選擇做自己!

傳遞產業、學術、政策的自然平台

台灣在80年代之後,由於環境運動的興起讓許多生態知識得以得到普羅大眾至政府部門的關切。但在產業活動長期犧牲土地與環境成本,自然環境被破壞、氣候的變遷…等因素,導致專業知識體系與論述也應有所進步。顏聖紘認為目前民眾吸收相關知識的來源主要還是來自於一般媒體,但一般媒體在科學知識與邏輯上的缺乏使得許多錯誤的資訊一再被傳遞,雖網絡上有專門在處理這類訊息的NGO,但其主要服務的對象多數還是聚焦在學生、研究人員甚至決策人員上。而未來即將出現的「自然新聞」則會擴大服務對象到一般普羅大眾,顏聖紘更希望在專業的監製底下可以讓自然新聞更符合科學邏輯,以更淺顯易懂的方式呈現在大眾面前,進而扮演傳遞產業、學術與政策的知識平台!

yam zoo蟲魚鳥獸

自然新聞平台

台灣動物制度與論述上的缺乏

在台灣社會老齡化與晚婚或不婚的情況下,寵物的飼養風氣逐漸蓬勃,但一般普羅大眾對於寵物的認知卻沒有相對地提升。而無論是學術界與決策單位也還無法掌握接踵而來的科學與管理問題。有鑑於此,顏聖紘告訴我相較於世界其他各國的完整配套管制,目前台灣不論在行政制度、教育或科學論述上都是非常欠缺與不足的。綜觀世界各先進國家在「伴侶動物」的科學與政策研究皆非常完整,而在政策的制定上多是一視同仁。但在台灣許多政策的管理力度都只使用在「貓狗」上。而各主管單位間的缺乏合作,以及媒體的不專業、學術界的不瞭解與產業界的自找生路,產生許多動物福祉、產銷失衡、政策無效、教育不足或社群衝突的現象。例如台灣現今寵物普遍的棄養問題,顏聖紘無奈地告訴我,這其實是由於在台灣取得寵物的方式太容易,以及民眾普遍只因為「覺得很可愛」就將動物當成裝飾品或玩物一樣便購買,對寵物的習性、需求、醫療都並不願了解…等以致許多動物在消費者厭煩了以後便被掃地出門,造成行政部門與民間團體莫大的困擾。而即將於蕃薯藤出現的Yam Zoo頻道,創立的目的就是要導正一般大眾對於飼養寵物的正確觀念,提供一個以科學及嚴謹為基礎,整合台灣與國際資訊的知識平台!(圖/吳士緯提供)

yam zoo蟲魚鳥獸

自然新聞平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