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災難現場 迅雷出擊快如閃電

中央社/ 2012.04.21 00:00
志工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陳靜萍台中21日電)「請水域救助隊攜帶個人裝備到總隊集結」,民國99年8月8日晚間,原台中縣迅雷救援協會的弟兄們同時接到這通簡訊,隨即整裝準備出發,因為他們知道,每分每秒都是救援契機。

莫拉克颱風來襲,全台下起傾盆大雨,電視新聞畫面陸續傳出屏東及高雄部分災情,台中市迅雷救援協會總隊長詹文榮看著窗外的滂沱大雨,憑多年救難工作的直覺,他開始坐立難安、焦慮了起來。

僅管裝備不足、經費也不夠,詹文榮想著弟兄們出勤後的安全及救援車輛的開銷,在屋內煩惱地跺步,聽到時鐘的滴答聲不斷過去,「先走再說」詹文榮決定用簡訊通知弟兄帶上救援艇,在狂風暴雨的深夜中開車疾駛、挺進屏東災區。

抵達屏東時已是破曉,這原本4小時的車程距離,因狂風暴雨模糊了行車視線而延遲了,到屏東縣消防局高樹分隊沿途一片汪洋,跟著在地的消防弟兄再驅車進入到林邊鄉,當時國道3號交流道已因淹水而封閉,眼見之處,都是民眾躲在高處,向救援人員揮手呼喊的景象。

「災情比想像中嚴重」,詹文榮帶著隊上的弟兄們拿著一張用手寫得滿滿的災戶地址,一戶戶前往救援,沿途看到土地公廟也淹沒在大水中,分不清是路是河,都是泡水車及家具,他說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個都不能錯過」,因為災民們正在跟死神搏鬥中。

一天一夜過後,弟兄們拖著疲憊的身驅,站在惡水退後的橋頭留下合影,參與救援的弟兄雖然全副武裝,但部分因雙腳長時間泡在混濁的汙水中而腫脹得無法伸直。「災民驚恐的神情至今仍留在我的腦海中」,詹文榮回想八八水災的救災經驗,往事仍歷歷在目。

「生命比財產更重要」,詹文榮說,志工的工作只有付出,而最大的回饋來自於民眾感激的眼神或一句溫暖的謝語。結束了八八水災的救援工作離開前,林邊鄉的民眾列隊拍手感謝迅雷救援弟兄的協助,詹文榮說,「這樣就夠了」。

「這是九二一重演還是風災啊?」民國90年中度颱風桃芝重創了南投、台中、苗栗、嘉義等九二一重建區,迅雷救援協會挺進南投縣原住民部落救災,「山那麼大、谷那麼深,去哪裡找人?」也曾是九二一地震受災戶的詹文榮,站在溪谷間,對天地的不仁感到自己的渺小及無助。

詹文榮回想當時,看到才遭逢土石流旁的大石上劃上一個記號,明明知道下面有人待援,但就是無法把成堆的大石移開。隊上裝備的不足,曾讓參與救援的弟兄們,數度懊惱無法順利完成救援任務而急得快流淚,因此加強裝備成了迅雷救援協會這10年來最重要的發展工作之一。

從只有30個人的零散隊伍,到現在擁有逾300人的協會;從一個油壓剪都沒有,到現在擁有衛星定位器、海事衛星電話和熱感應儀等高科技裝備,這10餘年來,台中迅雷救援協會不但是消防局最重要的民間救難弟兄,也成為豐原地區家喻戶曉的救難協會。

許多民眾甚至會跳過消防局,主動向迅雷求救,也讓迅雷協會連續5年來都獲得消防署救難團體的特優表揚。但協會把獲得補助的款項全部拿來添購救災器材及裝備使用,詹文榮笑著說,「迅雷是一個窮得要命的協會」,銀行戶頭內連流動現金都沒有,隊員們聚餐吃飯,都知道得自掏腰包。

「我們都是一群快樂的傻瓜」,曾經有人想加入迅雷協會,先詢問「有什麼好處」而遭到淘汰,詹文榮表示,這個協會的成員「只有付出、沒有回饋」,這是最基本卻是也是最嚴格的入會考驗,想成為迅雷人,要學習「手心向下」,因為「施比受有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