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丹增︰流亡為揭開血腥鎮壓面目

自由時報/ 2012.03.11 00:00
記者謝文華/專訪

流亡藏人丹增宗智,不只是位曾獲印度文學獎的詩人,他在二○○二、○五年中國總理朱鎔基和溫家寶赴印度時,爬上高樓懸掛「FREETIBET」布條遭拘留,另曾於○五年躲在鐘塔二十四小時,等待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到訪時,開展西藏雪山獅子旗,而遭二十名印度警察圍攻踢打。

丹增宗智為參加圖博抗暴紀念首次來台,接受本報專訪表示:「揭開血腥鎮壓人民獨裁者的虛偽面目,是我做為流亡藏人必盡義務!」「為自由而戰身陷險境,也是對抗自身恐懼的方式,比起境內藏人,一點皮肉痛苦不算什麼!」

丹增的父親是北印邊境修路工人,他在一九七三年於工寮帳篷出生,一直夢想親眼見到自己的國土。二十四歲徒步從印度越過喜瑪拉雅山到西藏,自認是「回國」而沒帶任何證件,遭中共武警逮捕,「因為在拉薩被關三個月,有幸從藏人及漢人政治犯口中了解家鄉局勢。」

他認為,西藏獨立運動最困難的,不只是對抗中共壓迫,還得面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財團,因為中國獨裁政權,有利於財團以非常廉價的成本和便利的方式,掘取西藏、新疆的石油、鈾礦等自然資源,中共對工農的壓迫,促使財團在中國的投資成本降低。「這就是為什麼很多西方財團口說支持人權,卻從不聲援西藏!」

他強調,西藏運動應像佔領華爾街、緬甸民主運動、反金磚四國等示威行動,被視為反資本主義的一環。他主張唯有西藏獨立,西藏文化才得以存活。

丹增說,台灣歷經荷蘭、日本等外來政權統治,應能了解藏人苦難,何況台灣更面對中國入侵的威脅,應和藏人站在一起反對獨裁者;「美國也想和中國做生意,但對譴責中共迫害人權議題毫不猶豫,台灣政府和對岸交好,應該也要對中共暴政大聲譴責,絕不能失去可貴的民主自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