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與蝶共舞的人生 余清金:很幸福

yam蕃薯藤新聞/洪于雅 報導 2012.03.02 00:00
「雖然阿公離開了我們,但他那股愛昆蟲的精神,將會永遠與我們同在。」深受昆蟲界與學術界重視、人稱「蝴蝶阿公」的余清金,接觸昆蟲近八十餘年,有如台灣昆蟲的活字典,更被日本人尊為「昆蟲泰斗」及沒有文憑的「蝴蝶博士」。 八歲就開始捉蝴蝶的余清金,雖然只有小學畢業,為了紀念父親畢生的心血,民國六十三年以父親余木生為名,成立木生昆蟲博物館。余清金對蝴蝶習性瞭若指掌,園區內飼養大白斑蝶供人觀賞,只要走進網室就可以看盡大白斑蝶的生老病死,館內更有萬種昆蟲標本,也有一座大型的蝴蝶生態園區。 「有我在,這些蝴蝶不敢隨便亂來啦!」余清金走在蝴蝶培,彷彿是蝴蝶王國裡的「大王」,對手下子弟兵的一舉一動瞭若指掌;「這隻已經吃很飽了!」「你看那兩隻是公的,只有公的蝴蝶會喝水!」「大白斑蝶是最笨的!你看,你去捉牠,牠都不會跑,如果是穿紅衣服,牠還會停在你身上呢!」余清金如數家珍地一一說出每隻蝴蝶的習性,就好像是在和人聊自家孩子般,熟悉得不得了。 八十餘年來,余清金蒐集昆蟲數量,不僅世界上無人可比,最令他引以自豪的是,在收藏的蝴蝶中,有隻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雌雄同體、三合一「白衽黑鳳蝶」。該隻鳳蝶同時具有公蝶生殖器、有尾型母蝶與無尾型母蝶的特徵,十分罕見。四十年前,有美國人開廿萬美金,但被他婉拒。 「說起我和蝴蝶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人稱「蝴蝶阿公」的老先生,從一個以捕蝶為生,轉變成致力於推廣蝴蝶保育,他的一生傳奇令人耐人尋味。雖然余清金只有國小畢業,不過他猛下工夫研究蝴蝶,好幾次在日本的學術期刊發表新種蝴蝶,讓許多專家刮目相看,堪稱是台灣之寶一點也不為過。 「我也不是一出生就知道蝴蝶習性的。七歲時,爸爸帶我去捕蝴蝶,要我在洞裡尿尿,沒想到一隻隻蝴蝶就這樣飛過來,看到那種情景,整個人都呆掉了。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才知道蝴蝶竟然喜歡尿尿裡的阿摩尼亞味!」從此以後,余清金與蝴蝶結下密不可分的因緣。 雖然沒有任何與昆蟲有關的學位,但余清金用他超過半個世紀的生命,來和大自然交換知識。他對昆蟲的熱情和博學多聞,連大學教授都自嘆不如紛紛向他請益。余清金說道,「好好照顧這些蝴蝶就很令我滿足了。」對他而言,能過一個與蝶共舞的人生,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即使「蝴蝶阿公」離開了大家,但他對昆蟲的熱情與精神,將會被世人永為流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