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異鄉求生:缺乏法律保障 外籍家務工陷困境

立報/本報訊 2012.03.14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新加坡政府宣布好消息,外籍家務工自明年元月1日起將享有週休待遇。但不論是勞力輸出國的執法能力或勞力輸入國的相關法律修訂,東南亞外籍家庭幫傭所面對的勞動條件處境仍亟待改善。現年23歲的波恩(Porn Sothea)曾在馬來西亞工作2年,去年年底才回到柬埔寨的家鄉,她現在下嘴唇永久性腫起,肩膀跟小腿還留有瘀青,她原以為出國工作可以幫她脫離貧困,沒想到卻成為一場夢靨。波恩於2009年年底抵達馬來西亞,工作不到幾個月就被雇主毆打,而且工作時間超長。「她好幾次握拳毆打我的嘴巴跟臉頰,用細長金屬棒打我的背,還抓我的頭髮去撞牆。」她說。女性家務工易遭雇主虐待在東南亞,許多出國工作的女性家務工都面臨到跟波恩一樣的艱困處境。許多來自貧窮國家的女性家務工得不到法律保障,而富有國家的不肖雇主則經常施以精神及肉體上的虐待。外出工作這2年,波恩幾乎被困雇主家中,沒有機會跟家人取得聯繫,仲介公司也只探訪過她1次。波恩無法逃離雇主,因為根據馬來西亞的法律規定,家務工須仰賴雇主提供工作機會,且雇主扣有家務工的護照。▲在吉隆坡的印尼大使館內,一名前往馬來西亞工作的19歲印尼籍女傭因遭雇主虐待而傷痕累累,圖攝於2009年11月5日。(圖文/路透)人權組織婦女力量(Tenaganita)指出,柬埔寨婦女前往馬來西亞從事家務工的人數激增。2008年年底至2011年年底這短短3年間,前往馬來西亞從事家庭工的女性就從數千人飆增至4、5萬人。馬來西亞對柬埔寨家務工的需求增加,主因是馬來西亞頻傳虐傭事件,印尼政府憤而在2009年6月禁止國人前往馬來西亞從事家務工,當時在馬來西亞從事家務工的印尼人有30萬。馬來西亞是東南亞最富庶的國家之一,當地對廉價勞工有龐大需求。在東協負責移工權益事務的桑米多利亞(Sinapan Samydoria)指出,全東協約有90萬名來自柬埔寨、印尼、緬甸及菲律賓的婦女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與汶萊工作。桑米多利亞表示,家務工不被視為工作,不受勞動法規保護,因此許多基本工作條件未獲保障,如休假、固定工時與加班費等權益。桑米多利亞表示,短期之內家務工的勞動處境難有起色。去年6月在表決國際勞工組織(ILO)所提出的《家務工體面勞動公約》(Convention Concerning Decent Work for Domestic Workers)時,新加坡、泰國與馬來西亞就放棄投票權,該公約承認家務工為「正式工作」。曼谷馬奚杜大學(Mahidol University)的學者霍爾(Andy Hall)表示,大多數東協的勞動力供應國都沒有保護自己的勞工,也沒有針對移工的招募加以約束,更沒有想要在東協的層次制訂保護移工權益的協議。霍爾說:「即使像菲律賓這樣比較先進的移工輸出國,(仲介)都幾乎沒有受到管制,而為了將成本壓到最低,使得移工身陷在危境之中。」在東南亞,不僅輸入國沒有提供法律保護,輸出國也缺少對仲介業者的管制,其中尤以柬埔寨的表現最為差勁。輸出國不管制 仲介變本加厲其中尤以柬埔寨對仲介的約束及對其公民在海外工作所提供的保護最為差勁。仲介業者在柬埔寨中部的貧鄉地區招募女性,以1個月2百美元的薪資引誘她們,同意者還可獲得稻米、手機及現金等物資。對1/3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的柬埔寨人而言,仲介業者提供的甜頭具有龐大吸引力。 應徵者一旦受騙上當,就會簽下債務纏身的合約。有些仲介甚至會招募未成年女性,變造其身分證件再送出國。簽訂合約到出國前,這些女性要先參加訓練課程,除非繳還積欠的仲介費用並還清交通及訓練的支出,否則她們無法離開。社區法律教育中心(Community Legal Education Center)的妥拉(Tola)表示,每家訓練中心都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問題。妥拉說:「仲介只鎖定窮人,以巨額資金吸引他們。」直到出發當天才告知她們獲得的物資就是她們的欠款。29歲的莫恩(Moeun Vy)育有2子,她說:「對方跟我說,如果去馬來西亞工作可以賺大錢,且工作很容易。」公司給我250美元(相當於新台幣7,400元)的貸款,「我沒別的選擇,家裡很窮所以就答應了仲介。」她說:「過1星期我就後悔了。」訓練中心裡沒甚麼東西吃,而且只要記不住英文課內容就會遭人毒打,若想中途放棄就必須繳納5百美元的違約金。包括她在內共有78人準備前往馬來西亞(其中有18人未成年),還好在出發前遭警方破獲而釋放。婦女力量的斯里德蘭(Liva Shreedharan)說,馬來西亞雇主會虐待幫傭,是因為他們瞧不起這些沒受過多少正式教育且英文口說能力欠佳的柬埔寨幫傭。而且雇主們都知道,法律沒有提供幫傭多少保護,況且當局知道後也鮮少起訴。由於發生多起家庭幫傭死亡事故,以及在人權團體及反對黨的施壓下,馬來西亞政府才在去年9月展開大動作,突擊多家仲介業者,否則至今可能都不會有所作為。出國工作的女性彷彿失去音訊,失聯時間短則數月長則數年,留在柬國的親友甚至一度懷疑家人已經失蹤,有些失蹤者最後被發現已客死他鄉。儘管許多幫傭死亡案件都還在調查,但馬來西亞當局卻告知柬埔寨外交部,這些人都是自殺跟生病而死。(整理自美國《環球郵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