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2012年有色業5大疑問

鉅亨網/鉅亨台北資料中心 2012.01.13 00:00
編者按:2012來了!全球經濟是走出陰霾,還是墮入更深的淵穀?中國經濟又將向何處去?有色行業將面臨哪些問題?歲末年初之際,上海有色網(SMM)對2012年有色金屬行業提出5大疑問,讓我們正視問題,同時期待轉機。

疑問一:中國需求有多少?

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國內經濟運行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必然造成國內外有色金屬需求疲軟、市場價格波動,使國內有色金屬生產的可控性難度增大,全世界都在關注今年中國有色金屬需求能否支撐金屬價格。

今年是"十二五"起承轉合的關鍵一年,特別是隨著新一屆政府上任,交通、能源、保障性住房、城鎮基礎設施建設將拉動有色金屬消費。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鉛鋅部副主任王華俊預計,今年中國有色金屬消費增幅在5%-8%之間,仍然會高於全球增幅。

但不可否認的是,今年中國經濟增速面臨回調,房地產持續低迷。在保障房竣工率、新材料規劃等因素充滿不確定性前,有色金屬消費究竟有多少仍是一大疑問。

疑問二:結構調多少?

我國有色金屬行業一直面臨產能過剩、技術水平低、環境污染嚴重、高端產品不足、產業集中度低等多個亟待解決的問題,而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就在於"調結構"。但怎麼調,調多少則面臨諸多挑戰。特別是在中國經濟中速發展的大背景下,有色行業調結構顯得格外重要。

近年來,在"調結構"的基調下,有色業利潤分配不均的現象似無好轉,精深加工的技術升級也有待突破。今年,有色金屬行業"十二五"規劃將出爐,核心任務就是結構調整。有色行業如何從粗放式發展轉變為向均衡產品發展,行業利潤如何分配,產業鏈如何延伸將成為今年工作的難點,"調結構"究竟能兌現多少,仍值得懷疑,同樣也值得期待。

疑問三:環保力度有多大?

這幾年,我國逐漸開始重視盲目追求經濟高速發展對環境的影響和破壞。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如果沒有發生沈痛的血鉛事件、污染醜聞,有色行業對於環保問題的態度或仍將不痛不癢。

過去這一年,江銅污染、上海江森血鉛、贛州稀土污染等環保問題不斷衝擊人們的心理底線和道德底線。隨後,重金屬污染整治和肅鉛風暴呼嘯而至,我國有色金屬生產中環保和安全力度開始加大。

值得反思的是,如何將污染事件防患於未然而非事後的亡羊補牢?如何在准入條件中為企業的環保工作把關仍將是今年的一大疑問。

疑問四:產業西移有多快?

中部地區不斷攀升的電力成本讓電解鋁企、多晶矽企業基本處於虧損狀態,不少企業開始醞釀西遷。2011年,我國固定資產投資資料顯示,高耗能產業向西部轉移態勢明顯。西部地區確實具有成本優勢,但這些地區的交通運輸能不能支撐產業西移?轉移到西部之後又有哪些問題?

以電解鋁企業西移為例。目前西部地區氧化鋁較少,而生產電解鋁需要將氧化鋁運過去,生產電解鋁後還要運往東部等需求旺盛的區域,這對西部的交通運輸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要求。特別是,產業西移中如何保護西部脆弱的生態環境,也值得深思。從現狀來看,電解鋁產能向西部轉移尚缺乏規劃和管理。

行業內一直呼籲和諫言的"產業西移"今年究竟能有多快仍充滿不確定性。

疑問五:"雙反"影響有多深?

2011年,有色下游產品遭遇"雙反"調查逐步加劇。澳海關對我鋁芯電纜啟動反傾銷調查;哥倫比亞擬對華鋁材發起反傾銷調查;歐盟對中國鋁散熱器發起反傾銷調查;歐盟對中國鋁合金車輪徵收20.6%反傾銷稅;美國對中國鍍鋅鋼絲進行"雙反"調查。

2012年,貿易摩擦仍會不斷加劇,但"雙反"調查並不見得完全是壞事。這或將倒逼企業轉型,更專注於精深加工和技術研發,並提高行業整合度,形成以"國內為主,出口為輔"的經營格局。可以預見,今年會有更多有色下游產品進入"雙反"調查,在此情況下,有色企業能否艱難轉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