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汪其楣海洋心情談愛滋:對弱者不忍向勇者致敬

蕃騰人物/高嘉甫 2012.02.29 17:41

各方再促出版

當年《海洋心情》的兩個版本都很快就售罄,這本書也一直被列在各類推薦書單上,而後來在網路及書店卻已遍尋不著。很多擔任教職的朋友向她反映「書單開了,但書已絕版,學生抱怨買不到」的窘況。汪其楣一直放在心裡,在她專業的戲劇書寫之外,也持續增添愛滋人文與社會的篇章,期盼未來能再出版《海洋心情》的續集。催促再版的聲音越來越大,有一天她到書店仔細看了一圈,竟然發現與愛滋相關的書籍,真的一本都沒有。汪其楣說:她到東京旅遊時,曾看過在一棟百貨公司大樓外,掛著巨型的廣告布幅從天而降,宣傳的是一本新書,愛滋的基礎知識繪本,書店也把這本新書一大落一大落地擺在中央最顯眼的位置。她不禁怨嘆,台灣的出版品中,對愛滋的宣導實是在沒盡到責任。

汪其楣這才打定主意:「那我把新舊的文章來整理修訂一下吧!當年是安靜地私下閱讀,現在可以大聲光明地討論了。我們的社會也許更成熟了,就更該理性平和地談論愛滋病的一切。」她把新寫的篇章和舊文選編重祖,有如「新歌加精選」,為我們出版了更為明亮開闊的《海洋心情》。

為何會選用文學、感性來當作工具,而不以理性、醫學的角度來讓讀者認識愛滋?汪其楣幽默地回答:「學生不是常說以前在學校學的都忘光光,知識是不容易記得,但文學的情境與人物反而容易。」她用溫柔的訴說、細膩的情感,悄悄佔據讀者的心靈,深刻而久遠。

疾病除罪化的思維

談到去年沸沸揚揚的愛滋器捐事件,夾雜許多常識不足的新聞報導,引發不必要的恐慌跟責難。媒體上出現些一知半解的人,但她還是認為擁有正確知識的人數比以前多,只是他們的聲音過於文靜或微小,也很少領袖型的人物來大聲疾呼,導正視聽,愛滋議題就常任人扭曲或誤導。

汪其楣認為人們對疾病應有同理心,而不是抱著漠不關心的態度,甚至還有人充滿偏見,或以看笑話的心態,不僅對事情毫無幫助,也更加深社會激化。殊不知愛滋與我們整個社會都息息相關的,並不是某些特定族群才會面臨到的問題。《海洋心情》一書中,就描寫了社會各階層、各類型、各年齡的感染者,一方面警醒每個人對自身的保健,也呼喚大家對生活在身邊的感染者多加理解、同情、和接納。汪其楣特別提到,在關愛之家我們對感染者皆一視同仁,幾乎很少問「你是不是?」更不會問「你為甚麼?」除了醫生,何必探究原因,該關注現在和未來。

她不禁反問,「誰沒有七情六慾啊?誰沒有軟弱的一面呢? 」愛滋受到譴責,其他的疾病也是一樣。即使是癌症,即使是流感;也有人會說:「奇怪啊,他不煙不酒,連肉都不多吃一塊,怎麼會得到這種病?真冤!」那誰得病是不冤、是應該得的嗎?連得了流行性感冒,就會被罵:「天氣這麼冷,叫你不要出去亂跑,你該死,生病了吧!」其實我們領會的教養,和服膺的信仰不該是這樣的,而是儒家:「若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的態度。任何疾病都不該背負罪名,包括愛滋。因此汪其楣認為將愛滋除罪化,是現在台灣社會防疫和安養的首要之務。

民間的正向氣質

在電影《盧安達飯店》中,一名記者想藉由播放戰亂的慘況,來引起國際注目,但另一名記者卻說:沒用的,人們看見這些屠殺慘劇的片段,一定會說「天呀,好可怕」,然後繼續吃他們的晚餐……。因為這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場夢、身外事。當問到汪其楣,讀者在看完這本書以後,會不會也只是心頭愀然一下,隔天像個無事人般,照常過活?汪其楣有信心的說「當然不會!」她說不要忽視書寫的力量,然後細述了關愛之家接受各界善心人士的贊助,來自熟識友人的勸募,來自媒體的新聞故事,和讀到她經常在報章上發表的文章,於是慷慨解囊,於是直接來參與關懷和扶助,使我們的工作得以延續至今。

《海洋心情》書中有很多感人的片段和發人深省的句子。而最常被引用的是:「對弱者不忍,向勇者致敬」,這是幾位長期贊助者道明心跡時所表達的。汪其楣認為即使身處在當前的社會中,關愛之家的工作代表著很多人的決心和援手,這一種民間正向的氣質,給她力量,讓她心懷感恩,也讓她覺得是我們所有的志工、同仁所不能辜負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