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被遺忘的時光 澎湖時裡

大台灣旅遊網/吳冠霖 2012.04.12 00:00
  在澎湖南環島通往風櫃頭的路上,偌大的四線道跳越著天際線,路旁的柱狀玄武岩像似寂寞的要炸開般,位於島嶼的狹長線上,南北寬不餘200公尺,站上頂樓,北是海、南是海,如果你是騎單車前往,除了浪聲、還是浪聲,這裡叫做時裡。

  大概這裡的地名在三天兩夜的旅遊產品操作上是被遺忘的,至少從時裡這座小漁村遙望至時裡沙灘上的視野,藍天、白雲、漁夫、踏浪旅人自成一格,不用言語表達,你也覺得這裡適合沉思、特別當你寂寞時。

  如何被遺忘,澎湖的朋友說,小學時後的遠足,是從馬公市區汗流洽背的走到這裡,而當老師站在講台上交待大家準備時裡遠足的裝備時,心早已偷偷出發,甚至長大,許多離鄉的澎湖人,會來到這裡,回味兒時牽著那雙手,遙想現在的生活,現在的澎湖小孩,大概連時裡在哪都沒聽過吧!;而時裡沙灘更被近年崛起的山水沙灘和隘門沙灘取代,而在20年前,這裡可是全澎湖最有名的馬公海水浴場,那張放在咖啡館裡的黑白相片,將思緒無限延伸到那片海灣。

  20歲的天空不在這裡激起夏天的浪花,夏天南風也慵懶的打在沙灘上,長期從事水上活動的澎湖人說,游泳,還是這片沙灘安全性最高、又美,或許是少了摩托車與夾腳拖的年輕仙女棒,讓這裡划著獨木舟出海仿若安靜的向宇宙中的一顆恆星。

  夜晚,堤防邊望見正在處理刺鮭的婦人,後方那一排闌珊的三層樓住宅,那40年的拼花小瓷磚代表的是當年捕魚致富的笑容,燈火透視著前方的海灣,頂樓月光映兩旁,你說這裡像不像已經消失的高雄紅毛港?小孩的歡笑與老翁的背脊,是鄉村斷層命運,雖然被遺忘,但不惆悵,雖然被遺忘,但不寂寞,至少牽罟的線不會斷,在這裡,煩惱擁有無限的空間飄蕩,然後隨海而去,在這裡,被回憶的感情想起特別令人溫暖。(攝影/吳冠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