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特赦陳水扁的政治解讀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2.03.28 00:00
最近,前總統陳水扁特赦案讓民進黨內同志陷入政治兩難的痛苦煎熬,不是大家不願意看到陳水扁可以出獄,而是在馬英九總統不可能特赦陳水扁的情況下,很多人擔心要求特赦會導致承認自己有罪的「自取其辱」結果,更何況此時突顯「扁案」可能會導致模糊「520」政治焦點的結果,會讓「反美牛」、「禽流感」與「一國兩區」的反馬議題與政治能量被轉移,白白錯失了讓馬英九可以反恭自省的政治契機! 換言之,在「救扁」與「反馬」的政治策略選擇上,因為此時明知救扁無望所以應該側重反馬的政治攻防,在民進黨內反而略占上風。然而,對於扁迷或支持陳水扁特赦的有志之士來說,陳水扁的健康情況的確日益惡化,冠心症的病情雖然靠藥物控制但還是隨時有生命危險的可能性,而心理上的問題,就如同台灣社社長吳樹民所言:「陳水扁的心理狀態已經到了臨界點,心理的煎熬非常嚴重」,因此,除非陳水扁可以迅速獲得保外就醫的機會,否則就應該逼迫馬英九對陳水扁進行特赦。 基於人道關懷與司法人權的角度,民進黨與台聯黨全部43位立委連署爭取陳水扁的保外就醫機會,但就特赦陳水扁的議題上,目前民進黨與台聯黨內部並未取得一致性的對策與共識,持不同意見者不是他們不關心陳水扁的健康與人權或是有其他的政治顧忌,而是擔心特赦陳水扁的議題倘若操作過頭可能會造成社會觀感不佳的反效果,不僅救不出陳水扁,也可能讓民進黨受傷慘重,既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矣! 其實,從拯救陳水扁的人權與自由權出發點衡量,未必採取最激烈的對抗手段來進行營救,畢竟這是一場影響民心、改變社會觀感的政治戰役,訴求「政治和解」的救扁行動不能因為方法、策略的不同認知與選擇而變成開啟衝突對抗的政治內訌,也不該淪為立場不同便打成「就是敵人」的政治鬥爭操作結果,反而應該用更大的包容心與開闊的政治心胸及格局去爭取更多人的支持來改變政治氛圍,那麼救扁才能達到成效與結果!救扁的政治對手是高高在上的馬英九,不是已經被打趴在地上的民進黨,更不是民進黨內持不同立場與意見的同志,民進黨內絕不能因為特赦陳水扁的問題而造成內訌衝突,反而讓馬英九安然度過就職大典的政治爭議。 拯救陳水扁不是個人情感與政治信仰的問題,這是政治良知與道德勇氣的大是大非問題。特赦陳水扁是一場政治持久戰役,是耐力戰也是意志戰,這絕非外界所言是「承認自己有罪向馬英九求饒」的政治舉動,也不該是引爆民進黨內訌鬥爭的政治導火線,反而正是凝聚社會共識並尋求政治和解契機的開端,「這更是一個文明國家對卸任受刑的國家元首應有的尊重與待遇,也是現任總統基於政治高度面對社會和諧與卸任元首司法人權問題所應正視處理的人權問題。」 民進黨內思考特赦陳水扁的問題與時機,或有見仁見智的不同看法,但大方向上並沒有真正的分歧點,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表示「關心陳水扁是大家的共識,但需要有力量才能達到目的,要發揮力量應該要對話溝通,內部團結一致,而非各自發表義見、同中求異」,這是相當中肯的說法,值得贊同,然美中不足之處,謝長廷應該更進一步主動站出來呼籲民進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採取立場一致的作法,完成特赦陳水扁的連署,相信陳水扁前總統更會「點滴在心頭」! 其實,還有很多人根本弄不清楚赦免法特赦的立法精神而誤解必須扁案全部案件都判決確定才能進行特赦,這是相當謬誤的認知與解讀,目前特赦陳水扁是針對已經判決決定的龍潭購地案與陳敏薰案,不及於國務機要費與二次金改等案件,特赦原本就是針對個案特赦而非統包處理,所以並不因為目前扁案尚有些案子還未判決確定而不能加以特赦,當然更不會招致陳水扁對未確定案件「承認自己有罪」的結果! 要求馬英九總統「520」特赦陳水扁,雖然希望非常渺茫,但畢竟這是突顯扁案審判不公的最佳時機,此時不努力積極爭取又更待何時呢?民進黨「反馬」的政治議題雖然重要,但對一個已經連任的總統是否該保留給他「反恭自省」的檢討機會,畢竟他還是一個剛剛獲得人民多數選票支持的新總統,在野黨理應給他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時間與機會。此時,特赦陳水扁的訴求應該遠比「反馬」、「打馬」更加重要,「520」這個歷史關鍵時刻,「政治和解、終止對抗」以尋求陳水扁的自由、捍衛陳水扁的司法人權,該是民進黨不可迴避的首要任務與課題。 台灣不該再因為「扁案」而激化族群對立製造衝突,也不該再因為「陳水扁」這三個字而造成朝野對抗與政治仇恨。馬英九總統能否完成他的歷史定位與政治評價,開啟台灣走上政治和解康莊大道的未來新局,就在於他能否勇於承擔陳水扁前總統進行特赦,民進黨是該給馬總統一個機會,同時也給前總統陳水扁一個「重見天日」的機會,不是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