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道 月亮杯 柯黑

敘利亞危機:來自大馬士革的觀點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2.24 00:00
作者:莫斯科國立羅蒙諾索夫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阿列克謝·皮利科

如果說今天敘利亞危機成為最重要的國際事件,這種說法毫不誇張。一個巨大地區被卷入變化過程,在這里,俄羅斯、美國、中國和歐盟成員國等世界多個大國的利益盤根錯節。中東正在一步步變成一個鍋爐,其中的壓力達到臨界值。考慮到世界媒體所發布的不同信息(這些信息時常建立在杜撰基礎上,沒有可靠消息來源),直接從大馬士革官方人士那里獲得敘利亞阿拉伯共和國所正在發生的一切的信息應該相當有意義。筆者親自同他們進行了會面。

追蹤報道敘利亞事件的大多世界媒體都強調,敘利亞領導層在國際上實際處于孤立境地,唯一例外的是得到俄羅斯的支持,而這可用純粹的自私自利動機來解釋,敘利亞無人可以指望。與此同時,敘利亞官方人士說,情況遠非這麼富有悲劇性。他們指出,中國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長翟雋不久前訪問敘利亞表明北京和莫斯科一樣,“沒有出賣”巴沙爾·阿薩德政權。還可以指出伊朗也在積極行動,伊朗自身處于嚴厲的國際壓力之下,視敘利亞為自己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前哨陣地。德黑蘭已經兩次象征性地採取行動,向地中海派出本國軍艦。

引人注目的是,埃及每次都允許伊朗軍艦駛過蘇伊士運河,雖然,埃及官方並不怎麼同情大馬士革,甚至已經召回駐敘利亞大使。這表明,要說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國家埃及一味譴責敘利亞還有點為時尚早。只是必須要區分政府的官方陳詞和它所採取的實際行動之間的差異。

更何況,敘利亞官方人士在機密談話中讓人明確地了解,該國同伊拉克有著特殊關系,而伊拉克相當同情穩定敘利亞的努力。未來,隨著美軍撤出伊拉克境內,中東地區出現由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組成的獨特“三方同盟”是完全可能的。考慮到伊拉克大多居民是什葉派穆斯林,而近年來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加強,那麼這種方案完全不是看起來不可能的。阿曼也為大馬士革提供了某些支持。

敘利亞副總統納賈·阿里-阿塔爾和外交部副部長費薩爾·梅克達德(包括筆者在內的俄羅斯專家組同他舉行了會晤)稱,在倡議國際社會對敘利亞施壓的主要國家中,有土耳其、卡塔爾和以色列,以及為他們撐腰的美國。在大馬士革,許多人討論敘利亞危機中的美國痕跡(很少談及以色列),並強調,華盛頓和特拉維夫的主要目標甚至不是敘利亞,而是伊朗。一旦對伊軍事行動開始,敘利亞本身局勢不穩,只是為了剝奪伊朗在中東的反攻機會。總而言之,敘利亞政治精英中現在盛行國際陰謀論。

考慮到戈蘭高地持續被占領,對敘利亞人來說,敘利亞事件中的以色列作用問題是相當病態的。的確,大馬士革高官甚至証實,他們掌握有敘利亞“穆斯林兄弟會”同以色列政府的聯絡証據。

在為敘利亞反對派局勢定性時,敘利亞當局代表們指出反對派的構成不單純,是支雜牌軍。遠非阿薩德的所有對手都手握武器,開始以武力途徑達到自己的訴求。相反,大部分反對派不希望外國以制裁或幹涉的形式進行幹預。敘利亞政府所制定的那些改革正寄希望于他們,其中包括就國家新憲法進行全面公決。敘利亞新憲法規定消除阿拉伯複興社會黨對政權的壟斷,限制一個人的總統任期數量。

巴沙爾·阿薩德最起勁兒的幾個反對派大多旅居敘利亞之外,受到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大國的支持。他們堅稱,探索和平解決敘利亞危機方案的事件已經過去,唯一的出路是武裝斗爭。但敘利亞政府說,對話還是可能的,敘利亞政府得到了另外一些非常了解敘利亞的國家的支持,甚至得到了阿薩德一些政治反對派的支持。大馬士革和敘利亞反對派的國外資助者都想終止流血衝突,問題僅在于以何種方式這麼做。政府認為,如果新憲法生效,且5月份順利舉行議會選舉,那麼這將為穩定創造先決條件。

敘利亞當局非常重視憲法改革。敘利亞媒體部長阿德納納·馬赫穆德說,“憲法改革將成為整個中東地區的樣板”。按照媒體公布的憲法改革的個別規定,這確實是這樣。在任何情況下,目前中東地區保留有沙特阿拉伯這類神權國家,對該國來說,敘利亞改革是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不能忘記的是,在敘利亞反對派中活動著武裝極端分子,甚至美國也承認這一點。從各種情況來看,這一派別打算斗爭到取得勝利為止,對忠于阿薩德政權的國家和社會活動者採取恐怖戰術。另外還存在非法供應武器的問題,用敘利亞副總統納賈·阿里-阿塔爾的話說,武器是從土耳其和黎巴嫩境內非法供應的。令人驚訝,但土耳其在敘利亞當前危機中的作用出乎敘利亞領導層的意料之外。她說,“我們沒有料到,土耳其將在事態發展中起到這種作用”。

有意思的是,反對派武裝分子的行動也出乎大馬士革官方的意料之外。敘利亞外交部副部長費薩爾·梅克達德說,“起初,甚至敘利亞高官們都不能完全理解所發生事件的特點”。整體而言,敘利亞政治家們談到不相信反對派的抗議具有長期性。因此他們在初級階段沒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消除不良後果。

當然,敘利亞局勢仍將錯綜複雜。從整體上來說,局勢的進一步發展將取決于幾個因素:敘利亞領導層啟動公民對話機制、推行政治改革、在居民某種支持下鏟除反對派中的武裝極端分子的嘗試是否順利。應該在這些方面積極幫助大馬士革。但是,敘利亞的國內和平將同樣取決于國際社會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意識到以下這個簡單事實:敘利亞所發生的一切不一定同世界媒體所描繪的圖景相吻合。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