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護土 5千民眾要核電嘜來亂

立報/呂苡榕 2012.03.11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如果在一切都來不及以前,我們還來得及說一句話,向我們的孩子。希望我們能說出『我愛你!』而不是『對不起!』」日本福島核災一週年,世界各地舉辦哀悼祈福活動,台灣北、中、南舉行「歸零」告別核電活動,喚起人們對核災的記憶,以及對下一代的責任感,審慎思考「零核電」的未來。台北的反核遊行吸引5千多名民眾,不少家庭帶著孩子上街。這次遊行分成3大隊,分別是「核災歸零大隊」,由視覺藝術聯盟和許多樂手組成,透過扮裝訴求反核。第二隊則是「核廢歸零大隊」,由蘭嶼達悟族人組成,穿著籐甲的達悟族人一路高喊「我愛蘭嶼、不要核廢」要求台電將核廢料遷出蘭嶼。最後一組是由公民團體組成的「核電歸零大隊」,環保團體,勞工、婦女團體、馬來西亞外籍生和青年圖博之友共同參與,其中身障團體更大喊「今日不反核、明日淚成河」。遊行隊伍從龍山寺出發,連綿幾公里,也讓許多逛街民眾忍不住停下腳步觀看。反核遊行隊伍高喊「核電歸零、風險歸零」等訴求,呼籲政府重視下一代的未來,不要讓小朋友活在核災與核廢的恐懼中。▲日本核災滿一週年,民間團體發起「歸零:重新思考零核電」三一一告別核電遊行,有許多民眾自製標語、氣球、口罩等道具,上街宣揚反核理念。(圖文/黃士航)核能問題一大堆「謝謝你們送我如此厚重的禮物,讓我不知所措的茫然面對這場錯誤。」農村武裝青年主唱阿達為這場遊行創作了一首名為「魔鬼的禮物」的反核歌曲,提醒這個世代的人,現在的決定,都得由尚未出世的小孩來承擔。這些孩子沒有拒絕的機會,就得背負這個世代錯誤的決定以及相伴而來的風險。作家劉黎兒也強調,目前福島還有2百萬人,由於無法遷移,「承受這些苦難的往往是社會底層的人民。」她說,核電是任何政府都玩不起的遊戲,一旦發生災難,再多金錢時間都無法恢復一個地區的原貌,更別說難以解決的核廢料,就像無數的原子彈一樣,矗立在台灣各處。除了核電廠的威脅,放置在蘭嶼的核廢料也嚴重影響了當地孩童的安全。來自台東達仁鄉安朔國小的胡龍雄校長是達悟族人,看著核廢料進入家鄉,「核廢料就是一個垃圾,自己的家被人亂丟垃圾,小朋友心理當然不舒服。更不用說當他們長大一點後,知道核廢料的危險,心裡更覺得不安。」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成員希婻‧瑪飛洑哀傷地表示:「每一次我看著核廢料場的照片,心中都一陣沈痛。我們的孩子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30年來,核廢料從一個陌生的名字,變成大家集體的記憶。」核廢桶破裂、粉化,讓達悟族人憂心核廢料的輻射外洩,「我們只看到用科學包裝著的謊言,而達悟族人則用自己的生命,為台灣本島上的每個人,承擔著核電的廢物。」她直言,如果核廢場不遷移,那將是對達悟族人慢性謀殺,是慘忍的滅族行動。黑手那卡西表示,核電廠若出事,第一個受到傷害的是工人,接著是一般民眾,「有錢人往往最能逃避風險,但留在原地的卻都是一般人。」日前媒體揭露蘭嶼核廢料場檢整工安問題,嚴重威脅工人健康,「當核電工業造成這麼多工安危機時,工人也要站出來大喊「核電不安全、工人不要廢核!」馬來西亞也遭殃前來聲援的馬來西亞外籍生黃招勤強調,目前馬來西亞政府正在思考核電廠興建計畫,他們憂心馬來西亞也會籠罩在核能陰影下。此外,馬來西亞正面臨外資前進到當地開採釷元素,恐造成輻射污染而舉行大規模抗議。黃招勤說,開採後的廢料帶有輻射,釷元素腐化時更會釋放具有輻射的氡氣,對環境與人民健康是一大威脅。他感嘆:「外資到馬來西亞開採稀土,就和先進國家強行輸入核電技術一樣,弱小國家毫無招架之力。」即使核災發生週年,善後與處理的問題一如黑洞般無解,讓民間見識到核電廠的恐怖,台灣政府卻仍打算投入經費興建核四廠,民間團體感到憤怒,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表示,民間團體將發起「全民抵制核四預算大作戰」,不讓台電再追加5百億的經費興建核電廠。活動最後,原本預計以千人排字宣告反核決心,但突如其來的大雨,讓不少民眾提前離開,僅以大型反核布條來傳達訴求。這場遊行成功號召上千人上街,顯見核電議題即使在核災發生後一年,仍深受台灣社會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