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國 內閣改組 蔡政府

俄選戰臨近 選舉後形勢發展成為焦點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3.02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距離3月4日的俄羅斯總統選舉僅剩下不多的幾天。各政治陣營之間的競爭氣氛變得更加緊張。普京周三表示,反對派准備利用散播選舉違規視頻等手段抹黑總統選舉,並警告說可能還有更加嚴重的事件發生,這引起了社會和輿論的關注。

俄羅斯總理、總統候選人普京周三在會見其支持者、統一人民陣線代表時表示,反對派准備利用散播“投票違規的視頻等手段來証明選舉是非法的”。他說:“當然,我們有理由認為,我們的對手准備這麼幹。我今天公開這麼講,馬上會有人反駁,‘請拿出証據吧’。原則上,我們能夠拿得出。”他還說:“(他們)准備利用某種方式証明選舉舞弊。他們自己投票,自己監控,然後自己提出証據。我們知道得清清楚楚。”

去年12月杜馬大選後出現了大規模抗議活動,普京承諾總統選舉會是一次幹淨合法的選舉。按照目前的民意調查,普京擁有超過50%的支持率,很可能只需一輪投票便可勝出。按照普京的說法,由于獲勝無望,反對派已經提前准備把選舉“弄成”非法的。

普京還警告說,大選後可能在大規模的街頭抗議中發生矛盾激化的嚴重事件,比如出現所謂“神聖的受害者”。他表示:“我明確的告訴你們,我知道這些。甚至有人在那些著名人物中尋找所謂的‘神聖的受害者’。他們自己‘倒下’,然後怪罪當局。”在談到有人挑唆勢態使其激化時,普京說,過去十年里這種策略總是被人使用,特別是那些境外勢力。

因此,普京呼籲俄羅斯公民在行使批評和游行權力的同時,不要隨聲附和。普京承認反對派在俄羅斯建立正常的政治競爭環境中所做的貢獻,同時呼籲所有政治進程的參與者遵守法律,他提醒說:“問題在于,那些談論鞏固民主制度的人,自己也應該遵循這些規則。”他說:“需要尊重少數人的意見,但要服從大多數人的選擇。這是最主要的,少數派無權向多數派強加自己的觀點。”

針對普京的這種指責,反對派紛紛表示他們的抗議活動是和平的,沒有激化矛盾挑唆勢態的計劃,並稱普京的發言是在對抗議活動施壓。他們還要求當局拿出真憑實據,對違法人員採取措施。

俄新社報道說,人民自由黨領導人雷日科夫認為普京的發言是“對抗議運動的威脅和施壓”。他說,過去三個月,反對派進行了五次大規模活動,沒有一次出現過衝突。而亞博盧領導人米特羅欣認為,針對反對派的發言顯示普京並不自信。他說:“普京的這些聲明顯示他非常不自信。他做出了非常衝動的聲明,心理已經失衡。他的聲明反而會破壞國內的穩定。”而該黨另一個領導人涅姆佐夫表示,反對派需要嚴肅對待普京的發言。

《生意人報》報道說,俄共中央委員會書記、法律部門負責人瓦季姆·索洛維約夫表示:“問題在于,候選人普京在什麼基礎上獲得了有關競爭對手計劃的証據,而這些計劃從來沒有公布過。”他說:“我一直在特維爾的選舉總部主持會議,我們總是會洩露消息。我們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主管部門就什麼都知道了。我想,被裝了竊聽器。”索洛維約夫相信,不會有任何証據表明反對派准備作弊,反對派也沒有准備任何挑釁活動。

而《俄羅斯商業咨詢日報》報道說,總統候選人、億萬富翁普羅霍羅夫認為,在這種緊張的政治局勢下,當局不能用這種不體面的聲明加劇緊張。他說:“政府應該明白,按照憲法,公民的安全應該由當局負責,而不是反對派。公民表示自己立場的權力不應該受到限制。”他還說:“當局必須盡一切努力,包括同反對派對話和在集會地區做出讓步,以保証首都的秩序。必須禁止在選舉後的首都使用武力。”他呼籲社會運動領袖顯示責任心並避免挑釁衝突。他強調,不能給強力機關任何動用武力的借口。普羅霍羅夫說:“我呼籲所有候選人就此同當局進行談判。選舉結果不應該因任何一方的暴力而變得陰暗。”

2月27日,俄羅斯媒體爆出了有人准備在俄羅斯總統大選後暗殺普京的消息。這已經使總統選舉前的氣氛變得緊張。前聯邦安全局局長科瓦廖夫就認為,這是為了破壞俄羅斯國內形勢的穩定。很多人已經開始思考總統大選後形勢的發展,而普京的警告使這變得更加緊迫。

有政治觀察家認為,普京的發言是在“打預防針”,力圖提前掌控局面,以防範選舉後反對派針對選舉結果採取的抗議行動。

政治學家斯拉季諾夫說:“我認為,目前對于當局來說,保証選舉的合法性比勝利更為重要。顯然,體系外的反對派和首都的很多中產階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接受選舉結果並將進行抗議。預先已經發現了這種情況,因此需要平息抗議浪潮。”他說:“所以普京提前表示,這些(選舉後可能出現的)抗議沒有意義,是為了抹黑這次合法、幹淨、自由和透明的選舉而進行的挑唆。”

而另一位專家奧爾洛夫認為,普京談到的可能出現的形勢計劃“已經是存在的現實”。他說:“威脅很多,可能的挑撥也很多。普京在這方面是正確的--需要依法行事,遵守確定的游戲規則。但為此,當局需要利用很多力量來應對各種衝突。”

實 際上,盡管包括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納雷什金,前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庫德林在內,很多人都曾表示,“顏色革命”不會在俄羅斯發生。但顯然,從普京的發言中可以看出,政府已經預先考慮到了這種情況。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周四表示,不允許選舉後的首都變成扎滿帳篷的集會市場——這是烏克蘭“橙色革命”的標志。

根據媒體的報道,反對派向莫斯科市政府申請選舉後的3月5日在市中心舉行集會,但雙方一直不能就活動地點達成一致。索比亞寧表示,集會和游行不應該影響市民的正常生活,而莫斯科市中心沒有大型廣場——大規模的集會很容易讓參與者走上街頭,堵塞交通。

說到對大選後俄羅斯形勢發展的預測,有的專家認為俄羅斯將發生大的變化。高效政治基金會主席巴普洛夫斯基稱,過去10年俄羅斯的個人權力中心體制將會發生變化,普京需要自我限制權力,“因為所有人都在等待某種變化”。

而政治信息中心主任穆欣則認為,普京能夠在第一輪獲得60%的選票而獲勝,但互聯網上可能出現另一個不是總統候選人的“民間總統”。然後,針對選舉是否合法的討論將會變成一場“悲劇”,要麼受到歐美的壓力,反對派進入內閣;要麼出現嚴重衝突,反對派領袖被逮捕,停止政治改革。

另外,在網絡上流傳的一個名為《俄羅斯沒有普京:明天啟示錄》的視頻預測了另一種結果:如果沒有普京,體系外的反對派將控制大型能源公司和銀行,俄羅斯的核武器將由美國控制,居民將面臨通脹、失業等問題,俄羅斯的領土也將被外國占領。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