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許藍方 小小彬 N號房事件

【桃園文選】一時間,竟難以辭敘

桃園電子報/桃園電子報記者陳文發 2022.01.23 10:00
【桃園文選】一時間,竟難以辭敘

早上九點不到,飽含水氣的白霧,不由分說地霸佔了陽明山二子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地盤,既濃且冷,既幻亦狂;草葉上靜躺一夜的露水,怕是不肯乖乖地風乾了!於是花木搶劫了水氣,菇菌偷盜了霧氣,大屯山鞍部一帶的生物也因而長滿了源源不絕的快樂與幸福;為此,我才攜來了滿心的雀躍與好奇,擬與小觀音山共譜一段充滿期待的愛戀。

11-1
小觀音山北面,常年雲霧盤據,有如一幅會動的山水畫。圖 : 陳文發攝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賣弄風騷的蟲癭以及搶奪目光的苔蘚,在腐葉間,在枯木上,有許多就算喊得出姓也叫不出名的菇菌與蕨類,熱情地招呼著趕早的來客;接著是喜氣洋洋的紅果金粟蘭與冷漠帶刺的懸鉤子,妖嬈地擺開了勾魂引魄的陣式,這種宜嗔宜喜的氛圍,充分地暗示著我的步伐,許慢不許快;我的動作,許拍不許摘;然後是崎嶇逶迤的小徑,以及森然羅列的竹林,將我的跫音以及寸心,安全穩妥地導往高處。

7
躲在樹木底下的裸菌屬,偷偷的查看人間的悲與喜。圖 : 邱麗卿老師提供

脫離箭竹林的罥縛後,來到了迤邐如龍的稜線上,身後但見一片白牆,眼前卻是一派舒朗,慈祥的朝暾與高傲的濃霧,在林裡,在草場,在谷間,在天上,進行了一場精彩激烈的談判,而罡風誰也不讓,只能治絲益棼地從中添亂,於是一會兒翻雲倒霧,一會兒碧空如洗,一會兒不辨五指,一會兒璀璨亮麗,這種歡欣,這種激昂,這種詭譎,這種蒼茫,如一部堆滿殺機的戰爭片,也像一幅描滿抽象的山水畫,而場上的士兵,正在舞槍弄棒;畫裡的人兒,亦忙於構圖思量。

20
長葉木薑子蟲癭,很像紅色果凍,增生於綠葉上,好看但不好理解。圖 : 陳文發攝

 

南朝梁·蕭澤在(詠霧)詩云:「從風疑細雨,映日似浮塵;乍若轉煙散,時如佳色新。」宋代葛長庚在(曉行)詩也這樣詠道:「雨余花點滿紅橋,柳絮沾泥夜不消;曉霧忽無還忽有,春山如近復如遙。」不止一次,我這樣靜默地拾掇著造物恩賜的美麗,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愈逛愈生妙趣;登高可以望遠,但須從卑處踏來,這是代價,也是收穫,我從自然的陰晴裡,回看自己乏善可陳的人生,那種忽滅又起,欲抑復揚的翻攪,唉!一時間,竟難以辭敘。

The post 【桃園文選】一時間,竟難以辭敘 appeared first on 桃園電子報.

社群留言