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LINE 畢冊 朱學恒

青年逐夢 喀拉蚩掀足球風潮

立報/謝雯伃 2012.02.08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巴基斯坦喀拉蚩的人潮熙來攘往,這裡有全國最危險的社區之一。在那裡,足球場讓脆弱的青少年免於加入大批幫派份子、綁票犯和老千的命運。據《路透》報導,居住於這個區域的青少年沒有太多機會接受教育或找到一般工作機會,區中數十間破舊的足球俱樂部讓他們擁有脫離街頭的機會,甚至他們開始有了夢想,希望能被球探選中,得以進入國家隊或是半職業聯盟。「利亞里區(Lyari)有很多有才華的人。練足球是一個讓這些孩子脫離毒品和街頭犯罪的方式,特別是如果他們透過足球得到優渥薪資及個人成就時。」該區其中一個足球俱樂部的教練巴洛赫(Yacoob Baloch)表示。巴基斯坦是美國的策略性盟友。由於只有不到2%的國內生產毛額投入教育部門,導致大多數年輕人缺乏技能,難以在這個人口1億8千萬的國家裡找到理想工作。巴基斯坦的警察和安全部門也缺乏預算,導致利亞里區犯罪猖獗。利亞里區是喀拉蚩市內人口稠密的一個區域,建築破敗,道路坑坑窪窪,四處都是污水和排泄物。喀拉蚩去年超過1,600人死於政治或教派衝突、毒販、黑道槍手和勒索者手中。這是1990年代軍隊進駐該區鎮壓街頭戰火後,犯罪情況最嚴重的一年。專注足球 遠離犯罪然而,對某些人而言,足球成為從這一團混亂中解脫的其中一個方法。「因為我專注在足球上,所以我的思緒不會被像是毒品或暴力等事物給吸引。」15歲的阿夫塔(Muneer Aftab)表示。他在2011年南亞足球聯盟冠軍賽16歲以下組(under-16 South Asian Football Federation Championships)中,帶領巴基斯坦打敗了勁敵印度。「踢足球是我血液中流動的力量。我只想要永遠踢下去。」不過,對於像阿夫塔一樣的利亞里區居民來說,練習足球的時間微乎其微,通常只有在結束一整天在這個阿拉伯海旁、擁有1千8百萬人口的大城市中辛勤討生活過後,才能利用剩餘時間練習。阿夫塔在天剛初亮沒多久就起床練習足球;在白天,他不是去上學,就是與爸爸協力在喀拉蚩混亂的街頭拉人力車;晚上才能再回到足球場上練習。「我知道自己正在追逐夢想。不過,這並不容易。」阿夫塔表示。皮膚黝黑的他體格健碩,卻有點害羞。足球在利亞里區是一項非常熱門的運動,在全國人民都為板球為之瘋狂的國家來說,這並不容易,在居民將近60萬人的利亞里區,有98個登記在案的足球俱樂部、11個足球場和2座體育館。如果一名足球員在利亞里得到認可,不只會受國家隊注目,也有機會進入由公司行號或銀行所資助的球隊,這表示他們有可能領到穩定的月薪。舉例而言,巴基斯坦國家銀行以每月1萬盧比(約新台幣3,300元)的薪資,聘用阿夫塔為他們在半職業聯盟的球隊效力。在上一次世界盃期間,利亞里區發生的所有暴力行為都暫時終止。當地居民在晚上聚在一起盯著投影螢幕看比賽轉播。這對一個晚上通常代表著幫派火拚和綁架的區域來說,是令人驚喜的一種轉變。一名當地教練暨體育館經理詹紐瑞(Ahmed January)表示,喀拉蚩從1950年代晚期開始發展足球運動。當時歐洲的船隻停泊在港邊,水手與在港邊當工人的男孩互動,將足球介紹給他們,雙方還踢了幾場球。喀拉蚩的年輕男孩熱情地擁抱這項運動,他們赤腳就開始踢起球來。足球就這樣以最便宜的形式傳播開來,超越了割裂喀拉蚩的種族、政治和教派等界線。無政府支持 困境依舊但詹紐瑞擔心,沒有政府支助,要幫助更多年輕人遠離暴力的機會將微乎其微。「大多數兒童的夢想都破滅了,他們開始尋求其他生存的方式,很多時候就只能拿起槍桿子。」詹紐瑞表示。在喀拉蚩,對政府期待幻滅的年輕人也會加入像是塔利班或蓋達組織等軍事團體。這些軍事團體說服青少年,只有反對政府和西方國家,才是解決生存問題的唯一辦法。24歲的阿吉斯(Abdul Aziz)也利用了足球來改善他的困境。他進入了巴基斯坦國家隊。但是,他對其他年輕人是否擁有機會一事,感到悲觀。「在巴基斯坦,沒有表現的舞台,也沒有確保安穩未來的經濟支持。政府也不支持足球。」他說。然而,儘管沒有品牌球鞋和鮮豔球衣等贊助,足球在這個全球數一數二不穩定的國家中,仍舊具有更崇高的目的,足球創造平等,也讓參與者暫時免於成為暴力目標的恐懼。「在這個足球場上的孩子並不在乎對方屬於那一教派,也不管你的背景為何,」詹紐瑞表示,「他們全因對足球的熱愛而連結在一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