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社論:蒲亭的創新與懷舊

立報/社論 2012.03.07 00:00
蒲亭以63%的得票率,大贏對手億萬富豪普羅霍羅夫,第三度當選俄羅斯總統。全世界都在問同樣一個問題:做為一個曾經與美國分庭抗禮的國際霸權,俄羅斯在強人蒲亭的手上,將如何面對國際新局?蒲亭在全新的世界政治版圖上,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在蘇聯崩解20年之後,一個「後蘇維埃」時代已經到了翻轉歷史頁面的時候。過去,蒲亭曾經說,蘇聯的消逝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災難」,如今,他的說法是:「療傷止痛的階段已告終結,世界史上的後蘇維埃時代從此結束。」當然,這樣的說法是為了聲明他自己並不是一個「回巢的老政客」,而是一個全面更新的版本,是「2.0版的蒲亭」,是一個即將帶領俄羅斯挑戰新世局的國家領導人。

新版本的蒲亭需要新的施政計畫。那麼,後蘇維埃的新政究竟會有哪些主要內涵?很弔詭的是,依據蒲亭選前長篇大論的願景,他的核心目標很明顯就是讓俄羅斯重新回復世界霸權的位置,而這其實也就是舊日冷戰時代「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的國際地位。也就是說,蒲亭的「創新」,其實是從「懷舊」開始!

不可否認,今日俄羅斯依然不乏其稱霸的本錢。它是能源大國,石油、天然氣和各類礦產的蘊藏十分豐富;它擁有龐大的武力,尤其是核武威嚇能力穩居世界第一。而蒲亭為了建構自己在俄羅斯政壇無可替代的地位,他需要型塑一個巨大的對手,一個蠻橫惡毒的強敵,而這個形象又非美國莫屬。何況,華盛頓當局長期以來在俄羅斯境內或明或暗支持其政敵,鼓動街頭造反,更是讓其「懷舊」情結油然而生,蒲亭強烈的反美意識,只有昔日東西冷戰時代可以比擬。

可以預見的是,「2.0版的蒲亭」由於對西方抱持懷舊的敵意,會更進一步向亞洲傾斜。世界經濟的重心已向東方移轉,這自不待言。蒲亭一再強調「東西伯利亞」的發展,也可以發現他向亞洲板塊,向太平洋靠近的意圖。何況,21世紀明顯是新興大國的天下,金磚四國(BRIC,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的崛起,也難免讓蒲亭的價值觀更加遠離西方,選擇向新興國家靠攏。

眼下,敘利亞問題就是蒲亭上台後面對國際政治的新試點。蒲亭已經多次表明,他「不容許利比亞的景象在敘利亞重演」,這擺明是對美、歐強權介入中東政局的嚴厲警告。顯然,蒲亭不僅在俄羅斯境內透過民主選舉鞏固其威權正當性,更以強人的姿態重回國際政治舞台。創新中夾雜著懷舊,「後蘇維埃」的時代也許已經翻頁,「新冷戰」的時代似乎卻又悄然到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