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游錫堃 郭台銘

致力失智症研究 蔡立慧再突破

自由時報/ 2012.03.19 00:00
〔自由時報記者王昶閔/台北報導〕自古人類就努力尋求忘憂藥,如今學者發現,一種研究中的新藥「HDAC2抑制劑」(組蛋白脫乙醯酵素2抑制劑),不僅可望能找回失去的記憶,還能進一步抹去傷心的記憶,最近在動物實驗上看見初步成效。

我國中研院院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大腦與認知科學系教授兼任所長蔡立慧,最近返台並應邀出席生物醫學聯合學術年會,發表關於失智症(阿茲海默症)的最新研究成果。

蔡立慧團隊研究發現,失智症患者大腦內會過度表現HDAC2酵素,小鼠試驗顯示,若給予HDAC2抑制劑,稍微抑制過度分泌的HDAC2酵素,使其回歸正常,就有機會使失智小鼠恢復失去的記憶,具有逆轉失智症潛力。

研發新藥可消除痛苦記憶

蔡立慧說,失智症患者看似失去的記憶,可能未消失,只是以記憶痕跡(memory trace)型態分散在大腦各部位。而失智症患者的大腦受損,以致各神經元間的連結遭破壞,記憶無法被提取,而HDAC2抑制劑有助修復這些連結,讓記憶能被釋放,也有助強化新生成的記憶。

最近,蔡立慧團隊又發現,HDAC2抑制劑甚至對創傷後症候群(PTSD)及慢性壓力症候群(chronic stress)等記憶相關疾病也具治療潛力。蔡立慧說,以罹患PTSD的美國軍人為例,目前主要只能採心理治療,例如戴上液晶螢幕眼鏡,在眼前重複播放戰場景象,只是場景和諧平靜,試圖抹去其痛苦記憶,但效果不彰,復發率高。

蔡立慧團隊以小鼠試驗證實,除了情境治療,若能加上HDAC2抑制劑,便能加速改善症狀並降低其復發率。研究員在密閉空間中電擊小鼠腳底,創造PTSD動物模式,小鼠再重回該空間時,會有一段時間出現靜止不動的驚嚇狀態,需很長時間才能適應。然而一旦給予HDAC2,小鼠很快就能適應且甚少復發,意味抹去被電擊的痛苦記憶。

此外,失智症新藥研發陷入瓶頸已久,不是效果有限就是副作用太大,例如清除β-類澱粉蛋白的抗體類藥物,可能連帶破壞腦血管等腦部結構,併發腦炎甚至導致死亡。

蔡立慧預估,要完成臨床前的動物毒理試驗,約需要一到兩年,通過後才能進入人體臨床試驗,通常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確認安全性,第二階段決定治療劑量與方法,第三階段確認是否安全且有效。蔡立慧表示,順利的話,或許五年內可展開人體試驗,若有大藥廠願意參與,進度可以更加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